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总理亲批无效? 湘乡市医疗事故频传

标签:

【大纪元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继2002年夏天喧腾一时的《少年之死惊动共和国总理》疗纠纷案,湘乡市人民医院再次因为医疗疏失扼杀一名20岁的少女。纯朴的农村女杨燕飞从就医到死亡不到三小时,但因为恶势力的渗透,围绕在花季少女之死的是重重的黑幕与无尽的叹息……

农村少女惨死院无人里

2004年10月24日这一天,对纯朴老实的杨英石来说,是一辈子无法抹平的伤痛。杨英石老人住在湖南省湘乡市栗山镇白竹村1组,育有一儿一女,在乡下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

他20岁女儿杨燕飞因发热、头痛、恶心,在乡村医院诊治。因为发烧不退,10月24日早上,体温又升至40℃,中午在父亲杨英石、男友周明清等陪同下坐车到湘乡市人民医院就诊。

下午3时,杨燕飞病情好转,喝了糖水,想吃香蕉,要男友周明清去买香蕉(香蕉摊就在院门口),可是周成清买回香蕉赶到病房,女友已成针下之鬼。

据湘乡市人民医院病历资料记载:“就诊时间10月24日12点20分,主诉发热5天,神志不清1天,查体温40℃……,13:00急诊入院输液输氧,13:10医嘱给以复方氨基比林2ml立即肌肉注射。”

周出去后,护士见液已输完,于是拔去输液管,在输液针头上接上注射器静脉注入小针药水(即2ml复方氨基比林),只注入一半时,陪护的婶娘陈青兰见患者呼吸突然停止,立即告之护士,该护士继续注完剩余药水后离开病房。约30分钟后,该护士喊来另一护士给以按压胸部,此时患者没有反应早已死亡。于是,护士麻利地收拾好针头等医疗器械,迅速离开了病房。死亡过程不到两分钟。

记者采访到死者杨燕飞婶娘陈青兰。

记者:请问杨燕飞只是一般病情住进湘乡市人民医院吗?你一直都照顾她吗?

陈青兰:是的,她在家里发烧不退,在乡下医院看不好,才去城里医院。都是我照顾她,当时,护士给她静脉注射一半的时候,我就看到燕飞呼吸突然停止,就告诉护士说,护士不理我,继续打完就走了。后来该护士喊来另一护士,在燕飞心口按压胸部,没有反应。护士就走了,没有任何人来理我们,我大伯杨英石急得躺在地下打滚,又哭又喊,也没有任何人医生跟我们解释,燕飞就这样冤死了。

老父亲呼天喊地也无法叫醒爱女

24日下午3点,杨燕飞死亡后,一直没有人理睬死者家属。杨燕飞父亲杨英石向院方索要给女儿打针的针头、药水,院方说针头等会传染,已销毁。病历也不给。

25日上午九点,保卫科长成小平带着一群身份不明的人想强行抬走尸体,杨英石抱着女儿尸体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悲泣声,尽管悲声震天,泣声揪心,但都无济于事。

保卫科长吼道:“老子喊几十个溜子打死你!”(溜子即湘乡人对黑社会人员的统称)。于是这帮人钳住杨的双脚倒拖100多米,同时将他女儿的尸体迅速抬入太平间锁住。

医患双方协商未果遭到黑社会惨殴

25日晚,因为杨英石一家都是乡下人,没有读过多少书,死者叔叔就邀请在长沙工作的朋友王志坚,与他们一起参加医患双方的协调会。在场的有该院副院长陈湘平和湘乡市公安局昆仑桥派出所的警员(派出所与医院仅隔一条公路)及死者家属等人。

陈对死者家属表示“同情”后,并无道歉之意,说:“杨燕飞的病历资料及针头等都有,院方只出400元的赔偿,尚欠的医药费(几百元)也不要了”。杨英石提出请院方提供冰棺保存尸体再作解剖。陈又爽快地说:“好,院方只出解剖费的一半(即2000元),至于冰棺,院方没有条件提供”。王志坚立即反驳陈:“即使要解剖,也是由院方出全部费用,因为医疗事故争议的举证是倒置的”。陈答应:“好”。

