栅外人给栅内人的歌

——给那几位先后身陷囹圄的朋友

侯文卓

标签:

恍惚间,我依然看到你的笑容,
你温柔的目光中仍然燃烧着平日的激情,
转瞬间,却已经不见你的踪影,
你到底去到了哪里?

我漫步街头,
飘落的雪花冻成了冰块,
出租车还在疯狂地鸣笛;
人们在窃窃私语,但,走近时,他们却散开了;

这个岁末的北京寒风刺骨,
你那个地方有暖气吗?
我周身被悲凉之气包裹着,
但,却只想给你唱一首温暖的歌

你身在栅内,但是,谁又能比你更自由?
你搏击的身影,
俨然是正义的一把剑,
是划过夜空的灼目的闪电

你是一只狂野的刺,
会扎破四周所有的假面,
你是草原的野火,
纵容你,你就会烧掉那无边的荒凉——
你成为先进文化的恐怖分子,
你让生产力露出背后的狰狞,
你让伟大呈现卑鄙,
让正确看起来愚蠢,
你让那华彩的盛宴之所变成了动物的庄园

所以,你必须消失——
就像十五年前一样

我来到长安街
穿过高楼,小贩,黑衣警察,洋人和中山装;
火车站旁,
我注视着地道里横卧的蒙冤者、流浪者,听听披挂白布的诉说;

我不为你流泪,
因为我看到你的女儿身上的倔强,
看到你儿子行动中的刚毅,
还有你妻子泪光中的信任

我不为你哭泣,
阻隔我们的也只是一道窄窄的栅栏;
我只想为你点一只蜡烛,
我要为你歌唱,
唱那首你喜爱的笑傲江湖
我要赤裸了身体在雪地里飞舞
让冰雪也成为舞蹈的伴娘
让寒风刮走外衣,还有耻辱的苟活——
让面具和谎言在风雪中破碎,
让那些失落的烟蒂也聚敛成一束火炬

我走过那间我们常喝酒的咖啡屋,
人头攒动,杯盘交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收音机里在谈着印度洋的海啸,
昨夜又一次煤矿事故,和一曲古老的东方红;
新年的钟声快响了——
我依然在街边走来逛去,却不过是想问一个简单的问题——
告诉我,忙碌的人们,
谁知道,你到底去了哪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相关新闻
易大旗:最后的北京(之二)
伪火与瘟疫
伪火与瘟疫 人气 1
闻欣:钱学森为何拒绝反对法轮功?
【网海拾贝】中共亡美之心不死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不忍士兵睡车库 川普开放自家宾馆
【唐青看时事】习近平五军压境 拜登蒙在鼓里?
【解密时分】诺查丹玛斯预言:彭斯和美国大选
【时事纵横】史无前例 美两总统同时遭弹劾
【远见快评】蓬佩奥暗示参选?拜登施政遭批
【解密时分】美国对台军售十大利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