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师被刺 专家:中共仇外宣传是祸首

人气 2442

【大纪元2024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美中关系近年来急转直下,处于历史最低点。中共当局寄望于中美民间交流,来改善两国关系。但周一(6月10日)在吉林发生的美国人遇刺的血案,令美中民间交流陷入不确定性。专家们分析,这是中共不断煽动民族主义仇外宣传的结果,最后遭到反噬、伤及对外关系。

中共煽动民族主义遭反噬

6月10日,中国吉林省吉林市有4名美国教师在公园被刺伤。美国爱荷华州康奈尔学院(Cornell College)已经证实,4名伤者是该校前往北华大学进行合作授课的教师。

其中一名遇袭者扎布纳(David Zabner)告诉爱荷华公共广播(Iowa Public Radio),“警方告诉我们,他(嫌犯)正失业、走背运,我们这群人中的某一个正好撞上了他,于是他决定用他的方式回应。”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林剑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 4名外籍教师在吉林遇袭是偶发事件,不会影响中美人文交流的正常开展。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讲座教授叶耀元,资料照。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国际研究讲座教授叶耀元告诉大纪元,外交部记者会发言人用“偶发事件”来定调,“偶发事件”就是随机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为什么会发生,但它就是发生了。

有知乎网友表示,这并非什么“偶发事件”,而是 “各种极端无知左倾媒体妖魔化美国,歇斯底里反美反西方的必然结果!”假如目标只针对美国人,那问题就大了,长期的反美宣传出了这么大的成果,网上反美居然搞到了线下动刀。

一位在中国生活过的美国学者在X说,“多年来,(中共)反外国人的种族言论不断增加,不仅限于美国人或国家安全。这并非偶然,而是官方政策(所致)。”

六四学生领袖、旅美民主活动人士王丹在自媒体《王丹学堂》中认为,这其实应该是一种突发事件,突发事件是政府没有办法控制的、没法防范的,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这么紧张。

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开始开展大规模所谓“爱国主义教育”运动,把学生抗议的起因归咎于受“境外敌对势力”影响。

近些年在中国经济下滑的情况下,中共不断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来保持执政合法性,民族主义的情绪越来越高涨。去年10月份,中共通过所谓“爱国主义教育法”,为制造更多的“小粉红”创造条件。

同时,中共国安部通过对《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的宣传,用漫画、视频、动画片、纪录片等多媒体形式,不断丑化外国人特别是美国人的形象。

在大陆网络上,有关美国“种族主义”“美国亚裔”为何屡受攻击随处可见,但在大陆公开声称“中美关系恶化的责任不在美国” 的上海市委党校教授胡伟,却被小粉红斥为“吃里扒外”、言论“令人发指”。

正常情况下,礼遇外国人是最基本的国际法规范,如果民族主义的宣传如此程度,出现刺伤美国人的情况并不令人意外。

台湾励志协会执行长赖荣伟。(赖荣伟提供)

台湾励志协会(TIA)执行长赖荣伟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爱国主义现在已经发展到一种极端的、很攻击性的、很仇外的民族主义。老百姓失业、面对生活品质的日趋低落,但面对党国暴力机器又感到很无奈,在仇外气氛高涨的情况下,他的愤怒只好找外国人来下手。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面刃,可以把中共政府执政无能、外交内政上一连串的挫败,全部归咎于外国。可是它没有办法完全操控老百姓的内心,不断鼓动民族主义的结果,最后控制不了,到最后会伤害到中共的对外关系。”

台湾智库咨询委员吴瑟致对大纪元表示,近几年中共担心国际社会多元民主的浪潮,导致政权不稳,不断对内吹捧民族主义、东昇西降的概念,不断提升所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断地丑化国际社会。在这样的不断过度渲染之下,可以看到这样的悲剧出现。

他说,中国目前经济下滑,事实上来自中共及党魁本身治国方向出了问题,但这在中国是被禁止讨论的方向,当这些出气口没有了,国内民族主义气势又在高涨,当然就会以反外来作为情绪排泄的出口。