这时室外来了十几个穿花衣,身上有刺青的青年大叫:“搞死这些杂种”,这些人的头与保卫科长交谈后拿起手机:“再来几十个弟兄”。几分钟后,死者家属告诉王志坚,医院里进来了几十个手持刀棍的人。他们不得不离开会场,当晚协商未果。

应死者家属之请,王志坚写了一篇《花季女儿被医死医德何在人民医院雇黑帮生道何存》为题的文章,将他的所见所闻以杨英石的名义写成书面材料向湘乡市委及几大媒体报导。因这份报告,激怒了中共湘乡市委书记谭文生,谭书记对有关领导作了如下指示:不解剖尸体,立即火化,不赔偿死者家属,民政救济也不行。这更让医院有无过失的‘保证书’,院方根本就无意对待杨燕飞之死负责任。

26日上午,死者家属及部分邻居约十来人,准备抬回死者尸体,因为他们彻底对医院失望了。中午12点,杨英石叫亲属到医院食堂用餐,并申明饭费在赔偿款中扣除。

几位亲属还未走进食堂,早已准备好的黑社会人员用灭火器、铲子、铁棍将死者家属等十多人打得遍体鳞伤,死者的婶娘陈清兰被打后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被抬入院紧急抢救。邻村村民王升耀和被打的杨广良、杨正良等八人被昆仑桥派出所(0732-6771724.6768225)抓走,王升耀等四人均被行政拘留15天。

记者:陈小姐,你可以说说当天的情况吗?

婶娘陈清兰:可以。村民都不相信燕飞好端端的就这么走了,很可怜我大伯,就自愿过来帮助抬回尸体,也想听听医院的解释,想不到连饭都没吃,就遭到痛打跟拘留。我当时被打昏迷不醒,被送到这家医院的急救室,他们还不肯收我,把我赶出来,我是被其他医院救活的。

记者:医院态度怎样?

婶娘陈清兰:非常恶劣,欺负我们是乡下人,难道穷人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记者采访到陈院长(13973214389)。医院电话(0732-6788201)。

记者问了几个问题:

1. 请问贵院在处理杨燕飞的医疗事故中没有人为疏忽吗?
2. 医院医死人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3. 当日值班的医疗人员没有任何惩处吗?
4. 医院有否对死者家属感到报歉呢?
5. 保卫科科长成小平的行为是否违法?请问院长做如何解释?

陈院长都没有正面回答我所有的问题,也没有对这件事感到抱歉。只是用官僚的话告诉我,死者家属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一切问题,他不愿发表任何看法。

尸体解剖鉴定结论

杨燕飞死亡后20天,湘乡市司法局委托武汉同济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教授张益鹄、陈新山,研究生朱方成会同湘潭市公安局法检所对死者尸体进行了解剖病理检验,前者的鉴定结论为:“死者杨燕飞系在患支气管肺炎治疗过程中,被静脉误注复方氨基比林引起过敏性休克死亡。”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共同参与尸体解剖,有着同样尸检标本的湘潭市公安局法检所竟然拿不出检验鉴定结论,死者亲属向他们索要结论时,答复是:要湘潭市卫生局研究后才有结论。

白发人送黑发人杨英石一家处境可怜

20岁的少女含冤而死,杨燕飞惨得享用不了一柱香、一张纸钱,男友不能瞅一眼,老鼠却大肆横行在她僵直的身躯上。她家贫如洗,20年第一次到县城,却一去不回,长到20岁,没有照过一张相。父亲连10元冥纸钱都拿不出。

尸体抬出太平间时,死者的叔叔杨广良、杨志良、杨正良、婶娘陈青兰泪如泉涌,死者之父杨英石哭得呼天喊地,昏死在地一个多小时,后被村民抬上车运回家。医院旁无数围观百姓哭声一片,目送着屈死的冤魂远去。

