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浴火凤凰李迎李麒忠

中澳青年冲破囹圄成佳眷的传奇(下)

人气 5
标签:

越洋礼物

2002年12月圣诞节前,澳洲纽省Wollongong、Dapto、Nowra、Canberra、Albury等地的3家地方报纸、3个广播电台、1家电视台和众多网上传媒都争相报道了一个华人小伙子骑自行车800多里,从悉尼到堪培拉国会办公室,请求澳洲外交部替他转交给在大陆一个劳教所里被关押的未婚妻的一份圣诞礼物的故事。

当时其中一家传媒描述道,“久旱的澳洲,夏季更是烈日炎炎似火烧。身穿“营救亲人”标志的黄色T恤衫,骑着轻便自行跑车,他开始了他的车旅。灼人的气浪,陡峭难行的坡道,汗如雨注,口渴难耐(因几乎半天碰不到一个加油站),一天下来,他已是精疲力竭,站不能站,坐不能坐,双腿抽搐,次日的路,还有一段15公里的陡坡路。路途的艰难,远远超出他出发前的想象……”

这个小伙子就是李麒忠。那几天,由于阳光猛烈,李麒忠甚至腿都被灼伤了。

“我曾经为了见一面被关押的未婚妻,被无理地从中国赶了出来。我在外面已经有3个月没有她的消息,当然非常担心她在里面的情况。我想我在澳洲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我走访了许多澳洲政府的议员:联邦议员,州议员,都走了一遍。不能亲自拜访的,就发信给他们。行恶的人最怕曝光,我知道我在外面这样做,至少里面不敢轻易打她。

“我想到,在西方社会,圣诞节是很隆重的。如果在这样的节日她能够收到一份圣诞礼物,对在里面根本收不到我任何消息的她来说,一定是个很大的鼓舞。而借这个机会,也可以让更多的澳洲人知道她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所承受的一切,知道法轮功受迫害是真实的事情,知道这种迫害正在这么严重地发生,从而争取更多澳洲社会民众及政府的支持。所以我决定这样做。”

当了解到在圣诞、新年佳节,举家团圆的温馨快乐时刻,那些被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澳洲公民的亲人们此刻却在遭受着残酷的迫害时,澳洲的议员及议员办公室工作人员、政府官员、还有新闻媒介、沿途市民都很震惊,纷纷主动提出以给澳洲外交部和中国方面写信、或打电话等方式,帮助营救和为尽快转递“圣诞礼物”尽心尽力。高本市(Goulburn) 联邦议员办公室,在小李刚从那里走出来不到20分钟,便接到该议员秘书的回复电话,“你的材料我们看了,情况紧急、特殊,离圣诞节时间已很迫近,写信已来不及了,打电话比写信快很多,我会给澳洲外交部、移民部打几个电话,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地帮助你。”当卧龙岗Win TV (澳洲9号电视台在当地的分台)在当晚6点于新闻节目黄金时段播放了对小李的采访报导,人们反应热烈。当时他正在麦当劳吃晚饭,有人便上来和他握手,并告之刚从电视上知道他的消息,并祝他成功。亦有从电视上了解真相后,于车途中要捐钱相助的善良澳洲人,小李表示感谢并婉言谢绝;更有许多司机鸣笛、或竖着拇指,打着‘V’字手势,示意支持和鼓励。

在首都坎培拉澳洲外交部中国部办公室,李麒忠和中国部官员渥然-科英先生(Mr. Warran King)交谈了45分钟,该政府官员表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镇压的做法是错误的。澳洲政府正在寻求帮助营救其未婚妻的有效方法,对于“圣诞礼物”递送,该办公室会给与关押小李未婚妻劳教所所在地上海有关机构写信查询此事,以表关注。

为了救未婚妻,李麒忠还曾发起、参与过许多呼吁营救活动,给各级议员写过大量的信,其中包括写信给澳大利亚外交部长,请求外交部长唐纳先生在亚太经济高峰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唐纳先生后来回函说他已让部长办公室通过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向中国政府提出这个议题,了解李迎的安全状况,也同时鼓励他们在这个案子上多给予同情,以使李迎早日与其团圆。

