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助破案遭劳教 继遭绑匪恐吓警察毁容

标签: ,

【大纪元11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 33岁的广东深圳市民蔡光武,2005年9月18日到北京上访,第二天就直奔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处。当时在203室的法官只听他说了大致情况,就一挥手说:“回广东去解决。”蔡解释道:“我不敢回去,在深圳有生命危险才到这来的。”该法官立即打电话叫来两人。

那两人一进来就拳脚相加,将蔡打倒在地,脚踩在他身上……。蔡对他们说:“我不是来打架的,你们这样打我,会出人命的。”一打人者指着蔡的鼻子说:“中国这么多人,打死几个像你这样的算什么?”蔡光武强忍着眼泪离开那里。

见义勇为反遭劳教

2000年,蔡光武在深圳市南山区内环路与朋友共同经营一店铺。7月的某天,偶知钟某将伙同他人绑架一名裘姓老板的女儿,打算勒索500万元。蔡和朋友商量后,设法将此事通知了裘,叫其小心。

裘得知消息后立即报警。蔡又协助福田区天安派出所制止了犯罪,并带领警方抓捕绑架嫌疑人裘的司机李某和钟某。

蔡光武对记者表示:“怎么也没想到,协助派出所破案后,办案的干警于奎拿出一张刑事拘留表让我签字。我想问个明白,几个警察就拳打脚踢,暴打一顿,然后强迫签字。我被枉法裁定为‘绑匪预备犯罪’,劳教一年;而真正预备绑架的李某、钟某则逍遥法外,因为李某的胞兄夫妇分别是某海关高层领导和区政府领导。”

“在深圳市银湖劳教所期间,没有人身自由,一天劳动至少15小时,经常多达17小时,且无休息日,一个月仅发10元工资。”

被逼告状申冤 遇法院推委

无端被冤判劳教,蔡认为自己在名誉、精神、健康、经济各方面的损失无法计算。刚从劳教所出来时,他找到于奎,想要回遭到扣留的身份证和BB机,于奎不但不归还,反而更残暴的殴打蔡。

在深圳若无身份、暂住证就是黑民,无法在那里生存。蔡因要不回身份证,又险被警方打残,只好走上告状申冤之路。

蔡先后在深圳、广州、湖南的法院状告深圳福田公安分局(天安派出所的法人)。深圳的法院以蔡的户口在湖南为由不立案,湖南的法院又以事发在深圳为由不受理。

蔡表示在深圳无律师敢为他代理,在广州找到一律师有意向代理,可当蔡交了一笔3,000元的订金后,再也找不到该律师了。

先遭绑匪恐吓 后被警察毁容

据蔡光武透露,真正的绑匪李某是个神秘人物,其同伙钟某经常打电话恐吓他。蔡每换个住处时,电话号码只告知法院,连好朋友都不知道,但钟某还是能给蔡打通电话。钟还时常带几个人在蔡暂住的地方附近游荡,蔡住在哪,他们就会出现,致使蔡的朋友没人敢再收留他。蔡因人身安全受威胁,曾申请司法保护,司法机关则不予理睬。

蔡对记者表示:“从劳教所出来后就无生活来源了,只得倾自己所有积蓄,争取最基本的人权。先后到七家法院九次诉讼,结果看清了深圳警匪一家、官匪勾结,欺压无权无势弱势百姓的司法系统不可能给我公正。”

“走投无路、生不如死了,就想自杀了却余生。我到福田分局,要找局长谈我是被冤判劳教的,局长就是不见我。我当时决定一死了之,拿出刀来要自杀,分局的一个警察过来要把刀拿走。我拿着刀放在脖子上不动,他来拿时,我也没做任何反抗,可他拿走刀时却故意在我脸上划了一刀……”

“当时我还是被戴着手拷送到医院的,在医院我无钱付费。脸部缝合时,麻药未打足,还没完成手术,麻醉期就过去了,在无麻醉状态下,几个人按着我缝针……总共缝了50多针,手术前后失了很多血。”

“被毁容致残,冤上加冤,因没钱而无法做司法鉴定。自己也因彻底绝望,五次自杀未遂。”

最终以撤销劳教打发

直到2005年8月18日,深圳市中级法院对此案终审判决:确认蔡无任何绑架预备、参与行为,撤销劳动教养决定。蔡认为这就足能确认将其劳教违法。

但法院同时又根据 1957年由国务院颁发的“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第二条,判决“劳教是安置就业,其行为不是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所以依此“法”,驳回蔡要求赔偿、安置、恢复名誉、追究问责当事人的一系列诉求。

2005年9月8日是深圳公安局长接待访民日,局长李锋对蔡的答复是:被人追杀、电话威胁生命安全的事正在调查;赔偿、安置、恢复名誉、追究问责的诉求不予受理。蔡等了四个多月,打去电话询问调查结果,对方回答:“还在调查中。”

记者致电天安派出所,接电话的警察表示,于奎早已调走,当时的所长也升官到福田分局任职。如果要查某人的案底,需持证件亲自到派出所查,否则不予受理。

记者致电深圳市中级法院,官员表示,判决撤销劳教就是判决了,再没我们法院的事了。记者问:“判决的本身就表明当初判定劳教是非法的,可法院为何不依法审理原告的正当诉求,还受害人公正?”官员答:“你想干什么?找律师去咨询,要不到法院来说。”即挂断。

记者打深圳公安局长办公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在北京疑问更多 盼有答案

蔡来到北京,继在最高法院挨打后,他又先后去了公安部信访办、中纪委信访办,上述两个单位告知:“这不属我们管。”就不再理睬、接待他,而全国人大信访办的接待人员则表示,不相信有此事发生……最后也不了了之。

蔡曾两次去天安门举牌喊冤,分别被群警殴打并拘留10天、7天。北京警察说:“敢在我们的地盘上闹事,我们就收拾你,下次劳教处理。”

蔡在受访时表示,不管在哪,那些当官的都不把访民这个弱势群体放在眼里,没人理你,更不想听听访民说什么。他脑子里有诸多的疑问无法找到答案:

“高压下,强迫人劳动怎么不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又怎么会是就业呢?劳教等于就业,谁愿意打这份工?”

“在这个国度,见义勇为协破大案,反被劳教、殴打、关押、拘留、追杀、毁容致残、劳教撤销后无赔偿、不恢复名誉、不追究法律责任,此案例蹉跎了六年多,都得不到依法、公正的处理。”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社会?何为构建和谐社会?何为社会公平正义?什么是以人为本?难道当今政府所宣导的法制社会就是这样滥用国家公权来伤害公民的合法权益吗?”

记者:“在北京一年多了,有什么感受?”

蔡:“到北京来看到比我更惨的多的是,由开始的震撼到后来就麻木了。比起那些捡东西吃的访民,我还算行。需要帮助的人真是太多了,有命案的、有老弱病残的,最需要帮助,先帮助他们吧。现在老百姓哪有不骂共产党的呢!”(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件出现转机
国际压力 中国盲律师案发回更审
教产被天水地方政府侵占 教徒静坐维权
北京新房售价涨幅中国第三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共产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马克时空】藉“机”摸透Su-30 印日年底进行联训
【珍言真语】潘焯鸿:港发人民币债券 考验富豪
【舞蹈三剑客】意外发现:京剧挑战
【新闻大家谈】法国参议员李察访台幕后故事
【未解之谜】失而复得的孩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