她母亲已哭得奄奄一息,86岁的祖母哭得快瞎了,村民们说,她们都熬不过春节。杨英石沿家沿户下跪求援。

死者婶娘陈青兰告诉记者,她大伯由于失去爱女,现在有点神智不清,都无法正常工作,死者母亲跟奶奶现在都不省人士,可能也快不行了,死者还有个弟弟才16岁,因为家里穷困,已经没有读书了,真的很可怜。我们只是乡下人,没有读过多少书,也不会讲话,请政府给我们一个公道,我们也心满意足了。

见义勇为确被非法拘禁

王志坚虽不是杨燕飞死亡的见证人,却目睹了比死亡更恐怖的场面。他因帮死者家属写控诉书,被非法拘禁,时间长达10小时之久。因是死者家属推选的协商代表之一,参加协调会,也被不明人士挟持到昆仑桥派出所,至晚上10点才由治安大队释放。

王志坚告诉记者,他亲眼目睹医院处理整个过程,如黑社会在欺压可怜无知识的老百姓,就因为他们无权无势,任人宰割。他说他跟死者家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他曾替人申冤过,这次是再次帮忙。让他感觉这个国家的权力机构太可怕了。

记者:您是一位非常有善心跟正义感的人,现在在中国社会像您这样的人不多了,经过这一事件您有什么感想?

王志坚:让我看到中国医疗制度,让医院成了杀人的屠场,医院宁愿用钱去打通关系,为自己脱罪,也不愿负法律责任,也不承认自己错了。农民没有钱,没有文化,也只有自认倒楣。一条人命才赔400块人民币,你说可怜不可怜。

记者:您现在人身是否安全?

王志坚:经过这些事,我们全家都搬到别的地方,一般都不敢单独回湘乡,要回去找人陪,或偷偷摸摸的回去。

黑社会当道湘乡市政府因负主要责任

当年李星特惨死湘乡市人民医院,因为朱总理的两次亲自批示,而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但据了解李星特惨死四载均未开庭,老父上京找律师竟被收容。

王志坚告诉记者像杨燕飞这样的事故只是冰山一角。在去年上访案件中,湘乡市在全国排第一,个别领导对待群众的上访和各种社会矛盾不是调查研究,妥善解决,而是采取高压手段。湘乡市政府因负主要责任。镇压即先失民心,继失天下。

2004年7月,22岁妇女王兰芳一月未来月经,到湘乡市中医院检查,医师检查后说她有妇科病且开了中药,但越吃越坏,她又到另一家医院复查,结论是“已怀孕”,但胎儿已不能正常发育。家人去医院说法,结果被二十多个黑社会打得遍体鳞伤,围观群众呼声震天,自发反黑。三个多小时后市政府才来人“制止”。

2002年10月21日下午,孕妇魏海英到市妇保院作剖腹产,孩子顺利降生后1小时因院方过错死亡。

2003年9月14日,东郊乡22岁孕妇李素芬在妇幼保健院分娩时因院方过错被切除子宫,子宫被院方毁掉。

今年9月,东山办事处一21岁孕妇在妇保院分娩时被切除子宫,院方赔8000元“了结”。

2004年11月4日,湘乡市房产局雇黑60余人强制拆迁,打伤多人,制造了震惊湘乡的“114”惨案。

湘乡的多条道路运输权已控制在黑社会手中,2004年8月25日爆发了三百的士堵路反黑大行动。其他小的自发反黑行动不计其数。(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烟囱
悠扬的一把吉他
长泽雅美 森山未来爱相互赞美
B型流感持续发威  有人小腿酸痛到难以走路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要改对美策略?孙大午视频引热议
【新闻看点】北京疫情爆发 全国叫停体育赛事
【十字路口】灾民怒轰党官 中共奥运场上怪象多
【财商天下】中共推高钢价 趁火打劫?
【有冇搞错】香港的“世界级笑话”
【横河观点】奥运中另类抗议 美溯源报告有新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