黑暗中的曙光

圣诞节2个多月后,也就是2003年2月28日正月十五日也就是李迎农历生日的那天,和外界隔绝了1年多的李迎被叫到警察的办公室。

警察说,“有一份从国外寄给你的快件。但是你只能在这里看,不能拿进去。”警察当着李迎的面拆开了邮件。

“我看到里面是一枚戒指。用很漂亮的粉红色的盒子装的。是我最喜欢的颜色。里面是一枚宝石戒指!
还有一张圣诞贺卡。贺卡上写了一首诗,我记得其中一句是:四处奔波寻求助……

由此,我一下子感受到了他在外面的艰辛……”

李迎说,当时“队长一直催我:快点快点,放好了!不让我多看。只看了两遍卡和戒指就被收回去了。”当天晚上,另一个值班的警察告诉她,李麒忠打电话来劳教所,祝她生日快乐。

“那天我真的很开心,一辈子没有这么开心过。知道有人这么关心自己,知道这份礼物的来之不易。”她说,“我一直相信我们有缘分。我一直相信感觉。每个人自己对别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尤其是在劳教所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他的消息。劳教所里的人也经常讲,这么长时间,他在外面怎样你也不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企图以此动摇我的信心,摧毁我的意志。但我相信他。我也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实的。现在人和人之间哪怕是在谈爱情的时候也没有一种真情,都是一种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并且还用这种很肮脏的心理想别人。我为这些人感到悲哀。但是我也觉得我很幸运。能够有这样的未婚夫。”

李迎是在“刑满”释放回家后才知道劳教所和母亲之间的“约法三章”,才知道李麒忠在远隔重洋的彼岸,为了营救她,做了那麽多的事,并引起了澳洲那麽多民众的关注,也才知道,正是由于李麒忠及澳洲议员、外交部的努力,劳教所才不得不迫于外界压力,在她没有写任何保证书的情况下,将她如期无条件释放。

“考验”

2003年10月15日,李迎的两年刑期满了。然而家人和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否能如期出来。“当时我并不知道海外有那麽多人在营救我。那个时候,因为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不写三书,不写决裂书,不写认罪认错书,不写保证书,是不会让你回家的。可能直接给你再送到转化班,送到监狱里,直接判刑。各种说法都有。都是里面被劳教的、吸毒的、写了保证的人说的。这对我当时来说是种心理压力。因为我确实很想出来。”

“我也明白我如果做了不写保证的选择就有可能永远无法与他团聚,永远见不到他,人生中可能因此会有一些遗憾,但是,我不想要人生中留下一些污点。”

李迎说, “他们要我写保证书。我说,你们每个共产党员写份保证书,保证不犯法,你们谁敢写?每个中国人写份保证,说不犯罪,所有警察都下岗,多好!要每个公民写份保证不犯法,要警察干什么?那保证书有用吗?既然没有用,我为什么要写。我说,我不能保证我任何行为。所以我既然不能提供你们一份有力的保证,所以我不会写。我不能骗你。

她们问:“你选择修炼是不是受你妈妈影响啊?我说,都是成人了,谁也不可能影响别人。如果你自己觉得好,就会要,觉得不好,不会要的。如果你妈妈不炼了,你还炼不炼?既然是一种信仰,必须建立在一个信的基础上。因为我觉得我修的是正法,最好的东西,不在于别人对他怎么看,而在于你自己对她信不信。如果你连信都不信,怎么称之为信仰?其他也谈不上了。”

她说,“我想这是一个信仰的问题。我信仰法轮功,我相信我修的是正法,我相信我相信的东西没有错,那麽我为什么要悔过,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罪认错,所以我认为这跟团聚不是同类可比的关系,因为我信才修大法,如果把这个作为一种条件,你只有不相信了才能团聚,那麽这种团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一个人能够连自己的信仰都放弃,那说明她连自己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都不知道。一个人只有清楚自己信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才能做出一种公正的判断。”

她说,“ 最后他们不得不接受我的思路,很多事情上,不能和他们一致的时候,他们知道我是李迎,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别人。”

