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空中读书会 第76集

人气 3

【大纪元3月6日讯】(希望之声《九评空中读书会》节目)联结收听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二.经济发展成为中共的祭品

李唐:欢迎各位听众朋友继续收听《九评共产党空中读书会》。在上一集节目当中,我们为各位听众朋友进行到了《九评之九》“评共产党的流氓本性”的第二节,第二节主要在谈经济发展被中共拿来当作祭品。我们为各位听众朋友讨论了其中的一、二、三个小节,在这几个小节里面,其实我们就可以看到他对中共所谓经济发展的神话与迷思,是具有破迷作用的。

其实很多事情只要中共不要干涉的话,就会发展得很好,但是它一干涉就会产生问题。比如萨斯,一开始它整个干涉在里头,让萨斯蔓延得很可怕,后来它只好让WHO介入,藉由WHO的协助,萨斯才得以压制下去,但是它最后还壮胆说,我们是靠着党的基本理论才得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或者像这边提到2008年的奥运主办权,我觉得这点很重要。因为很多人都认为中共争取到2008年的奥运主办权是因为中共的发展受到全世界的肯定,所以大家都把票投给中共。

事实上不是。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其实当年在投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票时,北京和另外一个城市,彼此竞争得非常非常的激烈。后来呢,就像《九评共产党》里边所讲的,他说事实上它是善意的橄榄枝,鼓励它在人权上面去改善,给它这样一个善意,所以让它取得了2008年的奥运主办权。

结果,它马上拿来当作是在中国共产党所谓的伟大、光明、正确的领导之下,所以才怎么怎么样…,它一贯喜欢讲自己所谓的伟光正。

李乐:像我们在台湾的话,我们会说无功不受禄,或者说这是别人的功劳我们不能抢,我们大概都会这么想。但是在“中国”跟“中共”大家还分不清楚的时候,中共就利用这一招,来误导其他西方国家,其实也是在加强中国人民的思想:共产党是好的、共产党是正的,它要他们忘记那种生活上的痛苦。

李唐:所有的坏事都是敌对势力干的,都是反华势力干的,所有共产党干的都是好事。一个政权能够自我宣传到这种地步,也非常非常的不容易了。它不像一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社会里面会有不同的声音出来,而它没有,所以这个政权它才能够这样子搞。

李乐:《九评》这边有讲到“后发劣势”跟“后发优势”。我觉得如果以共产党来讲,它现在是岌岌可危,它只想怎么样能维持它的政权,维持一天也是一天,维持一个月也是一个月,哪个对它有利它就选择哪一个。所以今天中国落在中共的手里,就没有办法再做长期的发展,尤其是环境的部分。

李唐:这边所说的“后发优势”指的就是:发展比较落后的国家可以藉由在前头已发展国家的经验,一方面模仿他的经验,一方面从他的经验里面吸取一些教训。哪些是有利的,哪些是有害的,你去学习有利的,然后避开有害的,你就可以让自己在发展的道路上少走一些弯路,这就是所谓的“后发优势”。

比如说日本,日本的发展是在明治维新之后,明治维新时其实西方国家已经发展很长一段时间了,走了很长一段路了,日本才开始发展的。但他学习了西方一些制度上好的部分,为什么叫做明治维新?在明治维新的过程当中他进行改革,他把一些好的制度给移过来。

后来日本为什么走像英国一样的内阁制?因为他本来就有天皇,跟英国的王室很像,所以他学到了内阁制这个部分,他不是用革命的方式把天皇给打掉,然后实行什么总统制之类的,不是。再比如说他在制度上模仿,或者在一些管理方式上模仿而且进一步的改进,藉由这样的方式,他避免我们所讲的前车之鉴,这时候他在发展上就有所谓的“后发优势”。

那所谓的“后发劣势”指的是什么?就是他只学到表面的技术。比如因为你是比较后面发展的,所以你可以兴建比较先进的厂房,引进比较先进的生产设备,而这些生产设备的生产效率都比较高。

举个例子,以前卖电脑的都会讲一句话“早买早享受,先买先后悔”,因为电脑这个东西就是这样,你今天买是这个价格,半年之后同样的规格可能便宜了五千块钱。但是你早买早享受嘛,还蛮不错的;但是先买先后悔,因为半年之后可能便宜了五千块,所有的硬体设备其实都是这样的。

后发的国家会有一个技术上的优势,而且你今天引进的设备也一定是比较新的。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你只看到所谓的技术上跟设备上的优势,你没有注意到配合那个技术必须要有一套制度的话,长期来说,反而会处于劣势。因为这两者之间的落差,在长期来讲,会拖垮你整个发展的脚步。它不是近忧,而是远虑,这叫“后发劣势”。

所以这里面就在说中共这几年藉由后发,引进了一些新的技术、新的生产设备,好像发展得很快,但是它在技术上却没有进行改革,所以到后来面临的恰好是所谓的“后发劣势”,而不是“后发优势”。

李乐:其实有很多公司对于一些会污染的产业,不太敢在自己国家做,因为有法规的限制,也考虑到后代子孙,这些公司就移到了中国。

李唐:这也就是第三小节所讲的,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李乐:像黄河上游很多做皮革的,你知道做皮革的污染性非常大。

李唐:因为它要染色,还要把皮的质料稳定化,它必须加很多化学原料。

李乐:没错,所以很多国家在做皮革的时候,相对来说……。在中国你说环保,其实很多人私底下都知道:只要走后门,它也不会查你查那么多,所以他整个移到了黄河上游去,应该说中共付出的是中国未来子孙的生存空间。

李唐:这边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2003年的时候,中国贡献世界经济总量不到4%,但是同样2003年,它所使用的钢材、水泥等原材料的消耗量却占全世界总量的1/3,这很可怕!

