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异国器官移植 搬上小学教科书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7日讯】〔自由时报记者洪瑞琴╱台南报导〕异国器官移植真实故事搬上国小六年级教科书,担任高雄县凤山市文山国小老师的作者黄招荣,将“活生生”的教材带进校园,真人现身说法宣导生命教育,推广器捐观念。

翰林出版社选编的九十三学年国小六年级国文第五课“大爱精神不死”,故事主角黄招荣将换肾重获生命喜悦的感恩化为文字。该教材全国发行量八万二千多册,加上师长家长,至少有九万人读过这个故事,每一个都可能是宣导种子落土生根,散播爱的力量。

“读杜甫、李白的诗,作者已作古千百年,而我人还活着。”黄招荣总会露出手臂上的瘘管,让学生触摸他那身上明显血流速颤动,刹那间像似被“电”到,鲜明讲述他活得辛苦的历程,劝勉学子更应该好好珍惜生命。

目前是凤山市文山国小科任老师、主授台语乡土课程的黄招荣,已跑遍廿多所教会与小学,为器捐生命作见证。

故事发生于十四年前。毕业于台中师专的黄招荣人生正要昂扬起飞之际,却罹患尿毒症,对于当时年仅廿三岁的他而言,必须长期依赖洗肾维生,如同被宣判无期徒刑,万念俱灰。

民国八十五年,一名来台南安顺教会当义工的美国女孩依丽莎白不幸车祸,她的父亲韦伯医师千里迢迢赶来,竟是爱女脑死噩耗,仍无私大爱签署器捐同意书,捐出全部可用器官,黄招荣即是其中一名受赠者,得以告别五年多的洗肾折磨。

“民国七十九年底,医生宣布我得了尿毒症,我必须每周三次洗肾才能活命…从那天起,我的人生好似槁木死灰,生命失去希望与快乐。”“因为痛苦就在我的身上,天地间我无所遁逃”、“内心的痛苦与不甘心,就像烈焰巨火般燃烧,怎一句痛苦了得。”

“一天,台南成大医院打来紧急电话,征询我是否愿意接受肾脏移植?我当下就同意,内心又喜又怕…火速驱车前往,心里不断涌出这样问题:‘捐肾的人是谁?他是什么原因走完人生全程?’…我一定要到他坟前告诉他,我多么感谢…。”

“依丽莎白的一生,就像基督长老教会的精神徽章一样‘焚而不毁’。虽然依丽莎白的躯壳已经火化了,但是她的精神,却长留在我的生命中,也长留在很多人的心中,这是火化不掉、永远不毁的…。”

这篇文章荣获全国身心障碍文艺奖,一路陪他度过人生转折的台中师院教授黄声仪、为他进行移植手术的成大医院外科部主任李伯璋深受感动,将文章刻制为成医器捐大爱纪念区壁文,诉说着一段大爱与永恒的故事。

曾有一名因车祸造成半身残废的青年,在大爱纪念壁文前痛哭并加入器捐同意卡签署行列;因为坐在轮椅的他,一直觉得自己窝囊没用,活在别人施惠下,这才顿悟他的生命也能找到尊严,赢得世人缅怀。

黄招荣表示,传述是他有生之年能尽之事,报恩于依丽莎白大爱外,也帮助正受苦难等待器捐的洗肾患者,只要多一个人认同与行动,将来就有更多患者与家庭获拯救。

黄招荣愿捐大体 延续生命喜悦

记者洪瑞琴╱专访

依丽莎白的一枚肾,不仅救了他,也救了全家人。

她的骨灰撒在台湾土地,“焚而不毁”精神长留世间,黄招荣迄今仍于每年复活节回台南安顺教会纪念花园追思恩人。

现在的他,等待第二次换肾,盼望一丝渺小奇迹,更盼器捐观念从小学教育扎根,故事流传广布,器捐来源多一个机会,别人就多一个圆梦希望。

站在成大医院一楼大厅的大爱纪念区,黄招荣欢喜地交代家人,“将来有一天,可用器官捐出去,躯体留给解剖教学用,用不着火化,我的墓碑就刻在这纪念名牌上。”

黄招荣说,以前每次洗肾完拖着疲惫身子回家,看着年迈母亲,往往生死盘旋脑海,只能面向无尽的天际,拨开衣袖,过去洗肾打针穿刺痕迹,沿着手臂动、静脉密布成二条明显凸沟。他说,这是他的生命线,也是无法挣脱的枷锁。

洗肾过程所承受的身心煎熬,绝非外人所能体会,因为体内残留毒素,皮肤与嘴唇四周暗沉,说话时还有尿骚味,特别是冬天皮肤干燥,只要稍微流汗或稍一饮食不对,身上奇痒无比,像有千万只虫在叮咬。

黄招荣说,早年一般人对尿毒症有错误认知,以为是纵欲过度“败肾”或活不久了,周遭人的眼神、言语避之惟恐不及,甚至有些年纪相仿的未婚女性,深怕关心被误解会让他萌生追求之意,刻意排挤他。

他明白大家只是因为“对这个疾病误解与畏惧”,可是一次又一次无形伤害,自尊心一点一点被吞噬,愈让他钻入自卑、黑暗角落。

早期没有健保,两万多元薪水,几乎一半花在洗肾医疗费,不论刮风下雨,每周三次,来回骑机车三十七公里路程去洗肾;黄招荣说,因为洗肾瘘管禁不起摔跤弄伤,他后来才贷款买汽车代步,“别人买车为逍遥游,我却为了苟延残喘”。

那时他每天只注意自杀新闻,仔细专心研究“用什么好方法,可以死得迅速又不痛苦”,只是实在没有勇气去自杀,父母亲及兄长的疼爱,不忍心伤害他们。

日子就这样在反复徬徨中一天天逝去,活着像半个废人;唯一慰藉,是从教学中获得自我价值肯定,暂时不用理会大人现实世界。

好不容易遇上相知相惜女友,交往多年论及婚嫁,才知彼此是六等表亲,加上无法克服的种种因素,刻骨铭心的爱情没有结局,他真恨老天开他一个无情大玩笑。

换肾后,他有了婚姻伴侣,但仅维持一年五个月;一年半前,也因换的肾功能衰竭,再度依靠洗肾机。

重新回到洗肾的日子,黄招荣没有怨天尤人,更有一份宣扬生命真谛的使命感,坦然积极面对未来。

他说:“之前的不甘心,是因为人生空白;恋爱、婚姻、出国旅游、取得硕士学位,不敢奢求而逝去的年轻梦想,都在换肾重生后追回来,青春不再有悔。”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1-27 2: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