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政府失误民企买单——一个来了就被套牢的城市

人气 108
标签: ,

【大纪元10月30日讯】据官方说:地球上有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而笔者观察:那是一个来了就走不脱、来了就被套牢的城市。

2006年3月,六四天网、博讯等披露[服刑贪官马建国驾乘宝马];4月,四川省检察院立案侦查,9月,马建国被公开审判;10月14日,马建国收买的省川西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巫邦志涉贿187万判15年。

而当时金牛区副区长马建国操刀的西南阀门管件市场拆迁遭巨额损失问题,尽管业主上告后得到张中伟省长批示,但金牛区政府至今仍然没有解决,成都市政府也不能有效履行监督责任。

政府规划建设 变脸就是违法建筑

位于成都市茶店子三环路边的西南阀门市场(原成都少儿用品大市场)建设具有合法手续。

互利互惠,投资者总是上当于甜言蜜语

1993年,金牛区委、区政府发布了金牛区委发[1993]40号文件——《中共成都市金牛区委区政府关于加快建设“西南第一村”的十条优惠政策》——第一条承诺西南第一村的“土地实行统一规划开发、统一代办征占、统一缴纳税费、统一管理实施。其基建指标实行计划单列。”

正是这个文件中的优惠政策才把业主从双流县吸引过来投资建设。其次,建设项目有成都市金牛区计划经济委员会审批的《金牛区一九九四年自筹投资预备项目计划》;《成都市规划管理局建筑管理审批表》,已经处长和局领导“同意”并签字,规划局《定点通知书》已规划定点,并且画定建设红线图打桩定点,怎么可以说是违法建筑呢?

马建国主持拆除工作 近百名防暴警察督阵

西南第一村招商办建议采取先租后征的办法,有偿使用跃进村土地40亩实际使用16亩,缴纳土地规划费40万元。但在业主投下巨资后,金牛区委、政府未履行代为征用土地的承诺。因此,用地的问题也不在业主而在政府。

而当时金牛区副区长马建国主持拆除工作,金牛区政府建设局陈局长督阵,西南阀门管件市场偌大的框架楼房说拆就拆,拆之前并未给业主正式的书面通知,也不听申辩,近百名防暴警察督阵,推土机推倒围墙。

被拆大半的1号楼[左]对比保留的2号楼

西南阀门市场建筑刚被拆两天,跃进村企办的负责人钟小东通知业主说可以不拆了,只退15米就行,而西南阀门市场按规划,原已退够20米。可是全框架的建筑已被拆烂,把民营企业的财富当儿戏。

政府决策失误 商家承担经济损失

1995年,在西南阀门市场建设中,业主已经按照当时的三环路规划将建筑后退20米(有规划局画定的红线图并打桩),2002年政府决定将绿化带宽度加宽为50米。政府修改规划属于政府决策失误,怎么该由商家承担经济损失呢?

当时拆除时,金牛乡书记张明英说:“你们几个企业先拆,今年三环路沿线拆一半,2003年拆完。”并不听企业申诉。可是时至现在,三环路沿线的建筑除了跃进村的几户企业外,其余地段都未拆迁。再次证明西南阀门市场等几个企业是被错拆了。显然,区政府应承担决策错误的经济责任,才能取信于民。

而当初拆除时称是为三环路建50米宽绿化带,可是,拆除后并未认真绿化。撤除后,致使企业腹背受煎熬。市场建设时的大笔债务还未偿还,债主追债;市场拆毁后,商家撤离本已损失很大,商家又状告市场,法院已判西南阀门市场赔偿商家的损失。

张中伟省长批示 金牛区政府当皮球踢

张中伟省长批示

在张中伟省长批示后,省政府和市政府信访办领导在金牛区组织了一个座谈会。会议中省市信访办领导说,现在再争论谁的责任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时间太久。现实的作法是金牛区和西南阀门市场坐下来协商赔付金额,因为双方差距太大——政府只同意赔130元/㎡,而西南阀门市场要求赔1200元/ ㎡。双方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协商,争取达成一个折衷的方案,实现安定团结。

马建国代表区政府表态,执行省市领导指示,责成金牛乡和跃进村尽快与我市场协商。最后让西南阀门管件市场负责人谢志树表态同不同意协商,谢表态说,同意协商,但不能太亏。

欺上瞒下的《议事纪要》

可是,金牛区信访办写的《议事纪要》(2004年第一期)只字不提协商赔偿的事并诬谢志树为“自动拆除”。事后西南阀门管件市场多次要求与政府协商。可是,他们要么推乡上,要么推村上,可是乡上、村上又说没有得到指示,将业主当皮球踢。

采访中,企业家强烈要求金牛区政府拿出诚信来,他指出:“我们在2002年8月18日被成都市金牛区以违法建筑强拆6800㎡框架楼房,致使商家撤离、市场倒闭,企业经济受到极大损失,职工失业。直接经济损失(建筑成本)500余万元,金牛区政府的行为是在摧残民营企业。

如果我们市场不被撤,会有很好的经济效益,无论国家、企业和我们职工都会有很好的收益。因为我们被拆的是正在运营的批发市场(商铺),我们要求赔偿金额为1200元/㎡。而成都市青羊区被拆的无任何手续的住房赔偿为830元/㎡,商铺赔偿为1200元/㎡。”

成都——来了不想走还是走不脱的城市

客观地说,“一书两证”是现在的标准,用这个标准去衡量90年代初的、得到当时政府批准的行为是荒唐可笑的,会带来很多矛盾。

据官方说:成都,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是投资发财的最佳选择。

我细心观察10年后发现,成都是一个来了就走不脱,来了就被套牢的城市,轻则,你的票子已经落入陷阱;重则,锒铛入狱家破人亡。

从树立成都政府信誉,防止因躲避成都贪官污吏而导致的资金继续外逃,我们希望当局妥善处理拆迁民营企业的损失,真正把成都建设成为“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或者,至少建成一个来了就走得脱的城市。

(转自[六四天网])(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黄琦:静坐示威护厂2年多无人过问
博大推出新书《中国民企维权第一案》
【专访黄琦】维权互动双赢—朱镕基介入、国安冲突内幕
四川泛蓝联盟双十举行纪念活动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广州传下死令 G7欧盟溯源火烤世卫
【秦鹏直播】《无间道》恐成绝唱 疫苗大战打响
【小宇宙传说】男孩天堂一游 带给您新的思考
【拍案惊奇】北京封9区 学潮蔓延 党媒喊监督中央
【财商天下】白鹤滩水电站 抄到世界第一
【珍言真语】黄浩铭:中共治港拟走出地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