或者我们讲另外一个数据,讲能源的使用效率。中国的能源使用效率非常非常低,我们做一个比较,平均每生产一个单位产值的产品,中国能源的消耗量是日本的七倍。比如我们今天每一个单位要增加一百美元的产值,日本所投入的能源跟中国所投入的能源是一比七,中国要用七倍于日本的能源使用量才能创造出相同产值的产品,这是很可怕的。

就连印度都比中国的能源使用来得更有效率,所以我们看到中国生产的东西越多,我们现在看到满街都是嘛!尤其台湾有很多十元商店,那些产品都是中国制造出来的,它生产的东西越多,那就表示个世界的能源耗损更严重。

接下来,我们为听众朋友把第二节的第四小节跟第五小节来做一个诵读。

〈朗读开始〉

(四)中共对农民的一次次欺诈

中共的天下是靠农民打下来的,老区的百姓更是为中共奉献了一切。但是,中共夺权后,农民却受到了严重的歧视。

中共建政后制定了极不公正的制度:户籍制。强行划分“农业人口与非农业人口”,一个国家无端制造出两级分裂和对立。农民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失业救济,没有退休,不能贷款。农民是中国最贫苦阶级,却也是赋税最沉重的阶级。农民要交公积金、公益金、行管金、教育费附加、计划生育费、民兵建设训练费、乡村道路建设费和优抚费。此外还要交公粮、农业税、土地税、特产税、屠宰税等等。而各种摊派更是名目繁多。而所有这些税费,“非农业人口”都不用承付。

在2004年年初温家宝发布了“一号文件”,揭示出中国农民、农业、农村面临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严峻时期,多数农民收入出现徘徊甚至减收,越来越穷,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扩大。

在四川东部的一个林场,上级拨款50万用于植树造林。林场领导先吞下20万给自己,其余的30万承包下去,一层一层克扣,最后所剩无几的钱分给了真正去造林的当地农民。政府不用担心农民嫌钱少不去植树,因为太穷了,再廉价,农民也一定会去干。“中国制造”的东西之所以如此便宜,也是同样的道理。

(五)用经济利益要挟西方国家

很多人都认为贸易往来能够促进中国人权、言论自由、民主改革。经过十几年下来,证明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事。最典型的就是做生意的原则,西方的公平透明在中国变成了人际关系、行贿受贿、贪污腐败。许多西方大公司成为在中国为腐败推波助澜的急先锋,更有的成为中共践踏人权、镇压人民的掩护体。

打经济牌是中共流氓手法在外交上的体现。中国的飞机定单是给法国还是美国?这完全要看谁在人权言论等方面有没有对中共说三道四。中国的经济利益把为数不少的西方商人和政客紧紧地套住了。北美的一些网络公司为中共封锁互联网提供专门产品;一些门户网站为了登陆中国,自动要求“自律”,过滤中共不喜欢的信息。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止2004年4月底,全国累计合同利用外资金额为9901.3亿美元。外资为中共经济大输血的作用,可见一斑。而在这输血的过程中,外资并没有把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作为基本的原则带给中国人民。外商和外国政府的“无条件”配合和有些国家献媚的讨好反而成为中共用作宣传的统治资本。在经济的表面繁荣的幌子下,官商勾结,瓜分国家财产,阻碍政治改革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朗读结束〉

李唐:刚刚我们为各位听众诵读了第二节的第四小节和第五小节。第四小节是“中共对农民的一次次欺诈”,第五小节是中共“用经济利益要胁西方国家”。这些都是说中共如何把经济发展或是经济利益拿来当作祭品使用。

李乐:尤其是西方国家,西方国家很多人觉得他进去了,可能会相应的为它带来一些变化,可是到最后却被中共给同化了。

李唐:因为过去的政治理论是这么说的:在经济发展下会造就一批中产阶级,那中产阶级的个性是爱好自由的,但是他是比较稳健的,他会要求改革。所以说产生一批中产阶级之后,这个国家即使原本是比较不开放、比较不民主的国家,但是在中产阶级的要求下,它会慢慢地走向开放。而且它不是透过激进的方式、不是透过激烈的暴力手段。因为中产阶级不喜欢暴力、不喜欢激烈的手段,所以他会稳定的改革。

李乐:结果呢?

李唐:这是西方的政治理论,结果在中国呈现的不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在中国呈现的不是这样的呢?我们知道,任何理论、特别是社会科学理论是没有办法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你今天在这个社会试用,到另外一个社会你也想试用,没用的,没有这种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人为理论!