中共自食其果 民间交流受影响

美中关系近年来急转直下,处于历史最低点。中共当局寄望于中美民间交流,来抵消美国政府的科技与贸易制裁,中共当局给予美国民间人物的待遇,甚至比美国政府官员还要高。

去年夏天,中共官媒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称,中美关系越是处于低谷,越需要加强民间交往。仅仅几天前,中共党魁还回信给美国新泽西州肯恩大学(Kean University)的校长雷波列特(Lamont Repollet),鼓励中美高校加强交流合作。

这次4名遇刺伤者恰好是美中人文交流一个项目的教师,这有可能打乱中共计划。去年11月习近平访美期间宣布,未来5年中国将邀请5万名美国青年来华参加交流学习项目。

赖荣伟表示,这个案例显示美中社会文化交流这一块出了问题,现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年代,网路封锁也封锁不了,从人民之间的负评,一直到政府之间的外交,一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起事件发生后,中共当局删除了网传的视频,根据存档的微博图片和视频,这四名教师被刺伤后流血,躺在地上等待救援,地面有明显的血迹。一位西人网民写道,“我注意到没有人在帮助他们。在美国,旁观者会按压伤口并帮助受害者。(中国那里)太冷了。”

赖荣伟认为,很多中国人心中也许想帮忙,但害怕有后果,万一被别人手机拍下来在网路上流传,是不是会被在网路上公开、热搜,被扣上和外国人勾结罪名。不帮忙的结果,就是外国人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国家,搭配中国(中共)在国际上的所作所为,整个负评一定会爆表。

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台湾智库咨询委员吴瑟致(吴瑟致提供)

吴瑟致表示,这凸显出中国社会人跟人之间互不信任,反映出中共极权的状态之下,中国公民社会越来越弱化,使得公民对如何维护社会稳定的功能跟角色上,没有任何期许。

根据最新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约42%的受访者将共产中国视为美国的敌人,这是该机构自2021年调查以来最高比例。

美国年轻人留学中国的意愿已经急剧下降,目前在中国留学的美国学生仅有700人左右,而在10年前,曾经有25,000美国人在中国留学。

美国国务院最新前往中国大陆的旅行警示中,仍然维持自2020年疫情以来的第三级警示,要求美国公民“重新考虑”前往中国大陆旅行,理由是可能会被任意拘留。

赖荣伟说,对待外国人的不友善的作为,会伤害跟国际社会的接轨,经济发展、社会交流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所有的转折点都是因为中共党魁,他执政也超过十年,他持续在制造民族主义转移内政的无力、挫败,尤其把那些民主国家、工业大国当作替罪羊,让老百姓把愤怒转移给他们。

2023年3月4日,两会期间,武警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外列队。(美联社/Ng Han Guan/加通社)

吴瑟致表示,现在的中国,确实似乎一直在挑动中国跟国际或是各国的矛盾。中国目前不只是国家安全法、反间谍法等带来的政治风险,现在中国内部民族主义所引起的社会风险再提升的话,再加上经济风险,恐怕更多外国企业更不愿意进入中国。

“现在中共操作民族主义失控,这也是自食其果。毕竟目前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都始于党魁的操作。”

他说,显然中共并没有积极的动作来缓和内部排外现象,除了透过政治压制之外,没有其它能力或手段。这凸显出中共党魁治国能力缺乏,同时也凸显出他在逐步集权过程当中,本身对政权的不安全感一直在加温。如果中共还是刻意放任国内民族主义的浪潮持续升温的话,恐怕更难控制。

“现在有很多台湾人在中国,未来台湾人会不会成为中国(中共)民族主义出口的对象,也是必须留意的地方。”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两辆中国游客巴士在新西兰同一地点出车祸
日韩提升防务合作到新高度 应对中共威胁
冯德莱恩获连任 明确表示阻中共入侵台湾
美中科技战恐加剧 亚洲芯片股大幅下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