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留学生在中国离奇死亡

文 ◎ 田宇 图 ◎ 蕾吉娜‧维尔顿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12月5日讯】飞机在北京国际机场的上空盘旋着,维尔顿博士微闭着眼睛,眼珠在眼眶里有一种干涩的感觉。从法兰克福飞往北京的一路上,他基本上一直都闭着眼睛。理智告诉他,无论如何,都应该利用飞机飞行的时间稍微睡一会儿,毕竟他已经连续几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而这次到北京要处理的事情又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相同,但他始终没有成功。

飞机轻轻颠了一下之后,降落在跑道上,带着惯性向前冲去。维尔顿的心随之一震。他像给钟表上弦一样,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

北京国际机场,他再熟悉不过了。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他在这里至少降落了二十几次。唯一的区别是,这次既没有同事,也没有妻子同行,机场外也没有专车和等着接他的人。他独自一人匆匆向机场外的出租车站走去。

在退休前,维尔顿是德国汉莎航空集团公司的税务主管。自从汉莎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合作建立飞机维修公司以来,北京就成了他每年必到之地。再加上唯一的一个儿子贝恩哈特一直在北京语言学院读书,维尔顿始终对北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出租车径直向德国驻北京大使馆驶去。维尔顿默默地看着窗外冬日的街道,头昏沉沉的,好像是在做梦,一个令人难熬的,已经持续了六天的噩梦。

这一天是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廿七日,北京街头还到处悬挂着圣诞装饰。维尔顿下意识的把目光移开。在他六十几年的生活中,还从未有哪一年的圣诞会这样不堪回首的刺痛着他的心。六天来的一幕一幕在他的脑子里不停地翻转着,他翻来覆去地回忆着每一个细节,希望能找出一丝线索,来解开心中的谜团。他不停地想着儿子贝恩哈特……

年满廿四岁的贝恩哈特是他和妻子蕾吉娜的独生子,也是他们夫妇俩的骄傲。贝恩哈特从十三岁开始学中文,中学时,在中国驻德使馆举办的一次德国青少年华文比赛中夺魁,并获得了中国政府提供的奖学金到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学习中文。本科毕业后,贝恩哈特决定继续在中国深造,于是考进了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的国际经济研究生班。据大学的教授讲,贝恩哈特的中文讲得“一流”,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学生”。

三个月前在莱比锡,贝恩哈特又轻而易举的通过了德国经济类德中翻译的国家认证考试。这一切,让维尔顿夫妇坚信,他们为儿子选择了一条最有发展前途的道路。按计划,贝恩哈特应该在二零零八年中毕业,他和家里商量好,在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大学放寒假的时候,回科隆探亲。

奇怪的电话

十二月廿一日,贝恩哈特突然从北京给家里打来一通电话,说想赶在圣诞前回到德国。贝恩哈特在电话中的声音有些紧张,在妈妈的追问下,他说感到自己受到了威胁。在电话中,贝恩哈特不愿多说,只说遇到的麻烦“与国际政治问题有关”。

儿子的一通电话,把维尔顿夫妇的心弄得七上八下,但也似乎让他们明白了,为什么在前一天收到过儿子发来的一封当时让他们感到莫名其妙的邮件。

邮件中写的是:“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不用再摄影或做其他一切事情了。除了看天主教的网站(Kath.net)之外,我不会再进电影院或者是追踪什么新闻。你们不用为我花费力气和金钱。我可以事先告诉你们,你们即使是监督我到九十岁,你们也不会找到任何东西。

你们肯定也已经通知了教宗,是吗?如果是的话,请转告他,我感到非常抱歉。我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我自己的事,自己担当。我不想让你们因为我而成为谋杀者。我可以自愿接受软禁,但是我希望,不要在软禁的地方,对我进行什么义务治疗,我希望我有足够大的活动空间(也就是不要进行连续几小时的审问),并希望能尊重我真诚的对天主教和教宗的信仰。
我等待你们的回复。我不想给你们,也不想给国际社会带来什么麻烦。”

维尔顿博士知道儿子陷入了困境,于是马上打电话给汉莎航空公司给他预订了次日的机位,贝恩哈特答应用手中现有的回程机票马上返回德国。

次日清晨,蕾吉娜‧维尔顿却收到了贝恩哈特的一封邮件,邮件中说:“我怎么也找不到回程的机票。”

