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堂.千顷堂.大岳流芳

张三 撰文、摄影

人气 30
标签:

今日带另一批学友会的人聚餐,她们想去吃水来青舍,同上次的行程,先在中坜红楼集合,过年期间我已经在旁边的大楼上,在八楼阳台往下拍了几张红楼的鸟瞰图,这样也就够了,先去观音八卦窑,路上有个种菜的ㄚ婆,从大溪的南兴嫁来已近五十年了,我们简单的问一些烧窑的步骤,看看附近的田园景色,中餐仍旧在水来青舍吃素食。


我到时看到路边还有一部游览车,是南部某寺庙的法师执事信徒来参观的,人多了以后都要预约了,青舍门口的春联贴着“出入有僧皆佛印,往来无客不东坡”,外面的柱珠也是从大陆运过来的,今天在此吃饭的人,看来很多都是那种穿着偏向中式服装的人,大部分是女生,感觉都是些学中文建筑或者设计类的那些人,在这边喝喝茶沉淀心,素食的样式变化多,吃完后小姐们都觉得很满意。



离开水来青舍还有时间,不想再去益兴制米场了,顺路到天水堂照照相,我私以为把观音八卦窑水来青舍和天水堂,连成一气,是我喜欢的行程,且相距在一公里左右,天水堂美食是我们难忘的,以前曾有“古厝•美食•交趾陶”的之旅,会员们念念不忘,交趾陶是我还想要再度照相摄影的,我们到的时间约下午3点半,交趾陶塑的孔明的脸光影仍然不够清楚,冬日里较理想的时点为4点半到5点,还有行程,不方便再等待,天水堂的水车堵式鸟踏,像浓眉也像非常深髓的双眼皮,印象非常深刻的,这浓眉想到的是预选台北市长郝龙斌的父亲郝柏村。

旁边的四道护龙仍完整,门墙错落的斜砖,正梁的八卦写太阳,餐厅里有非常高的拱,原本是碾米间的,以前曾在这里做过学堂,水车堵上用交趾陶烧的玉,色泽感觉如火纯青,像是浸润在其中,而交趾陶烧的胭脂马,在光影中秀出空城记,下午四点的阳光展出一场交趾陶的盛宴,天水堂还是有在作餐饮的,我们已经吃过两次了,想为自己再预约一个未来。

从新屋回中坜的路上,朋友说知道许信良的故居在那里,就在中坜的过岭地区,刚好顺道参观,我知道那里的屋脊,有很多美丽日式磁砖,那附近有三家民居,千顷堂、大岳流芳.还有高阳堂,相距都不远,千顷堂姓黄,我还有看过千乘堂,在百吉隧道到龙珠湾的两座山的山谷那边,就看以到匾额题为“千乘堂”的民居,这里是“千顷堂”,千顷和千乘,千顷土地千辆马车,都是田侨仔有钱人。

走访桃园地区的民居多年,对这些匾联充满了兴趣,进门有两只狗,你看着它它看着你,可是却都没有声音,我小时后被狗咬过,一直记到现在,山墙的墙面上都是一排的日式磁砖,每个磁砖看起来都很像是一幅优美的图案,有富士山山水的图案,色泽如新,陈兄有带着脚架来拍多次,而且斗拱都是石造的,屋脊下一整排都是美丽的日式磁砖,充满了鲜艳的色彩。


大岳流芳的许宅,就是许信良的祖宅,我一直以为是在芝芭里附近,就是在千顷堂的前面一点过岭48号,大岳流芳是何意,我还不清楚,桃园民居那本书写着许氏祖先平定大岳之乱有功,大岳之乱,又是何意,也找不到,许主席是我心中有理想有担当的政治家和策略人物,总统大选时我投的就是他,虽然我也知道他失势于台湾民进党不会当选的,我只知道他是有为有守有政治理想的人。

许宅的屋脊是竹节样式,非常少见的例子,门口围墙晒着福菜,是客家人节俭的象征,门口已经搭好棚子了,明天就是元宵节,我问一下主人许主席是否会回来祭拜祖,主人说,他们的公妈都没有迁出去,许信良等等都会回来祭拜祖先的,虎边的护龙已倒塌,露出传统的屋架结构,前面水池也填平了。


绕道出来是高铁的快速道,附近还有一家高阳堂,一时找不到,看一下地势应该就在竹林后面了,这里他们称做双堂屋,两进的民居格局,远望门口有门楼,屋顶上有一只很小的狮子,就如金门的风狮爷般,不过瘦瘦的,看起来很像是网友艾咪最近所写琉球的“シ-サ-”(cisa),有几只狗吠的很凶,对于狗吠,我的策略就是不要看它,把它当作是自己人,它也会把你当作是自己人,吠了一阵子自讨没趣就会停了,另外高阳堂的屋脊也是竹节样式的,匆匆照完几张相片,已近黄昏时,学会的人Call我,已经在中坜高中等我们了,于是打道离开。

天水堂,千顷堂,大岳流芳,是观音和中坜过岭地区的民居,也是今日探访的地方,傍晚在中坜高中看看铜马,探一下原来神社正殿的位置,然后和学会的人聚餐,讨论以后想要拜访的地方,继续寻找我喜爱的古厝之旅。

——本文转载自虎茅庄的旅行http://www.wretch.cc/@(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老区”未改造  损失800万要村民买单
西海岸民居之旅I
张三一言:89死难者索赔案的结果的个案辨析
被爆强登龟山岛 张川田喊冤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温斯坦:疫苗安全和老药新用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