周晓辉:印度前大使调侃中共没有朋友 只有“损友”

人气 690

【大纪元2024年05月15日讯】最近,网上流传着一则印度媒体人专访该国前驻俄罗斯大使潘卡杰-萨兰的视频,访谈内容主要涉及中俄印美四大国之间的关系。

萨兰称:“目前在实力上,中(共)国已远超俄国”,“但从社会学和政治学角度看,想让俄国臣服于中(共)国是不可能的”;“中俄存在的根本矛盾是,中(共)国既与俄国做朋友,还同时与欧美相交往”。无疑,萨兰此语一下子戳破了中俄关系“无上限”背后的实质。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中俄双方虽然在加强双边关系,但很多时候是在相互利用,莫斯科对北京示好也有限度。然而,自2022年2月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遭受西方制裁的莫斯科在国际社会愈来愈孤立,愈来愈仰仗中共的经济、军事支援,莫斯科更是低头向北京一再示好。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共源源不断的资金、军用物品的输送,俄罗斯是无法将战争持续下去的,俄国的经济也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可以佐证的一点是普京在刚刚又一次连任总统后,马上将身兼俄中投资合作委员会俄方主席的副总理别洛乌索夫任命为国防部长,其目的就是将从中共获取的资金、军需用品迅速分配给俄军,提高效率。

然而,正如萨兰所说,想让俄国真正臣服于中(共)国是不可能的,而不愿和欧美脱钩的中共,也很难让莫斯科真正相信。普京的即将北京之行也因此充满了某种不确定性,那就是面对来自美国业已推出和正在路上的连番制裁,中南海最高层该如何继续支持莫斯科呢?

在谈完中俄关系后,萨兰还谈及了印度在大国间的定位。“一个强大的俄国,对于印度来说,有利于其对抗中、美两大国;印度有了中国之外(对俄国)的选择,不希望中美双巨头称霸世界的出现,世界权力应更分散,出现多极化,印度将成为其中的一个极点⋯⋯”从现实来看,印度也是如此做的,在此不再展开。

有意思的是,在访谈中,做采访的媒体人说了一句“中(共)国没朋友”,而萨兰则接了一句“中(共)国只有损友”。说完,两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萨兰的调侃在中共媒体看来“有点冷”,但事实也确实如此。放眼世界,从政府到个人,中共有多少真正的朋友?民主政府不愿做中共的朋友,那些非民主国家政府会乐意做中共的真心朋友吗?中共有多少老朋友是独裁者?有多少不得善终?

2011年,《南方周末》记者检索了从1949年至2010年的《人民日报》文章并加以统计。统计结果显示,过去六十余年,共有来自123个国家的601人被中共政府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也就是“中共的老朋友”,其中一些是独裁者。他们中包括被推翻统治的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利比亚前总统卡扎菲、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朝鲜的金正日和金正恩、津巴布韦的穆加贝、西哈努克亲王,等等。

然而,近十几年来,中共的老朋友死了不少,独裁政权被推翻,有的独裁者结局实在有点惨,活着的有些理智的,在近几年看到中共越来越发疯,连建议也听不进去,因此也闭口不言了。

那么,如今与中共走得比较近的俄罗斯、朝鲜、伊朗政权,是中共的朋友吗?至少从言辞上,中共是将他们视为朋友的。中共党魁曾说俄罗斯总统普京“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普京则称习近平为“亲爱的朋友”。中共还曾多次说过朝鲜是中国的“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伊朗也是中国的“好朋友、好兄弟、好伙伴”。

不过,为何印度人认为中共没朋友,或者说只有“损友”呢?先说说什么是损友。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真正的朋友是正直的,讲诚信的,不会基于利益而决定双方关系。显然,邪恶腹黑的中共是吸引不到这样的朋友的。至于三种损友中的“友便辟”,指的就是阿谀奉承的朋友。比如你指鹿为马,他说那就是马;你黑白颠倒,他也大加附和。“友善柔”,指的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朋友。“友便佞”指的是夸夸其谈、目中无人的朋友。

所谓同类相吸,臭味相投,惯于颠倒黑白的中共周边围绕的俄罗斯、朝鲜、伊朗,哪一个政府是正直、讲诚信的?哪一个不是“友便辟,友善柔”呢?而它们阿谀奉承中共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谋取利益而已。一方面,俄、朝、伊希望得到中共的经济、军事、政治、高科技等多方面的支持,维持其统治;另一方面,中共则藉由它们搅乱世界,向世界输出暴力和混乱,以便推行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至于那些吹捧中共的非洲、东南亚、南美等国,以及习刚刚访问的匈牙利、塞尔维亚,哪个不是为了利益?哪个在钱花不到位时,会替中共站台?

因此,印度前驻俄大使说得一点也没错。中共靠金钱堆砌出来的“友谊”是一点也不可靠的,算不上真正的朋友,反而皆是“损友”。在从中共获取巨额资助后,未必会一直忠于中共,在关键时刻也会选择疏远甚至背叛中共。

此前网传金正日留给金正恩的遗言就有“不要相信中共国”,“要早日争取和美国建交”等话,就很能说明问题。显然,中共长期宣传中朝“鲜血凝成的友谊”背后,实则是朝鲜一度的背叛和不信任。朝鲜如此,俄罗斯、伊朗也不例外。

那为何中共在世界上交不到真正的朋友?70多年前,中共自己就给出了答案。

在中共党媒《新华日报》1944年10月9日的社论《全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适用于中国》这样说道:德黑兰会议庄严地宣言,我们要创造一种“必将博得全世界各民族绝大多数人民大众的好感”的和平,这是没有“暴政和奴役,压迫和苦难”的“全世界民主国家的大家庭”的崇高的理想。不能得到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之好感,而企图剥夺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之自由的分子将会没有资格跨进“民主大家庭”的大门,因为在这大家庭的门上已经挂出了一条家法:“剥削言论自由的法西斯分子不得入内。”

无法跨入世界民主大家庭的中共,不被美欧、日韩等民主国家信任而被疏远,不正是自己种的因吗?而靠着金钱收买一些小弟、所谓友邦,维持的时间实在有限,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因为不讲诚信、不守规矩、习惯颠倒黑白的政权,无法取信于任何政权、任何人,剩下的惟有利益的交换。孤家寡人的中共最终的结局不仅是为中国人所抛弃,也将被世界所抛弃。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中俄结盟?分析:多处不同调 暗流涌动
普习将于10月会面 专家解读俄中关系
普京暗示中共是最大威胁 曝中俄实质关系
中俄朝走近 专家解析未来变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