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须扩大治港的社会基础

郑永年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7月6日讯】香港回归七年,自然有政府组织的庆祝活动,但也迎来了大规模的游行。尽管对游行规模各方有不同的估计,但这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参加了游行及游行的高度组织性和其所表达的“还政于民”的政治主题。

这不仅关乎于即将来临的立法会选举,关乎于香港未来政治发展,也关乎于“一国与两制”之间的关系。在全国人大释法不容许2007/08普选之后,香港社会一直对大陆的香港政策不满。最近中央政府的一些软性诉求对香港社会有些正面作用,但并没有能够减低这种不满度。

为什么?一个基本判断就是香港市民的诉求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去年的“七一”大游行的目标是表达对特区政府表现的不满,特别是对董建华本人的不满,今年的游行的直接目标就是诉求民主了。

也应当指出,要求民主已经不再是香港民主派的要求,而正在变成香港中产阶级的普遍政治要求。这种民主要求并不表明香港中产阶级真正认为民主真的能够解决香港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不可非议,民主的要求带有一种可以称之为“香港情绪”的东西。这种情绪从哪里来?在民主化争论开始时,大陆官僚处理问题过于意识形态化和政治化。

全国人大释法之后,推行的“多讲‘一国’”的做法又有适得其反的效果。“多讲‘一国’”的政策使得香港很多人马上要被“大陆化”的感觉。

从去年“七一”大游行开始,香港社会一直处于高度政治动员的状态。连续的政治动员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运动,在香港中产阶级中间形成一种“团结感”(solidarity)。

也就是说,政治动员使得港人的香港认同感有了很大的强化。香港认同感的强化表明香港人更会同情民主派,而对大陆或者特区政府的一些做法更会反感。

团结感一旦形成,就变成了香港的大趋势。要扭转这个大趋势并不容易。这个大趋势当然对即将来临的立法会选举有很大的影响。可以这样认为,那些参加游行的人要不就是民主派的忠诚支持者,要不就是同情者。凡是参加游行的人,都会在选举中支援民主派。

社会分化相当明显

基于这个现实,大陆对香港的政策应该有个大的调整。目前的政策并不真实反映香港的现实。对香港的社会结构应当有清醒的认识,才能理顺如何调整政策的思路。

香港社会虽小,但分化相当明显。在香港的社会中,一般认为,亲大陆的主要是两个阶层的人。一是左派,基本上是社会底层。二是商人,尤其是大商人。但这两个亲大陆的社会阶层之间是有矛盾的。

资本家和社会底层的利益不可能有很大的一致性。正因为如此,他们的政治动员有天然的不足。资本家不可能全心全意地去动员社会底层,社会底层也不可能完全信任资本家,接受后者的领导。大陆想通过政治手段把这两个矛盾的阶层弄在一起,效果并不见好,而要付出的努力则很大。

香港的所谓“反对派”大多具有中产阶级的背景。这里面也包括两个主要群体。第一是受高等教育特别是英文教育的精英。他们在主要政党和社会团体中充当领导人。

第二部分人是在富裕社会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像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富裕社会成长起来的一代是“不领情”的一代。他们具有自己独立的思考。

他们把经济好处视为是应当的,也就是说,经济好处交换不了他们对民主的要求。最近一些人“香港不要仁慈的专制”就是典型的说法。

就是说,不管政府给与多大的经济好处,只要是不民主的政府,一概就是不好的。尽管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合作推出的一系列经济政策包括CEPA、自由行、泛珠江三角洲合作等对香港经济起到了非常正面的作用,但中产阶级并不领情。

中产阶级极为关键

更为重要的是,中产阶级的政治重要性不是其他阶层所能比拟的。这个阶层有很大的政治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他们文化程度高,具有很高的政治意识,又有宗教及其各种形式的社会团体作为组织载体。香港最有效的社会组织团体就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这也就是为什么民主派总是能够有效地动员市民支援的原因。

要改变香港的这种社会结构并没有可能性。大陆如何治理香港就必须顺应这个社会结构,扩大治理香港的社会基础。在香港民主化争论期间,大陆和香港民主派人士之间的较量并不是香港要不要民主化的问题,因为根据基本法,香港最终是要实现普选的。两者较量的焦点在于香港民主化的主导权。

中央政府担心,如果让香港来主导,大陆就会处于一个被动的地位,出现情况不好控制。但现在这一步基本达到。全国人大释法表明香港民主要由中央政府来主导。现在整个国际社会也在认为香港的民主化主导权在中央政府。

不过,重要的是,在争取到主导权以后做什么。如果争取到主导权以后,不去做民主化方面的事情,这种主导权就会给中央政府带来越来越多的麻烦。

如果长期得不到民主,香港中产阶级就会把目标从特区政府转移到中央政府。同时,国际社会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原因很简单,国际社会要通过香港的民主化向大陆政府施加压力,改变中国的权威主义政治。

所以,在争取到民主的主导权以后,中央政府就要开始进行自己所提出的渐近民主进程。如果香港市民看不到任何民主的希望,无论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做怎样的其他方面的努力,政治压力不会消减。

──转自《新世纪》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韦拓:从下滑到坍塌 国足告别世界杯之路
林一山:被历史选中的上一代香港人
林一山:港人何以为信念从没退后?
【名家专栏】你的口罩为什么是中国制造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乌军决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