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大象席地而坐》导演胡波之死 王小帅否认

人气 670
标签:

【大纪元2024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马维芬综合报导)2024台北电影节昨(9日)取消大陆导演王小帅担任“国际新导演竞赛”评审团主席一职。王小帅被一个电影粉专指逼死《大象席地而坐》导演胡波。对此,王小帅昨晚发声明说,一切传闻和攻击均为不实。

胡波的首部长片《大象席地而坐》于2018年摘下第5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不过他却于前一年自缢,无法亲自领奖;而近日业界翻出过去传闻胡波是在该片制作期间被王小帅逼死,网上还流出有关的讯息截图,而引来一些对王小帅的批评。

其中知名电影粉专“如履的电影笔记”9日上午在脸书贴出长文(点这里),重提过去王小帅霸凌胡波的始末。

文中提到,2016年胡波带着《大象席地而坐》的剧本参加西宁FIRST影展创投会议,得到王小帅和他老婆刘璇的赏识,并拿到他们“冬春影业”的投资。该片于2017年开拍,以60万人民币预算,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匆促拍摄完成。然而杀青之后才是挑战的开始。

由于该片是胡波第一部长片,怀抱着新导演的野心,他早就将《大象席地而坐》设定成一部由许多长镜头所组成的电影,预计片长会有4个小时。但出资者王小帅却对此抱持强烈反对意见,并以市场无法接受、会亏钱为由,要求胡波照着他们的方式重剪。

虽然胡波听命把《大象席地而坐》片长剪成两小时,但无法接受自己作品变了样子,私底下把四小时版寄给人称“廖桑”的台湾资深剪接师廖庆松,在获得他的肯定之后,还是决定坚持己见、去跟制片方讨论看看。结果却反而受到王小帅一连串的言语羞辱,并威胁要剥夺他导演的资格。

胡波心想:“算了,《大象席地而坐》就给你们上映两小时版的吧,那我把自己原先计划的四小时版给买回来总可以吧?”但此时冬春影业却向他开价350万人民币(其中包含200万的王小帅监制费),这是一位29岁的年轻导演不可能付得出来的天价。

2017年6月,胡波接到冬春影业通知,他被从《大象席地而坐》导演和剪辑师中除名,唯一能够保留的只有剧本的署名权,这几年来付出的心血全部化为乌有。其中不光是作品被他原本崇拜的王小帅导演给偷走,就连当初给予他机会的西宁FIRST影展想要帮助胡波,希望能透过9月的一场小型放映会来帮他找到其他投资者,也被“冬春影业”给阻止打压。

最终失去一切的胡波,在10月12日自缢身亡。他用自己的生命来让《大象席地而坐》获得以4小时版本公映的机会,并得以报名隔年台湾的金马奖。

2018年11月17日,胡波的遗作《大象席地而坐》在第55届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获颁最佳剧情片,胡波母亲代他上台领奖,颁奖人李安心疼地给了她一个拥抱,让全场都哭红了眼。

文末更提及,胡波离世已经六年多,王小帅至今仍拒绝谈论此事,从未承认他跟胡波的死有关,也从未向他道歉。

而台北电影节当日也发出声明稿(点这里),决定取消对王小帅导演的评审邀请,之后将另觅评审团主席,以维持影展正常运作。对造成社会大众疑虑与王小帅导演的困扰,特此致歉。

而对于被撤消第26届台北电影节“国际新导演竞赛”评审团主席一事,王小帅也做出回应。

王小帅昨晚在微博发文(点这里)表示,上午接到台北电影节的电话,告知将临时撤回担任台北电影节单元评审委员主席的邀请,他对此颇感意外但也表示尊重。

王小帅说,他后来在网路上看见此事(取消“国际新导演竞赛”评审团主席一职)又引发许多不实猜测,有人称北影是因胡波事件才取消他的邀请,他对此深感愤怒,特此说明。

“首先,胡波去世引发的一系列对我的传闻和攻击均为不实,从事发到现在我一直保持沉默并谢绝媒体采访,是不愿见到胡波身后依然纷纷扰扰。”

王小帅说,当时他积极与其他投资者共同商议后,决定将作品的全部版权赠与胡波父母,“但仍无法让一些利益关联方停止对我的造谣和污蔑,也因此产生网路上对我大量的人身攻击以及断章取义,包括此次”。

其次,他也认为台北电影节一向保护导演,“邀请我本意也是为了促进两岸电影交流,绝无可能仅因为无端猜忌和举报而取消邀请,希望台北电影节顺利举办,期待更多优秀的华语作品”。

(先前报导:王小帅任评审团主席惹议 北影回应:将另觅人选

责任编辑:苏漾

相关新闻
王小帅《我11》入围36届多伦多电影节
王小帅再轰电影审查:我有病 应早转行
王小帅担当法国影展推广大使
王小帅称 中国电影在戛纳遇冷“活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