“我被放出来的那天早上,劳教所的警察,最后一次找我谈话。队长好像要给我打‘预防针’,给我拿了好几份资料,其中有一份是很大的标题:全球起诉江泽民。他们想要知道我的反应,并说不相信这是真的。我说,不管你们相不相信,那是你们自己的态度。他们又最后一次问我,你认为法轮功怎样,认为《转法轮》这本书怎样,我便再一次告诉他们,我从《转法轮》这本书里面,看到了美好。”

上海见面

2003年11月12日下午,被无罪释放了3个多星期,但仍生活在公安局监视之下的李迎凭着多年来练就的机警,甩掉了所有可能的“尾巴”,来到一家酒店门前。

“以前麒忠曾经在电子邮件中提过,他会请一个朋友带些礼物给我,等朋友到了之后,会打电话告诉我去哪里取。那天我等到他的电话后,便如约去到那家酒店。”

“去到后,对方开开门,竟然是他!”李迎说,当时的感觉绝对是意外的惊喜。“从来没想象过现实生活中会发生这样奇迹般的事。”她说,以前爱情小说一直有看,“和他通电子邮件时,也说过很难想象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会是怎样一个情景。因为一般来说,大家第一次见面都会有一点心理准备,有一些憧憬,但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发生了。”


李迎说当时的最大感受是,惊喜,开心,还有,自己的心脏比较好。当然还有令她惊奇的事,就是眼前的他是一个‘光头’,戴着墨镜,换了名字,人也比照片里的他黑瘦了许多。

李麒忠说,这一趟回大陆应该说是很辛苦的。他换过名字,换过护照,也一改往日的形象,然后从香港飞到广州,转经杭州达上海。本来9个小时的航程,他用了2天。回国的主要原因是作为申请未婚妻出国的手续之一,他们俩必须向澳洲移民部提供两人曾相处过的证据。两人的合影是必需的条件。既然李迎来澳洲是不可能的事,他唯有冒险再闯回中国一次。

“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的计划,”李麒忠说,“也不能通知她。因为我知道她的电话是被窃听的。电子邮件也可能被网上警察监视,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够进去。虽然我相信能,但没有进去之前,我不想告诉任何人。这样做也是给逼出来的。以前我已经尝试回国过2次了。改名字也不只是第一次。可两次都被驱逐出来……所以我想只有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这样做才可能有效。”

“所以跟她我也只是说有朋友到上海,会带一份礼物给她。但是由于以前没有见过面,所以开门之前我在门洞里看了一下,虽然她的头发被剪短了,但一眼便认出是她。因为她的照片已经看了很多遍。”

相处的感觉

她:“我发觉他是一个很真诚的人,非常真诚,不像我以前所接触的一些人,想问题会转着圈去想,而他是相当简单的一个人。不是说没有思维能力,而是他不去用复杂的方式想问题。在一起是一种很轻松很开心的感觉。经过这段时间,我更能感受到他的这份真情。”

他:“ 有人问我,为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女孩,我怎么可以付出那麽多?我说,一则因为她也是修炼法轮功的,我知道,修了真善忍后,不管以前怎样,她已经知道怎样做一个真正的人。二则因为通过跟她讲话,电邮,写信,我发现她是那种我喜欢的女孩子,那种像女孩的女孩,这也许就是我的机缘,也许她就该是我的,所以我觉得就应该这样去做。”他说,“最后还真是我的。我相信她也愿意嫁给我。”


送别

李迎说,她的家人和麒忠的上海家人以前都一直期盼着他们俩团圆的这一天。“我们都盼着团圆的这一天,不只是我们,我相信,我的全家,他的全家,都是这样盼着的。因为他姐姐那个时候到劳教所来看我,不允许她进来,理由就是他不是我的直系亲属……她们家住得真的很远,从上海市区到这么远的郊区来看我,劳教所却不让见……”李麒忠的家人知道她被放出来后,都很开心,麒忠的姐姐姐夫每个星期都要她到他们家去吃饭。

李迎的父母都很喜欢麒忠,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临行前,他们办了一桌酒,叫做engagement party。还照了许多照片。

