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須擴大治港的社會基礎

鄭永年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7月6日訊】香港回歸七年,自然有政府組織的慶祝活動,但也迎來了大規模的遊行。儘管對遊行規模各方有不同的估計,但這似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參加了遊行及遊行的高度組織性和其所表達的“還政於民”的政治主題。

這不僅關乎於即將來臨的立法會選舉,關乎於香港未來政治發展,也關乎於“一國與兩制”之間的關係。在全國人大釋法不容許2007/08普選之後,香港社會一直對大陸的香港政策不滿。最近中央政府的一些軟性訴求對香港社會有些正面作用,但並沒有能夠減低這種不滿度。

爲什麽?一個基本判斷就是香港市民的訴求性質已經發生了變化。如果去年的“七一”大遊行的目標是表達對特區政府表現的不滿,特別是對董建華本人的不滿,今年的遊行的直接目標就是訴求民主了。

也應當指出,要求民主已經不再是香港民主派的要求,而正在變成香港中產階級的普遍政治要求。這種民主要求並不表明香港中產階級真正認爲民主真的能夠解決香港所面臨的各種問題。

不可非議,民主的要求帶有一種可以稱之爲“香港情緒”的東西。這種情緒從哪里來?在民主化爭論開始時,大陸官僚處理問題過於意識形態化和政治化。

全國人大釋法之後,推行的“多講‘一國’”的做法又有適得其反的效果。“多講‘一國’”的政策使得香港很多人馬上要被“大陸化”的感覺。

從去年“七一”大遊行開始,香港社會一直處於高度政治動員的狀態。連續的政治動員已經變成了一種社會運動,在香港中產階級中間形成一種“團結感”(solidarity)。

也就是說,政治動員使得港人的香港認同感有了很大的強化。香港認同感的強化表明香港人更會同情民主派,而對大陸或者特區政府的一些做法更會反感。

團結感一旦形成,就變成了香港的大趨勢。要扭轉這個大趨勢並不容易。這個大趨勢當然對即將來臨的立法會選舉有很大的影響。可以這樣認爲,那些參加遊行的人要不就是民主派的忠誠支持者,要不就是同情者。凡是參加遊行的人,都會在選舉中支援民主派。

社會分化相當明顯

基於這個現實,大陸對香港的政策應該有個大的調整。目前的政策並不真實反映香港的現實。對香港的社會結構應當有清醒的認識,才能理順如何調整政策的思路。

香港社會雖小,但分化相當明顯。在香港的社會中,一般認爲,親大陸的主要是兩個階層的人。一是左派,基本上是社會底層。二是商人,尤其是大商人。但這兩個親大陸的社會階層之間是有矛盾的。

資本家和社會底層的利益不可能有很大的一致性。正因爲如此,他們的政治動員有天然的不足。資本家不可能全心全意地去動員社會底層,社會底層也不可能完全信任資本家,接受後者的領導。大陸想通過政治手段把這兩個矛盾的階層弄在一起,效果並不見好,而要付出的努力則很大。

香港的所謂“反對派”大多具有中產階級的背景。這裏面也包括兩個主要群體。第一是受高等教育特別是英文教育的精英。他們在主要政黨和社會團體中充當領導人。

第二部分人是在富裕社會中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像在世界上其他國家,富裕社會成長起來的一代是“不領情”的一代。他們具有自己獨立的思考。

他們把經濟好處視爲是應當的,也就是說,經濟好處交換不了他們對民主的要求。最近一些人“香港不要仁慈的專制”就是典型的說法。

就是說,不管政府給與多大的經濟好處,只要是不民主的政府,一概就是不好的。儘管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合作推出的一系列經濟政策包括CEPA、自由行、泛珠江三角洲合作等對香港經濟起到了非常正面的作用,但中產階級並不領情。

中產階級極爲關鍵

更爲重要的是,中產階級的政治重要性不是其他階層所能比擬的。這個階層有很大的政治動員能力和組織能力。他們文化程度高,具有很高的政治意識,又有宗教及其各種形式的社會團體作爲組織載體。香港最有效的社會組織團體就是在他們的控制之下。這也就是爲什麽民主派總是能夠有效地動員市民支援的原因。

要改變香港的這種社會結構並沒有可能性。大陸如何治理香港就必須順應這個社會結構,擴大治理香港的社會基礎。在香港民主化爭論期間,大陸和香港民主派人士之間的較量並不是香港要不要民主化的問題,因爲根據基本法,香港最終是要實現普選的。兩者較量的焦點在於香港民主化的主導權。

中央政府擔心,如果讓香港來主導,大陸就會處於一個被動的地位,出現情況不好控制。但現在這一步基本達到。全國人大釋法表明香港民主要由中央政府來主導。現在整個國際社會也在認爲香港的民主化主導權在中央政府。

不過,重要的是,在爭取到主導權以後做什麽。如果爭取到主導權以後,不去做民主化方面的事情,這種主導權就會給中央政府帶來越來越多的麻煩。

如果長期得不到民主,香港中產階級就會把目標從特區政府轉移到中央政府。同時,國際社會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原因很簡單,國際社會要通過香港的民主化向大陸政府施加壓力,改變中國的權威主義政治。

所以,在爭取到民主的主導權以後,中央政府就要開始進行自己所提出的漸近民主進程。如果香港市民看不到任何民主的希望,無論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做怎樣的其他方面的努力,政治壓力不會消減。

──轉自《新世紀》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韋拓:從下滑到坍塌 國足告別世界盃之路
林一山:被歷史選中的上一代香港人
林一山:港人何以為信念從沒退後?
【名家專欄】你的口罩為什麼是中國製造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抗議嚇壞中南海?清華稱政策要變
【新聞看點】十多城爆白紙運動 百校學子抗爭
【菁英論壇】利用病毒恐懼控制 習清零騎虎難下
【晚間新聞】抗議潮席捲中國 民喊「共產黨下台
【環球直擊】廣州女大學生墜樓亡 母親要真相被打
【全球新聞】大陸抗議蔓延 海外華人聲援 多國關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