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要外送员“跟党走” 网络炸锅

人气 17107

【大纪元2024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综合报导)在中国经济停滞、失业率上升、失业民众纷纷投入外送业之际,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印发文件,要求加强外送从业人员党建工作,引导外送员“跟党走”,还拟推动成立外送行业党委。此举引发网民纷纷嘲讽。

澎湃新闻昨天(11日)报导,中共市场监管总局近日发布名为“关于加强‘网约配送员’群体党建工作的指导意见”的文件,提出在相关党建工作上的17项要求。文件提到2023年中国主要平台企业年活跃网约配送员已超过1200万人。

官方称,“要做深做细思想政治工作”,引导网约配送员群体“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又提到根据工作需要推动成立网约配送行业党委,相关体系还包括基层市场监管所党建工作指导站、个私协会,建立党建工作联席会议等协调机制。

文件提到,聘请一批责任心强的网约配送员担任兼职“社会监督员”,鼓励他们通过“随手拍”“随手报”等方式参与基层治理。

这一消息在大陆微博上引发一片哗然:

Chi_llsuse:“配送员不应该是跟着导航走吗?”

杜比视界DolbyVision:“什么时候强制给外卖员买五险一金再说吧。”

逗逗拾光:“大多数终端配送员连员工都不算,都是一层转包又一层,啥待遇都没有。”

DigitalWen:“市监局实在没活干就去送外卖吧,这写的都什么东西。”

JyLio耀:“又多了一个所谓的岗位么。”

霁月张疯-Shirley:“办实事不行吗?”

阿毛不是全宇宙最可爱鸡毛:“那外卖员还能逆行和闯红灯吗?”

极光也飘移:“认真地说,你们什么都不管,就挺好。”

译海游弋:“地方财政无力支撑慰问费了,得找些免费的了。”

_JacK杰_:“真是离谱到家!”

米开朗极了:“只要群体规模足够大,就有人关心和惦记了。”

绕着东湖跑:“依稀记得看个数据,目前有1100万外卖小哥,还都是青壮年。”

心灵廊下:“危机感很强。”

在海外X平台上,网民评论更直接:

孔壬:“有特供食品、体制内工作、上学和医疗享受特别待遇时,党有没有想到这些网约配送员?”

洼地老刘:“关键是资源(钱)还够吗?外卖员本身就是被排挤、被盘剥的群体,还要他们感恩,还有没有天理?”

清丝老师谈治国理政:“这是要让外卖小哥也跟共产党下地狱的吗?”

李小牧:“培养外卖小哥做特务倒是不错,他们也终于可以有党赋予的特权了。”

李光芒:“外卖员变为义务网格员,其实质就是中共的维稳系统参数的又一次扩展,这也反映出中共的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烈。与曾经的东德相比,中共对人民的监控更为立体,警察国度的触手已经伸向社会的每个角落。”

反抗者时报The Revolt Times:“‘加强党建工作’和‘送好外卖’之间存在什么关系?难道说,党员送的外卖就能更快更热乎,就能让顾客更满意?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以后点外卖还得先问问骑手是党员不是?”

西出阳关:“虽然说外卖员都是底层人员,但是如果赋予了可以顺便侦测窥探用户的职能就秒变侦查兵了。”

manyworld many:“当政治笑话合订本越来越厚时,独裁政府就进入垃圾时间的晚期了。”

火星土豆:“李自成也是快递员,中共当然怕了。”

近期北京昌平区的李自成塑像被拆走,长沙的天心阁太平天国的雕像也同期被拆走,由于两者与“起义”“农民运动”有关,引发网络对“反贼”的热议。

前述官方文件明确提到,相关工作是在“党委组织部门统筹协调”和“社会工作部门指导推动”之下。

中共官方2月22日曾宣布,去年新组建的中央社会工作部已在全国所有省份均设有地方机构。社会工作系统负责信访工作,还负责中共党建及基层政权建设,工作对象是行业协会商会、混合所有制企业、非公有制企业和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新就业群体,并涉及志愿服务人员。

其中,官方定义的新就业群体,包括快递员、外卖配送员、网约车司机、同城配送货车司机等。去年3月,中共总工会称,新就业群体已达8400万人。

熟悉中共体制的旅美学者吴祚来2月23日对大纪元分析说,这个从中央到地方建立的社会工作机构,是中共中央用来控制社会的一张大网。旅美学者吴国光则曾称,社会工作部是中共用来加强维稳的“极权补丁”。

责任编辑:李仁和#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陆民企为表效忠 年花270万聘“党建”
继杭州后 北京海淀6部门入户私企查党建
【内幕】陕西将“直播带货”纳入党建
吴国光谈极权下的公民抗争 白纸运动还会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