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中国又开始向墨西哥热销芬太尼前体

人气 481

【大纪元2024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正如经常看到的跨国犯罪组织那样,他们的商业模式适应着执法手段,他们会寻找新的途径来规避执法审查。”一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提到中国卖家又再开始向墨西哥热销用于生产毒品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时这么说。

当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23年11月会面时,习近平承诺恢复打击中国的非法贩毒,那对中国庞大的芬太尼供应商网络产生了短暂的冲击。但是半年以后,美国媒体调查发现,那些中国卖家针对墨西哥、美国和加拿大的贩毒生意早就又一切如常了。

习拜会让中国芬太尼生意只暂停了六周

去年11月的习拜会后,北京向中国制药业发出警告通知,并关闭了25家销售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的中国公司。中共官员也进行了现场检查,药品供应商也暂停了国际订单。

美国官员对习拜会帮助实现这项有关打击芬太尼的突破性协议表示欢迎,这是近三年来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令美中关系降温后的两国首次禁毒合作。

美国每年有超过7万例死亡是因为吸食合成鸦片类药物芬太尼过量导致,而生产这些芬太尼的大部分化学品是中国生产的。

但是尽管中共做出了打击芬太尼的行动,但是中国的芬太尼卖家仍在开门营业。习拜会7个月后,《华盛顿邮报》调查了10多个线上平台上的芬太尼卖家广告,并采访了三名参与芬太尼前体化学品非法出口的中国业内人士,结果显示,从中国向墨西哥运送小包装但强效的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的线上市场仍在蓬勃发展,并且基本上没有受到阻碍。

这三人——两名中国化工公司的销售人员和一名在墨西哥的中国经销商——以匿名方式向《华邮》描述该行业今年为避免禁令而进行了一些小的调整,之后就恢复销售了,这些调整包括调整包装上的海关标签以及转向具有几乎相同应用效果的芬太尼前体替代化合物。

一家生产芬太尼前体1-Boc-4-AP和镇静剂甲苯噻嗪的湖北化工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表示,在习近平与拜登会面前后,该公司只暂停了六周的业务,今年1月就恢复继续向墨西哥销售这两种化合物了。他说:“未来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但现在不是问题。”

这名销售员还说:“(禁令)就像水流过岩石一样(不起作用)……如果有需求,就会有办法。”

《华邮》记者表示无法核实去年11月以来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的具体销售情况,但是该湖北公司对这些化学品的线上广告仍然很活跃,并宣传可以“安全、快速”地运送到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

美国仍面临芬太尼泛滥的巨大挑战

美国官员试图利用美中关系升温的利好,对芬太尼供应链进行广泛的打击——这也是美中双方在几乎找不到其它共识情况下的一个罕见的共识——但是中共政府似乎并没有动力投入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这让这个禁毒共识也变得异常脆弱,这也表明美国方面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告诉《华邮》,由于有针对性的执法,2023年底,过境美国的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缉获量大幅下降,但是芬太尼成品的缉获量却创历史新高,他说:“这表明这些化学品公司正在寻找替代路线。”

这位官员还说:“正如经常看到的跨国犯罪组织那样,他们的商业模式适应着执法手段,他们会寻找新的途径来规避执法审查。”

中国是用于合成芬太尼的化学品的全球最大生产国,美国的大部分芬太尼供应来自第三方国家(主要是墨西哥)的犯罪集团控制的非法实验室。墨西哥的犯罪集团“卡特尔”从中国采购前体化学品和制药设备,包括压丸机。

自2023年11月以来,美国官员与中方举行了多次或面对面或虚拟的会议。他们在美国和中国缉毒机构、科学界和银行界人士之间进行了深入交流,并敦促北京采取措施监管新的芬太尼前体化学品,并加强海关和反洗钱行动。

美中关于打击芬太尼的谈判与合作在2017年至2022年期间达到最好时期,美国边境缉获的芬太尼成品数量大幅减少。

然而,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了不同之处,而且更加复杂了,因为可用于制造芬太尼的前体化学品有数十种,而中国有大量的小型化学实验室可以合成那些化学品而不受监管。

另一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也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说:“2017年被禁清单上的芬太尼非常不同,因为……那是一种药物,那种药物上了清单就能够真正打掉其交易。而前体化学品则是一个更难以解决的问题。”

“赚钱很容易”

