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電﹕中國都市飄泊的孩子和學校

北京一所民工子女學校 (Getty Images 2006-8-2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馮靜綜合編譯) 中國有大批農村勞動力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謀生活,但是城市戶口這一中共政策條文威脅著他們在城市的生存權利。子女上學是多數民工家庭面臨的最大難題。大多數城市的中小學都拒絕接收民工子女入學,或者要求他們繳納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許多的學費。北京官方最近關閉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學校,使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權利,在都市飄泊。

環球郵報12日報導,中國的流動人口、上億的民工在大都市從事著最危險和最骯髒的工作,讓孩子接受教育是他們改變社會地位的唯一希望。

北京官方關閉239所民工子女學校

社會學校(Shehui School,音譯)在北京是最貧窮和最破舊的學校,最近被當局下令關閉。這是一所未經當局許可、為移居民工的孩子開辦的學校,在中國社會的各階層中,從各省來的民工們是最弱勢和最受剝削的人民。

在中國大城市裡,估計有1.2億名民工離開家鄉辛苦的從事最危險和最骯髒的工作,包括280萬遷徙到北京尋求工作的民工,作為建築工人或處理垃圾的工人。許多民工隨身帶著孩子,僅在北京就有大約37萬個民工的孩子,一些非法的學校、譬如社會學校通常是他們對孩子能有任何教育的唯一希望。

但今年夏天,當局下令關閉239所民工孩子的學校,危及到9.5萬名學生的教育。孩子們必須轉移到正規學校,但這經常是不可能的,由於學費太高和對民工的普遍歧視。

社會學校自開辦以來就遭受地方官員的歧視。學校在1993年建立,之後的十年被迫搬家10次。來自河南省的民工、25歲的學校教師張瑞(Zhang Rui,音譯)說,”人們不接納我們,地方官員也設法趕走我們”,作為一個老師,張每月薪水只有相當於125美元。

北京當局下令,必須關閉未經官方批准的大多數民工子女的學校,,理由是不安全、設備簡陋和任用不合格教師。但政府標準根本不可能達到。官方規定,要求民工學校有價值 21萬美元的註冊資本,但民工子女學校每學期每人學費低於55美元。張說,”沒有一個民工子女學校能夠符合那些標準”。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就在關閉民工學校的同時,中國人代會通過一項法律,許諾民工有均等的教育權利。

當下令關閉北京民工子女學校後,許多正規學校拒絕接受那些民工子女學生,聲稱學校不能容納更多的孩子。但即使有地方容納,多數民工也無法負擔昂貴的學費。

一位研究民工社會現象的專家韓加玲(音Han Jialing,音譯)說,政府一味的鎮壓將導致民工家中秘密開辦”地下”學校。

一些民工被迫送他們的孩子回到家鄉,但由於父母不在,他們必須到寄宿學校註冊。

中國都市飄泊的孩子

國際先驅論壇報8日報導,中國都市裡來自農村的民工從事著其它城市居民不願意做的工作。這些”流動人口”的孩子是中國的”流動孩子”。

許多民工的孩子根本得不到教育。北京公立學校僅為當地居民服務,結果大多數”流動孩子”不上學校,在土中玩耍浪費著每一天,失去能夠攀登社會高階層的希望。

因此某些人,主要是退休的農村老師為這些孩子主動組織非正式的學校,這些學校在城市中迅速增加。但因為學校沒有法律地位,經常被政府勒令關閉。

而且在中國實行戶口制,嚴格禁止改變城鄉居民身份,包括財產所有權和工作身份。在北京,可憐的民工孩子們即使出生在城市,也要繼承父母是農村居民的身份。

儘管在中國十一個省份,包括上海法律上已經改變了這個規定,允許農村民工接受與都市居民一樣的福利。但這個政策給地方財務造成巨大的壓力,很少能被真正的實施。

北京一所民工子女學校的孩子喝著水龍頭的水 (Getty Images 2006-8-29)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09-13 7: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