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铺养三代梦碎 中国县城商铺也租不动了

人气 10639

【大纪元2024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报导)大陆楼市降温传到县城,即使租金一再下降,有的地方仍旧无人问津。大陆多名店铺出租人透露,县城商铺租不动,“一铺养三代”梦碎。

保住租户要靠演戏

北京博雅天下传媒公司旗下的“每日人物社”5月29日报导,张力来自江苏省宿迁市的沭阳县,2009年其父母在县城最热闹的商业街盘下6间相邻的铺面,2012年又买下隔壁两间。张力陆续把这些铺面都租了出去。8间商铺因靠近商业中心,空置从来没有超过两个月。可如今,“偶尔青几个月,一黄黄半年”。

这两年眼见着街头的铺面空了一半。张力说,招租越来越难,只有降价,才能保住租户。

每次收租,张力都得演一场戏。一开始表现出一副绝不退让的样子,之后松口,最后握住租客的手说,“(降房租)你心里得记着。”潜台词是“明年你得继续租啊”。

张力透露,汽贸店租客的租金从每年15万元(人民币,下同)降到10万元,零食店的房租从每年23万元降到19万元;有人只交半年房租,直接扔下铺子走了;还有的租客会临时“通知”降价,一家开零食店的租客在交租前一周打电话诉苦要求降价一万元,不得已只能降。(延伸阅读:中国房地产陷销售怪圈 降不降价都是“死”

张力算幸运,商铺还在持续地出租,可是按目前的租金,得26年才能回本。

房子没到手已亏了将近七十万

地理位置不突出的商铺租金降得更狠。

被划进武汉市的新洲区距离市区将近70公里,当地人把该区当成县城,赵晓熙家2020年在此地买了一间30多平方米、总价将近一百万的商铺。开发商当时宣称,该商铺所在街道会有学校和体育馆,出租价格可高达3000元/月。但2021年收房时,周围没有学校、体育馆,房价也从买时的3万多元/㎡降至1万多元/㎡,房子没到手就亏了将近七十万。房价暴跌,很多业主接受不了,决定维权,一段时间每天都有人游行。

房屋价值下跌,租金也得打折扣,变成1500元/月,但难寻租户。最后,空了一年多,赵晓熙妥协,以每月1300元的价格出租了。

当年,抢房过程无比艰难,有的地方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赵晓熙挤过重重人群,“脚都被踩肿了”,向销售人员高喊已备好了多少钱,摇到号才能买。

报导称,所有人,包括赵晓熙,都以为买到铺子就赚到了。可如今,比人们幻想腾飞来得更快的是泡沫的破裂和潮水的退去。

县城商铺对应城市写字楼。公开资料显示,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地方,写字楼的空置率也非常高。去年,中国商业办公室空置率达24.5%,北京空置率为21.7%,创14年新高,甲级办公室租金降了8%,为10年来最低。上海写字楼市场空置率去年末达到21.8%,同比上涨5.1个百分点,创近十年新高。(先前报导:上海写字楼空置率创新高 专家:经济难回暖

今年4月底,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上海一家大型国有房地产公司正计划以至少30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其大部分写字楼,这凸显了上海商业地产低迷的严重程度。

中国欧盟商会(EU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会长伍德克(Joerg Wuttke)今年2月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采访时被问到,估计中国到底有多少空置房屋时,伍德克回答说:“整个德国有8,200万人口,可以立即搬到这里住,至少有8,000万至9,000万套公寓是空的,未完工的。”(延伸阅读:前中共高官:14亿人口也住不完中国空置房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全年房地产开发投资110,913亿元,比上年下降9.6%。其中商业营业用房投资8055亿元,下降16.9%;商品房销售额为116,622亿元,下降了6.5%。

图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区。(Johannes Eisele/AFP)

一铺养三代梦碎 “钱跟打水漂一样”

商业中心范围正在缩小,县城缩得更快。前述陆媒报导称,李盈莹父母在她刚毕业时在老家县城买了间商铺,为了给李盈莹当退路、“一铺养三代”。但从收房到现在,商铺空了一年多,租金一降再降,仍然租不出去,“一铺养三代”实现不了了。

为了将商铺成功出租,李盈莹几乎想尽了办法,包括让父母和朋友帮忙推销;自己在朋友圈发招租广告;甚至希望和朋友合伙,自己免费出铺面,盈利后再分帐,可没人再想创业。最终,李盈莹只能任其空着。

报导称,商业地产早已进入“过剩时代”。中金公司2022年预测,未来2到3年,全中国的购物中心合理增量年均不足400座。(延伸阅读:中共急于去库存 媒体人:有部门已揭不开锅

李盈莹老家县城最繁华街道上一家她从小吃到大的餐馆,生意一直红火,可前年,餐馆老板说,生意不行,开不下去了。李盈莹的商铺位置比餐馆还要好,但整个商业街仅剩一家商场有客流量,她的店铺前,根本没人经过。

网民留言感慨,“别说县城,省城的商铺都不好租出去。”“南京珠江路,电脑一条街,搁以前哪能有空的店铺?!房租多少钱都能租掉。你看看现在,什么样子了。”“别说县城了,TJ南开赛博附近,当年是何其繁荣啊……看看现在,有多少贴着店铺转租呢……”

前述报导还称,家住湖南长沙的张颖,2019年在郊区买了3个商铺,首付高达一百多万。最初还能出租,疫情过后,再也没开过张。开发商宣传的物流集散中心没了下文,整个商场成空楼。张颖和业主们之前还去商场维权,后来都绝望了,“铺子也就这样了”。

地处郊区,若没有物流中心,商场没有任何用处。张颖和银行咨询过,若抵押,这3个商铺只值三四十万,“就是一个垃圾资产”。可是如今,每个月还要交一万多的房贷,“这钱就跟打水漂一样”。◇

责任编辑:任子君#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中国楼市持续低迷 深圳二手房成交暴跌超6成
中国楼市低迷 53家房企半年亏超1900亿
中国楼市开年不利 元旦假期成交面积跌超2成
中国楼市1月成交量持续下跌 二线城市最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