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透视:发廊女当上“法官”

BBC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 江迅

标签:

【大纪元12月15日讯】五十六岁的贵州省贵阳柳姓公务员与妻子感情还不错,过几年也就退休了。一天下午去菜场,路上被人劝进一家录像放映厅。一个31岁女子在他边上坐下,问他要不要“服务”。他经不住诱惑,与那女子发生了性关系。事后,那女子要价200元人民币。柳身上仅有100元,无奈中领着那女子去他朋友家借钱。

事情假如到此也就没什么故事了。那女子叫罗昌明,性交易一星期后,她来到柳的那个朋友家,套取了柳的身份、办公室和家中的电话号码。她深知,嫖客最忌讳自己的嫖娼行为被人知道。柳由此遭遇恶梦。她打电话给他﹕“我要损失费,我还是学生,就因为你的事,我被学校开除了。”她首次敲诈得到7000元人民币。一周后,他又接到她的索钱电话。两年时间里,他一共被敲诈94次,共25万元。

遭讹诈

他向亲友借钱,现在负债20万元。事发后,他常常发呆而坐,自言自语,轻轻叫他也会吓他一跳,看到生人就紧张,怕听电话,常常半夜惊醒,大喊大叫,总梦见有人在追杀他。上月才终于报警令罗姓女子落网。

那柳姓公务员只是一次“艳遇”而倒在“石榴裙”下,竟搅得生活鸡飞狗跳。如今,中国大陆的政府官员,倒在“石榴裙”下也不算什么新闻了。据北京婚姻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巫昌祯披露,领导干部腐败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被查处的贪官中95%有“情妇”。这成了一个“死定律”﹕十个贪官九个色,贪官至少有一个情人,她们多半美貌妙龄,即使半老徐娘也是风韵不减。“枕边风”成了中共政坛“最大规模的杀伤武器”。

被称为“吃喝嫖赌贪五毒书记”的中共湖北天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与有名有姓的女人有染的就达107人,无名无姓的,多得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在日记本上记载的情人也有100多个。年已花甲的南京市车管所所长查金贵,也养了13个情妇,他竟然还洋洋得意说﹕“《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我有金陵十三钗。”情人多少,成了贪官身份的象征。

贪官对情人往往讲“情义”,所以什么贪赃枉法都干得出来,以图搏得情人欢心。用国家的钱,给情人买别墅;用百姓的血汗,让“二奶”开公司。今天的百姓,对这种事情也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贪官竟将“发廊女”情人包装成法官,倒让人愕然。

“一步登天”

湖北省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程坤波,历任中共蕲春县县委副书记、县长、书记,今年59岁,利用职务之便受贿17.5万元人民币。早在八年前,一次在发廊洗头,与19岁的“发廊女”蔡婷“一见钟情”。这个蕲春乡下小学未毕业的年轻女子,一夜之间成了他的“掌上名珠”。这个法院院长发誓要改变那“发廊女”的命运。她先被安排在蕲春县一家大型宾馆工作。两年后,程经不住蔡婷的百般娇嗔有求必应,“特事特办”,让蔡成了法庭的临时书记员。在院长的精心“培养” 下,再过三年,她正式成为一名女法官。要说明的是,那些年,她根本没读过书上过学。一个法院院长为讨好一个“发廊女”,居然将严格的法官人事制度当作儿戏。这样的法院院长怎敢指望他公正执法。

两年前山西省“舞女也能当法官”的贪官案经中国大陆媒体揭露,引发蕲春人的深思。于是,一封举报信送到高层领导手里,程坤波这法院院长才被法办。

从多年前的成克杰、胡长清等一批大案看,权力已被滥用于风月场上,而骨子里是男权至上观念的表露。不少人早就提出引发争议的“性贿赂”问题。“性贿赂”,侠义上说是某人利用女色作手段牟取私利,而广义上说,则是色相在社会交往中具有特殊交换价值的实体。贪色并不是男贪官的专利。

贪官湖北枣阳市市长尹冬桂与多名男性关系嗳昧,其中有官员、有商人。就连长得帅气的男司机她也“霸占”多年。司机谈恋爱,她竟大怒迫其与恋人分手。

官员作风的腐败堕落的背后,是贪污受贿,作风不正已成为中共大陆吏治和权力监督面临的一大难题。权色交易是当前职务犯罪的新动向,令国人忍无可忍。不过,不少人认为,这种权色交易只是道德品质问题,不能上升到法律问题,洁身自重才是立身之本。有人提出廉政建设“从常常回家睡觉做起”。其实,如果缺乏制度约束和监督,即使真让他们回家睡觉,肯定是同床异梦而已。
(bbcchinese.com)(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政治民谣道出北京在反腐上的尴尬
亚洲国家的反腐败计划
华盛顿研讨会 讨论中国的腐败问题
亚洲商讯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美日峰会瞄准中共 或签秘密协议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拍案惊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抛弃李嘉诚?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新闻看点】818莫须有结案 港人自由花相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