化名“亚伦”的一名中国人告诉《华邮》,他在新冠病毒大瘟疫爆发时离开了中国南方,后经泰国来到墨西哥,在靠近美国边境的一个城市里住下来。他与一个朋友在那里开始了一项线上业务,买卖用于制造化妆品的原料,他们透过Facebook和WhatsApp群组发广告。

他们的业务很快就转向利润更丰厚的医药化学品买卖,其中包括芬太尼的直接前体化学品4-AP。

34岁的亚伦曾是中国南方一家工厂的工人,在抵达墨西哥之前,他从未听说过芬太尼,但他发现了芬太尼前体化学品在墨西哥有现成的市场,这些化学品可以从中国用邮政小包裹隐秘地寄来。他说:“赚钱很容易。”

关于他的新生意,亚伦不愿提及他的墨西哥客户,而是说:“我们不专注于零售,而是储存……在墨西哥建立化学品商店,当有需求时可以轻松转售。”

在习近平与拜登去年11月达成协议,北京开始向中国芬太尼行业发出警告之后,亚伦说他的两家主要4-AP供应商——其本身是从大陆化学实验室进行采购的空壳公司——告诉他,发货已被搁置。亚伦开始担心他在墨西哥的库存可能会在几个月内耗尽,生意会受到威胁。

他说:“(当时)感觉很混乱……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然而,几周后,发货又重新开始了,只是有了一个新变化。亚伦说:“这次(海关)标签上写着肥皂粉。以前没有标签。”

亚伦提到,他的供应商只是告诉他,中国的局势现在“宽松多了”。

美国希望加强执法和惩罚力度 中共并未真正配合

亚伦的故事突显了美国禁毒官员在试图打击芬太尼跨境贸易时面临的一些关键挑战——中共对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生产商执法不严,而墨西哥的经销商和贩毒者更是肆无忌惮。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专门研究国际犯罪网络的高级研究员万达‧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说:“发出一次通知是不够的。需要对违法行为进行起诉。他们发现热度已经消失,从业者们就觉得他们可以逃脱惩罚了。”

今年4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访问北京时,再次敦促中共官员要用司法起诉以更加严肃地对待非法制毒贩毒行为。

布林肯在北京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说:“我强调(中方)需采取额外行动的重要性,特别是起诉那些销售用于制造芬太尼的化学品和设备的人,(中方)需履行其国际承诺,对于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严控的所有前体化学品实施监管,并打掉非法融资网络。”

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则表示,中国正在加快对包括4-AP在内的三种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的列入禁令清单的程序,并准备对更多化学品进行监管。

目前,美中双方执法部门正就6起跨国贩毒案件加强合作,进行联合侦查和联合打击。

6月19日(周三),美国司法部宣布了一起此类案件——对24名参与墨西哥锡那罗亚贩毒集团(Sinaloa cartel)洗钱计划的个人提出起诉。北京通知美国当局,已拘留一名人员并提起指控。这是自去年11月习拜会议以来,中国首次在国内公开执行与国际毒品贩运有关的逮捕行动。

刘鹏宇说,美国已经向中方提供了有关参与毒品相关洗钱活动的个人和公司的进一步“线索”,但是中共地方执法部门并没有发现这些公司参与中国毒品犯罪的证据。他表示,中美双方计划在本月稍晚时候再举行进一步交流。

中国方面对参与非法芬太尼贸易的中国化学品生产商进行起诉的情况很少见。北京主要选择是警告那些化学品制造商注意美国执法的威胁,而不是违反中国国内法律的危险。在去年11月发出的通知中,北京甚至呼吁中国生产商要“警惕”美国的“长臂管辖,甚至‘钓鱼执法’的‘风险’”。

实际上,中国化学品制造商表示,在地方层级几乎没有新的监管。一家中国化工公司“重庆凯达德”(Chongqing Chemdad)目前仍在网上宣传芬太尼前体1-N-BOC-4的销售。该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最近的变化只是地方当局将公司工作人员添加到微信群中,让他们在那个群组方便收到针对法规的“提醒”。

分析中国供应链开源资料的战略情报公司“迈行者技术”(Strider Technologies)表示,芬太尼产业约有1,500家中国实体,其中绝大多数是前体化学品制造商、经销商和制药机械公司。