当天下午,贝恩哈特又给父母发了一封邮件,邮件中解释说,他几年来一直受到监视,“因为一连串的事情,现在越来越严重,以至于现在有一群特工在跟着我。”

维尔顿夫妇焦急的看着日历,这时已是十二月廿二日的下午,中国使馆已经不再办理申请签证的手续。他们告诉贝恩哈特,一过了圣诞节,爸爸就会马上办理加急签证,去北京接他。

维尔顿夫妇一边开始给儿子收拾房间,一边开始焦急的等待儿子的回音,而贝恩哈特却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了音讯。


葬礼上的花环。

月亮跌落的夜晚

十二月廿四日,德国迎来了一个漫天雪花的白色圣诞。维尔顿夫妇无心欣赏窗外的雪景,不时跑到电脑前,去看看有没有儿子的邮件,直到门铃突然间响了起来。

蕾吉娜抬眼看到两名警察和一位当地的神父满脸肃穆的站在门口,她脱口而出地说:“我儿子死了。他们杀死了我儿子。”蕾吉娜不祥的预感得到了科隆警察的证实。他们告诉她,德国驻中国使馆接到通知,十二月廿三日凌晨,贝恩哈特‧维尔顿被人发现从一座高楼上摔下,死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国矿业大学科技楼消防梯外的地面上。

维尔顿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知道他经常去参加北京教会的活动,也知道儿子与自己和妻子对中国的看法不尽相同。妻子一向喜欢中国,一旦听到有人批评中国的人权,妻子总会跟人辩论几句,而贝恩哈特早在二零零四年给母亲的一封邮件上,就写过:“我认为共产主义是这个星球上最恶劣的东西。”

望着满脸泪水的妻子,维尔顿尽力克制着自己。这一夜,月亮像是跌落在黑暗之中,维尔顿夫妇无法入睡。

直到圣诞钟声在深夜十二点敲响的那一刹那,蕾吉娜还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在一个天主教论坛上,敲下了这样一段话:“贝恩哈特从北京海淀区的一所高楼上摔下来,死了。”“我还没缓过神来。这是真的……我原来还一直在为这个国家辩护……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请帮我传递这个消息——不过,现在已经没用了。”

沉默的高墙

出租车开到了德国驻北京大使馆的门前。维尔顿保持镇静的走入了使馆。在接受咨询之后,维尔顿被一群中国人乘车带到大约五、六十公里外的一个陌生的地方。屋子里有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向他介绍自己。

一个人走过来,推给维尔顿一包遗物和一张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开具的死亡证明书,上面写着的是:“Bernhard Wilden 符合高坠致急性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是否有可能是出了事故?”房子里的十几个人开始大声地讲话,气氛变得十分焦躁,一个人走过来,拿走了他手中的遗物。

维尔顿像一个木偶一样,无助地看着周围的人在忙碌地打电话,直到有一个看上去是当官的人走过来,推给他一张纸条。翻译告诉他,上面写着,他对死者的死因没有任何疑问,要他签字。维尔顿知道,没有任何人会认真回答他提出的问题,为了拿到儿子的遗物,他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他被带到了贝恩哈特居住的地方。他被允许一个人单独留在房间里,察看儿子的遗物。维尔顿找到了儿子的护照,却没有找到任何和语言学校有关的资料,贝恩哈特的日记本也不见踪影,而他知道,儿子从小就有不间断地记日记的习惯,直到现在,贝恩哈特在德国的房间里还存有他往年的日记。

维尔顿向陪同前来的语言学院外事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他希望能见见发现贝恩哈特尸体的学生,以及贝恩哈特的教授与同学。维尔顿拿出二零零五年贝恩哈特和当时的大学教授一起拍的照片。外事办的工作人员以不认识照片上的教授为由,拒绝了他的要求。维尔顿被一堵沉默的高墙包围着,曾经是中国政府要员席上常客的他,这时却找不到一个细小的突破口。

无法封存的记忆

两天之后,维尔顿带着被刺痛的心、更多的疑团,抱着儿子的骨灰盒踏上了返回德国的飞机。在这期间,在对华援助协会的一个中国宗教自由观察网上,他的妻子蕾吉娜发现了一条题为“不平静的平安夜”的信息,报导了圣诞期间,北京公安突袭一所地下教会圣诞庆祝活动的消息。梵蒂冈电台也同时报导了类似的消息。