只有很少人知道李迎要出国的消息。到机场送别的只有李麒忠的姐姐姐夫。李迎的母亲因为要应付警察的“例行查岗”而不得不留在家里。她曾对两个孩子说,“妈妈相信你们会很幸福。”李麒忠的两个姐姐和姐夫送他们到机场,说希望他们到澳洲后开开心心,相信一切都会很好,并希望李迎的姐姐和弟弟也能获得自由。“我相信,他们都很同情法轮功,从他们的心里,从他们很善良的本性来讲,他们不希望任何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受到这种不公正的待遇。同时他们也希望我们过的更好。”




澳洲的蓝天

李迎抵达澳洲的第三天,澳洲参议院12月1日通过了704号动议案,在表达参议院关注澳洲公民家属在大陆因修炼法轮功而遭迫害问题的同时,强调澳中人权对话要关注此问题。当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代表二百余人汇集堪培拉国会大厦门前举行大型集会,支持参议院讨论该项动议案并答谢澳洲政府及民众为此所做出的努力。

提出此项动议的澳洲民主党外交部发言人、上议院参议员黛斯帕佳女士表示,“法轮功学员之被监禁、被折磨和被谋杀是令人恐怖的事实。很多澳洲公民在中国的亲属都在迫害当中,因此我们必须通过澳洲议会为他们说话,并关注他们的处境。”她说,“澳洲今天(12月1日)通过的这项动议案,不仅向中国政府,而且所有澳洲的法轮功学员发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法轮功学员为人权所做出的抗争得到了认可和支持。”

后记:在大洋彼岸那片土地

李迎的姐姐和弟弟没有她那麽幸运,截至发稿的这一刻,他们仍被关押在天津的劳教所里。

李迎的姐姐李红,今年39岁,曾经在天津电视台工作,1999年7月19日深夜被抓,一个月后无罪释放;2000年年初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再次被抓,非法关押了13个月后被释放。2003年9月28日她因传递一份资料被判2年半劳教,现被劫持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属下的一中队。弟弟李良,32岁,在北京工作,99年7月19日凌晨在北京住所无故被抓,一个月后在天津无罪释放。10月底,因为给信访办写信,再次被抓,并判一年半劳教。2001年因为不肯放弃修炼,又被非法加多了一年劳教;2002年应该获得自由的他,还是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又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到现在仍被关押在天津青泊洼劳教所,七大队,二中队。在被关押在渔山劳教所的时候,李良曾写过一首诗给那些劝他“悔过”的人:

零丁孤苦落渔山
一片冰心鉴青天
两行清泪对空谈
三张信笺乱参禅
四次三番苦相劝
五内俱焚又怎勘
六神不安寝无眠
七窍生烟承责怨
八面玲珑终非圆
九年修炼遭劫难
十分痛惜未成全
百岁人生空余憾
千载难逢好机缘
万劫不复泣冥顽
亿万众生一念悬
兆劫已过把家还
死何所惧闯玄关
生亦当舍义凛然
去日苦多今靠岸
来日方长可有缘?

来日方长可有缘……那麽会有一天,李迎和她的先生在澳洲的蓝天下,和她浴火重生的姐姐和弟弟重逢吗?

人们期待着。

谨以此文赠给2月15日举行婚礼的李麒忠、李迎伉俪,祝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并祝所有信仰真善忍的人民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作者注:如果您希望打电话给李麒忠李迎夫妇捎去您的美好祝福,这是李麒忠先生的电话:0061-419-480-939;另李迎至今仍无法跟她的弟弟联系上,她写给姐弟的信也一直无法寄到他们手中。如果您愿意伸出援助的手,请打电话或写信到他们目前被关押的劳教所:

姐姐李红,地址:天津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邮编:300270
电话:(86)-22-63251823(门房),63251619(办公室),63251069(管教科)

弟弟李良,地址:天津西郊青泊洼劳教所,邮编:300381
电话:(86)-22-23963127,(办公室)22-23973431(队长:李文军,王云浦,张队长)(22)23973120(管教科))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中澳青年冲破囹圄成佳眷的传奇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3天5震后 四川绵阳北川县再连2次地震
张慧东:为何王岐山大谈“不走歪路、歧路、邪路”?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直播】川普在新罕布什尔州集会发表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