美国启动自己的执法 但收效甚微

美国已经启动了自己的执法行动,包括司法部对中国个人和实体的起诉以及财政部的制裁。但是如果没有中国国内执法单位的支持,这些美国起诉的行动在中国境内就收效甚微。

美国官员和研究人员表示,有些情况下,中国的小型实验室和转售公司在成为美国起诉书的目标后会迅速更换名称,并迅速恢复销售业务。

例如,湖北阿玛维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Hubei Amarvel Biotech Ltd)于2023年6月因在线销售芬太尼产品而在纽约被起诉。该公司的网站被查封后不久,他们的线上资讯(包括员工简介)很快就重新出现在一个改版后的网站上,其名称略有改变,从“Amarvel Biotech”改成了“Amarveltech”,继续在新的网站上为相同的芬太尼产品做广告。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其中许多(中国)公司规模较小,能够以不同的名称快速恢复营业。我们鼓励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更具威慑力的执法行动,例如公开逮捕。”

芬太尼和一些用于合成芬太尼的化学品药效强烈,仅仅一磅(0.45公斤)药物就含有超过20万剂的剂量。贩运者很容易把小份量的化学品隐藏在洗衣粉、维生素补充剂、化妆品甚至电动牙刷中进行运输,并且仍然获利颇丰。

美国官员似乎仍然乐观地认为中方有能力打击芬太尼。2019年,北京向中国企业发出了一个类似于2023年11月的通知,随后芬太尼的出口急剧下降。

但禁止芬太尼的成功与否也取决于中美两国关系的动荡起伏。

例如在2022年,时任美国国会众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后,中美关系跌至最低点,禁毒合作也成为两国关系紧张局势中的牺牲品:北京完全取消了针对有关该话题的任何沟通。去年,当拜登政府取消了对中共公安部法医学研究所的制裁时,这种合作才得以恢复。之前,中共公安部法医学研究所因涉嫌虐待维吾尔族人而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

中共在中国国内严格控制毒品,国内并未出现芬太尼泛滥的情况,中共因此一再否认中国(中共)是美国芬太尼泛滥的源头。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2023年4月的新闻发布会上甚至表示,美国的芬太尼用药过量问题“完全是‘美国制造的’”,并且说“中国和墨西哥之间不存在非法贩运芬太尼的情况”。

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的中国卖家在网络热销

美国国会两党组成的“众议院中国共产党特别委员会”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已发现2,000多家中国公司在网络上宣传销售非法物质,包括芬太尼前体化学品和其它麻醉品。

中共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说,中共政府最近部署了“网络清理行动”,以打击网络广告泛滥,导致“关闭14个网络平台,强制注销332个企业账户,关闭1,016家网上商店,并清理信息14.6万余条”。

但是一些中国卖家的网络广告变得越来越有“创意”。《华邮》发现,有十几个平台上仍在提供出口芬太尼前体化学品的广告。例如,一位1-Boc 4-AP卖家将销售广告伪装成音讯串流平台SoundCloud上的一首歌。另一个类似的广告作为部落格条目发布在Medium.com上。在广告中,这些公司提出需透过WhatsApp、Telegram和Signal等讯息平台(这些平台在中国是被禁止的)与买家联系,并要求以加密货币付款。

总部位于柏林的SoundCloud在《华邮》请求置评后删除了那则广告,并表示将加倍投资于内容审核,以及与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合作追踪危险物质的线上销售。而总部位于旧金山的Medium则没有回应《华邮》的置评请求。

许多广告还承诺能够逃避海关并瞄准墨西哥买家。河北环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Hebei Huanhao Biotechnology)目前的一则广告上写着“我们运送特殊的……安全送货”,标题为“热销墨西哥”。该公司于2021年受到美国制裁,但现在仍在继续公开宣传芬太尼前体产品的销售。

武汉博源进出口公司(Wuhan Boyuan Import and Export)在一个香港平台“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上发布了受控化学品1-N-Boc-4的广告。在该公司的货品清单中,该化学品的“纯度为99.9%”,价格为95美元/1公斤。

当《华邮》联系这些中国公司时,他们否认出售非法药物。常州华阳科技(Changzhou Huayang Technology)的一名员工表示,他们只是在调查市场需求。他说:“自行进行市场调查并不违法。”

当武汉博源进出口公司被问及为何继续为芬太尼前体化学品出口做广告时,该公司的一名代理商表示“不方便”解释,就挂断了电话。

责任编辑:任子君#

相关新闻
芬太尼过量致死人数上升 马琳县发布警告
近一年来  旧金山查获40多磅芬太尼
美议员呼吁加强执法 打击中墨芬太尼贩运者
芬太尼夺走纽约19岁女大学生性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