蕾吉娜无法确认,贝恩哈特是否也在被捕的教徒之列。当我在维尔顿夫妇的家中见到她时,她给我抱来了十几本贝恩哈特房间里放着的中文书,请我告诉她,书里写的是什么。我发现,其中有一半是各种不同版本的中文版圣经,另一半中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显而易见的是,贝恩哈特在大学里研究的不仅仅是国际经济。

冷风在窗外吹过,贝恩哈特小时喜欢的马灯还在门前的树上摇动。蕾吉娜含着眼泪,看着儿子停靠在花园树下的自行车,轻声地说:“我知道,在中国不时会有人从高楼上‘莫名其妙地摔下来’。我以前一直相信,中国使馆发的小册子上说的法轮功学员跳楼自杀的消息,我不相信有那么多人被迫害致死,今天我相信了。我确信,我儿子也是因为信仰而死。”


贝恩哈特‧维尔顿(中文名:韦伯特)摄于北京语言文化大学。

——原载于《新纪元周刊》第45期,原文标题是《在月亮跌落的夜晚醒来》

编者按:如有读者了解案情线索,烦请与本报编辑部联系。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3月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郝雪卿台中市五日电)有“音速天使”之称的黄俊霖,在台中市永春国小一年级暑假时罹患脊髓癌后不幸过世,失去爱子的黄义诚与杨惠真夫妇不仅走出丧子之痛,今天还在永春国小为爱子举办画展,同时义卖爱子的绘本画册筹募癌童圆梦基金,周大观文教基金会也同时颁发全球热爱生命奖章表扬黄俊霖。
  • 【【大纪元6月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卞金峰基隆九日电)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马英九今天前往基隆探视麦金路坍方的伤者,同时慰问罹难者家属,还致赠个人的慰问金给伤者及罹难者家属。他说,失去爱子的老师林央绍心情还是不稳,但他鼓励林老师要坚强,度过难关。随后至罹难的彭仁山家中,慰问家属,并盼她们要坚强并节哀。
  • 【大纪元12月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何宏儒台北四日电)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今天颁发首届“杜聪明奖”给2位德国学者,两人分别在神经医学及光电领域获致重要学术成就;其中1位发展出世界首例神经末梢电生理讯号记录技术的学者,因年仅45岁,未来发展潜力更被看好。
  • 【大纪元12月4日讯】(据中广新闻报导)星期三德国乐透开奖,头奖奖金四千三百万欧元,大约十七亿台币,创下德国奖金新高数字,德国全国一片乐透热。
  • (大纪元记者唐浩综合外电报导)全球最大运动鞋品牌美商耐吉(Nike,又译“耐克”)传出有意与日本亚瑟士公司合作,收购全球运动市场第二品牌,德国的爱迪达斯(Adidas)。
  • 〔自由时报记者陈诗婷、黄忠荣、彭显钧/台北报导〕立法院周五院会本已排定多项不须协商或已达成协商共识的经济民生议案,但蓝绿为中选会案不惜上演焦土大战的变数,包括放宽铁路局处分不动产限制、维护原住民著作权、讼诉当事人权益等民生经济法案,都可能因此陪葬。
  • 第一届“杜聪明奖”昨天表彰在神经医学成就非凡的德国弗来堡大学生理系教授Peter Jonas(彼德.尤纳思),以及国际知名固态电子专家、马普研究院前固态电子研究所长Klaus H.Ploog教授(克劳思 H.布鲁),由国科会主委陈建仁亲自颁奖。
  • (大纪元记者钟涛澳洲报导)11月18日,人权圣火来到维省东部的远郊塞尔(Sale),塞尔位于Gippsland地区的中心位置,距离墨尔本市约260公里,毗邻Gippsland湖泊和海滩。
  • 【大纪元12月5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五日电)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国际人权组织指控中国为了筹办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强迫一百多万人搬迁,因而获得今年的“破坏住房权利奖”。
  • 【大纪元12月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李先凤台北五日电)“台湾人权景美园区”将在十二月十日“国际人权日”开幕,主管的文建会将邀请所有政治受难者、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时期以及家属、国际友人共同参与;开幕之后园区正式对外开放,做为台湾人权教育的重要场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