我们看到,过去中国所谓的经济发展,事实上产生的不是中产阶级,它产生的是什么?就是和中共的党、官僚相互勾结的一些投机分子。今天在中国真的产生了很多富商,中国的有钱人可能连台湾人都没法想像的那么有钱。

因为在中共统治的环境底下,之前我们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它牢牢掌握住了社会的每一个部分。所以你想要赚钱、你想要成功,你一定要和这个党发生关系,那么它就会产生钱跟权力以及金钱跟权力之间的一些交换。

但是如果你今天你想要有钱,或者你有钱起来了,可是你不拿去“孝敬”这些党官僚的话,明天可能你就坐牢了。所以你可能会用走后门的方式、行贿的方式来获得生意上的优势,然后这些国家官僚或者党官僚就会给你一些特权,让你真的能够赚钱。然后你越来越有钱,它也高兴,因为你会孝敬它。

但是另外一方面,你行贿的证据它也都掌握着,所以你就被它控制住了,哪一天你真的想造反的时候,你等着吧!想要造反的时候,第二天你就被抓到牢里。我们看到中国一直有个现象,它的首富没几年就会有大幅度的变动,为什么?不是这些人在竞争底下失败了,而是被抓进去、被关到牢里头去了。

这是在中共统治下的一个特殊环境,在这样一个环境底下,产生的并不是西方所看到的爱好自由民主的中产阶级,而是依附中共而发迹的投机分子,并没有什么中产阶级。

中国现在的社会结构,以经济来说的话,它的分布是一个倒T字型,下面很穷的占绝大部分,其它的就只有一点点。而一般正常的社会是比较类似金字塔型,越正常的社会中间部分就会多一点。所以虽然是金字塔型,但是并没有那么斜,它中间的部分会比较平一点,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是存在的。但是在中国它是倒T字型,也就是说中国根本没有中产阶级。

李乐:一大群都是贫农跟工人。

李唐:只有极少、极少的人很有钱。我们不要讲理论,我们从事实上来看,它也没有产生中产阶级,为什么?其实也就是刚才我们所讲的,在那种“钱跟权力”交换的情况下,只会让少数人很富、很富、很富。

李乐:这在台湾就可以发现了,很多台商去了大陆之后,他大部分都必需配合中共的旨意。那如果是西方人的话……,最近有一本书也蛮有趣的,它讲西方的企业,一般人都会以为外商可能会比较公正,或是比较有理想、比较有原则,结果并非如此。这一本书叫《失去新中国》,因为这位作者本身是在北京从事公关,所以他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内幕。

李唐:这本书的作者叫作Ethan Gutmann。这本书出版后其实满轰动的,在西方也引起一些反思、一些反响,就是说西方这些大企业到了中国之后,也开始玩起那一套行贿、走后门,开始变得具有中国特色。

李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美色。

李唐:“美色”,对。还有,我们最近也看到了像雅虎或者是微软,大家知道微软富可敌国,它那个力量是很强的,在全世界各地好像都望风披靡,结果到了中国它也要自我设限。比如说,在它的MSN搜索引擎上面,它就要过滤掉一些中共不喜欢的字眼,像自由、民主这些。

所以说显然并不像大家所想像的,经济发展之后中共就会改变,没有嘛!其实反而让它……,等于你是去输血,你这个资本进去是在为它输血,让它更有能力去巩固它那独裁的统治。

李乐:那中国的百姓就会更痛苦,因为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出口了。

李唐:你讲到中国的百姓,我就看到第四节这边讲到农民的部分。中国农民大概是现在中国人民当中最悲惨的一群。虽然我们都知道,毛泽东的革命靠的是农民,但是现在的农民却是最悲惨的。

李乐:他们被农村干部欺压,然后买到假种子,然后要缴很多、很多、很多的税赋。中国有一本书叫作《中国农民调查》,我最近又发现另外一本书叫《中国农民两百问》,这本书后面也举了很多例子,都是描写中国农民很惨的那种例子,他们没办法上诉,他有上诉权、他不是没有上诉权,但是那只是一个形式,农民上诉之后是没有用的。

李唐:还有一本书叫《我向总理说实话》,这也是在揭发中国农民的悲惨的情况。它们所加上在农民身上的税赋是非常、非常的重,你真的没有办法想像一个靠农民起家的政权,最后却吃农民、剥削农民到了这样的地步,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我说可恶、它就是这样子。

李乐:就像过河拆桥。

李唐:这完全是过河拆桥。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可能只能和各位观众朋友讨论到这个地方。

李乐:谢谢大家的收听,再见。

李唐:晚安,拜拜。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九评空中读书会》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九评空中读书会 第63集
九评空中读书会 第64集
九评空中读书会 第65集
九评空中读书会 第66集
最热视频
【微视频】张文宏“进京”中共抗疫坑多少专家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迁移 台商投资领跑
【秦鹏直播】“流调最辛苦的中国人”全网刷屏
【拍案惊奇】封控不公 天津爆发抗议潮
吴明德:孙力军金融政变余震或波及前朝港官
【横河观点】欧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体免疫利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