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中国舞:长“袖”善舞

凝练袖舞:水袖舞

作者:茹之

2019年6月11日,云林县立茑松国中在台北国父纪念馆演出。图为女子水袖舞《汉风袖丽》。(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9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中国自古就有长袖善舞的说法,上至春秋战国、秦汉,下至隋唐、明清的舞蹈中,抛动长袖的舞姿时常可见。可以说,舞袖是中国舞的一大传统特征。历代文人笔下对此有着忠实的记录。

汉代傅毅的《舞赋》中有“罗衣从风,长袖交横”,张衡《观舞赋》中有“裙似飞鸾,袖如回雪”之词。唐代诗人刘方平《铜鹊妓》中写道“泪痕沾井干,舞袖为谁长”;谢偃《踏歌词》中有“倩看飘飖雪,何如舞袖回”;陈标《长安秋思(一作白纻歌)》中有“舞袖慢移凝瑞雪,歌尘微动避雕梁”;李治《太子纳妃太平公主出降》中有“蝶舞袖香新,歌分落素尘”;李白《送长沙陈太守二首》中有“定王垂舞袖,地窄不回身”;《白纻辞》中有“吴刀翦彩缝舞衣,明妆丽服夺春辉,扬眉转袖若雪”;飞司空图《白菊三首》中有“不辞暂被霜寒挫,舞袖招香即却回”;

邢凤《梦中美人歌》中有“舞袖弓弯浑忘却,罗衣空换九秋霜”;汤惠休《白纻舞辞》中有“桃花水上春风出,舞袖逶迤鸾照日”;白居易《夜宴醉后留献裴侍中》中有“翩翩舞袖双飞蝶,宛转歌声一索珠”。宋代词人柳永《思归乐》中写道“皓齿善歌长袖舞,渐深入,醉乡深处”;晏殊《木兰花》中有“炉中百和添香兽,帘外青蛾回舞袖”——当长袖飞舞起来,或伸展或卷曲或交横,似梦似幻,如彩蝶舞动,如风戏白练,如银蛇腾空……令人目不暇接。根据史料,汉代的盘鼓舞、长袖折腰舞,南北朝的白纻舞,唐代的绿腰舞、霓裳羽衣舞等都有精彩的舞袖表演。

(舞袖清风)舞袖是中国舞的一大特征,长长的水袖飘逸在空中蜿蜒交错,衬托出古典女子的柔美与典雅。(苏玉芬/大纪元)

拥有泱泱大国气象的唐代,是舞蹈发展最为璀璨的时期。从唐代的乐舞文字记载和图像来看,袖舞在这一时期大致有两个发展方向:一是长袖的发展,特点是“极其长袖”。唐诗中有“纤腰弄明月,长袖舞春风”就表明了这一特征。唐代敦煌壁画中的“飞天”形象,大多身披或手执长长的锦带,在身体周围上下飘举,左右回旋,这种持带而舞的形象正是唐代流行的一种舞蹈形式,其中不难看到汉代巾袖舞蹈之风。只是“长巾”变为“长带”,更为飘逸。

另一个发展方向是广袖的发展。广袖大衣、抹胸和云肩是唐代妇女盛行的服饰。广袖在舞蹈中的出现使袖舞多了一些华贵和大气,与富华宫廷和仙境的感觉更为贴近。李白在描写《高丽乐》的舞蹈时,曾经写道:“翩翩舞广袖,似鸟海东来。”说明该舞蹈有“广袖”的形态。

璀璨的唐王朝虽然落下了历史的大幕,但紧随其后的五代十国的袖舞依然承继了唐朝的传统,不过华贵之气已经不如盛唐时期,形态出现了生活化的倾向。

到了宋代,国力日渐衰弱,一方面,宫廷舞蹈愈加少了生气,出现了程式化的规范;另一方面,以往的宫廷舞蹈艺人散落在民间,促进了民间歌舞的发展,戏曲艺术脱胎而出。袖舞亦从原先只属于舞蹈的范畴,开始融入进了综合唱、念、作、打的戏曲艺术中,它不仅成为一种高度凝练的表现手段,也成为一门独特的技巧:水袖。“水袖”是指戏曲人物服装袖子前面装饰加长的白绸子。演员在表演中可以通过使用水袖各种不同技巧来表现人物性格,表达不同的情感。后来,又从戏曲中演化出了独立的水袖舞,舞蹈超越了戏曲中行当表现特定人物的局限和动作的程式化。

