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电﹕中国都市飘泊的孩子和学校

北京一所民工子女学校 (Getty Images 2006-8-2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冯静综合编译) 中国有大批农村劳动力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谋生活,但是城市户口这一中共政策条文威胁着他们在城市的生存权利。子女上学是多数民工家庭面临的最大难题。大多数城市的中小学都拒绝接收民工子女入学,或者要求他们缴纳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许多的学费。北京官方最近关闭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学校,使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权利,在都市飘泊。

环球邮报12日报导,中国的流动人口、上亿的民工在大都市从事着最危险和最肮脏的工作,让孩子接受教育是他们改变社会地位的唯一希望。

北京官方关闭239所民工子女学校

社会学校(Shehui School,音译)在北京是最贫穷和最破旧的学校,最近被当局下令关闭。这是一所未经当局许可、为移居民工的孩子开办的学校,在中国社会的各阶层中,从各省来的民工们是最弱势和最受剥削的人民。

在中国大城市里,估计有1.2亿名民工离开家乡辛苦的从事最危险和最肮脏的工作,包括280万迁徙到北京寻求工作的民工,作为建筑工人或处理垃圾的工人。许多民工随身带着孩子,仅在北京就有大约37万个民工的孩子,一些非法的学校、譬如社会学校通常是他们对孩子能有任何教育的唯一希望。

但今年夏天,当局下令关闭239所民工孩子的学校,危及到9.5万名学生的教育。孩子们必须转移到正规学校,但这经常是不可能的,由于学费太高和对民工的普遍歧视。

社会学校自开办以来就遭受地方官员的歧视。学校在1993年建立,之后的十年被迫搬家10次。来自河南省的民工、25岁的学校教师张瑞(Zhang Rui,音译)说,”人们不接纳我们,地方官员也设法赶走我们”,作为一个老师,张每月薪水只有相当于125美元。

北京当局下令,必须关闭未经官方批准的大多数民工子女的学校,,理由是不安全、设备简陋和任用不合格教师。但政府标准根本不可能达到。官方规定,要求民工学校有价值 21万美元的注册资本,但民工子女学校每学期每人学费低于55美元。张说,”没有一个民工子女学校能够符合那些标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关闭民工学校的同时,中国人代会通过一项法律,许诺民工有均等的教育权利。

当下令关闭北京民工子女学校后,许多正规学校拒绝接受那些民工子女学生,声称学校不能容纳更多的孩子。但即使有地方容纳,多数民工也无法负担昂贵的学费。

一位研究民工社会现象的专家韩加玲(音Han Jialing,音译)说,政府一味的镇压将导致民工家中秘密开办”地下”学校。

一些民工被迫送他们的孩子回到家乡,但由于父母不在,他们必须到寄宿学校注册。

中国都市飘泊的孩子

国际先驱论坛报8日报导,中国都市里来自农村的民工从事着其它城市居民不愿意做的工作。这些”流动人口”的孩子是中国的”流动孩子”。

许多民工的孩子根本得不到教育。北京公立学校仅为当地居民服务,结果大多数”流动孩子”不上学校,在土中玩耍浪费着每一天,失去能够攀登社会高阶层的希望。

因此某些人,主要是退休的农村老师为这些孩子主动组织非正式的学校,这些学校在城市中迅速增加。但因为学校没有法律地位,经常被政府勒令关闭。

而且在中国实行户口制,严格禁止改变城乡居民身份,包括财产所有权和工作身份。在北京,可怜的民工孩子们即使出生在城市,也要继承父母是农村居民的身份。

尽管在中国十一个省份,包括上海法律上已经改变了这个规定,允许农村民工接受与都市居民一样的福利。但这个政策给地方财务造成巨大的压力,很少能被真正的实施。

北京一所民工子女学校的孩子喝着水龙头的水 (Getty Images 2006-8-29)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9-13 7: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