不过,根据现代从唐代徐懋公的墓里挖掘出土的壁画看,可以发现唐代已经有了水袖舞,但现在的水袖舞与唐朝的水袖舞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现在的水袖舞是从戏曲里挖掘出来的,戏曲中的水袖中间是开了一个叉的,而唐朝的水袖舞中的袖是一个筒袖。至于唐代水袖舞具体的表现力如何,我们只能在想像中体会它的美丽飘逸了。

水袖舞具有典型的中国式古典意象,它的表现力丰富,充满了诗的韵味,其主要特征是“写意多于写实,在抒情中叙事”。它既可以表现“当肯嫁东风,无端却被秋风误”的自嗟自叹、伤感、无奈的情绪,又能表现“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那雄伟、壮丽的景色和开朗、豪迈的气概。

舞好水袖舞的关键是指、腕、肘、肩四者要协调和统一。从外部动作讲,首先要求头(上)、腰(中)、脚(下)的相互对称与力量的均衡;其次是胯、膝、脚的统一与配合;然后是肩、肘、腕的追与随。所谓追、随是分清动作的主次关系,各部位所用的力量的强弱、活动幅度的大小等。而演员必须做到松弛、协调,内紧外松,挺拔含蓄,刚劲而柔韧。

水袖舞的动作分为出袖、收袖、扬袖、冲袖、搭袖、绕袖、撇花,表现“刚烈”或“愤怒”多用抓袖、冲袖;用快收、快放较强烈的袖技表现刚烈的性格和愤怒的情绪;表现“灵巧、喜悦”,则多用绕袖、撇花的灵活变换。水袖舞的动作要求是使水袖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而不仅仅作为一个装饰性的动态,因此要求舞蹈者动作幅度大。

舞蹈者通过熟练的运用水袖,将人物的情感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它是一种无声的艺术语言,观者通过水袖的舞动,产生无尽的遐想。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云林县立茑松国中近日在全台6座城市展开艺术成果展,台北场的演出在6月11日晚间于台北国父纪念馆登场,现场共有约1500多名各界菁英与艺术界人士到场,欣赏茑松国中学生融入品德教育的艺术演出。茑松国中校长张凯瑞特别强调,今年的成果展有别以往,尝试将艺术呈现提升到意境层次,让许多观众耳目一新,但他也说,即使演出内容推陈出新,但学校唯一不变的是对品德教育的坚持。
  • 5月11日晚,神韵国际艺术团在棕榈沙漠麦卡伦剧院(Palm Desert McCallum Theatre)上演了今年的第四场演出,一票难求,观众反响热烈。
  • “神韵美得令人惊叹!” 海军中尉Kory Kepner和朋友Janice Young于 5月4日下午在夏威夷檀香山的布利斯黛尔音乐厅(Honolulu Blaisdell Concert Hall)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的首场演出后兴奋的说。
  • 5月3日晚,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好莱坞杜比剧院首场演出一票难求,神韵纯善纯美的演出让各界主流观众们深受震撼。
  • 5月3日晚,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好莱坞杜比剧院(Hollywood Dolby Theatre)举行了今年在此地的首场演出,全场一票难求,非常气氛热烈。观众们对演员们的精彩演出报以热烈的掌声。
  • 神韵环球艺术团于新泽西表演艺术中心(New Jersey Performing Arts Center)的演出票房火热 。演员兼歌手Victoria Witter表示非常喜爱神韵带给她的美妙体验,让她有欢笑,也有泪水。
  • 4月30日晚,神韵纽约艺术团在英国伦敦Eventim Apollo剧院的演出,再次出现爆满盛况。掌声与喝采声不断,很多演艺界精英也被神韵深深折服。演员、剧院节目制作人兼配音Clara Anderson就是其中一位。
  • 米格.安琪.戴资.乌尔巴诺(Miguel Angel Diaz Urbano)夫妇来自委内瑞拉,丈夫是建筑师,太太是德语和法语翻译。这次他们来纽约过圣诞节,看到了新唐人圣诞晚会的信息就买了票来观看演出。乌尔巴诺夫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节目简直太好了,太美了,恭贺新唐人电视台办了一场这么好的晚会。”她说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到把东方的经典艺术和西方的经典艺术完美地结合在一台晚会中,并为中国文化的丰富多彩而赞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