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中国舞大赛令中共恼火(三)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20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主持人:我们再接一位远在澳洲的陈先生连线过来,听听他的问题,陈先生听得到吗?

陈先生:听得到、听得到,主持人您好。因为我时间不多,所以我就简单的讲一下。事实上我们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原来在中国大陆我们也受共产党的教育,其实它就是欺骗,它就是给你洗脑。

但我自己有个觉悟的过程,我把这个讲一下。我出来,一个是“六四”对我有很大的震动。出来了以后,我最早接触的民运刊物就是《中国之声》,看了之后,我慢慢的开始反思,把我在中国过去的经历,一点点一点点推回来,所以我对共产党慢慢的有一定的认识。

实际上有很多“愤青”,或者我们说得好听一点,这些“迷途的羔羊”被共产党洗脑,被共产党控制,被共产党所谓的教育,这些人其实对共产党根本不了解。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能让这一批人觉醒?给他们看《九评》,给他们看一些不同的文章,还有很多,比如张戎写的书,建议他们都去看,然后彻底的了解一下共产党到底是什么。

当然,这里头有一帮共产党的学生特务,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从一二九运动,从国内,在它未夺取政权之时,搞的那些历次学生运动,包括我爹在杭州淅大读书都参加过一二九那些反饥饿、反迫害运动。这些运动都要抛头露面的,而那些出头露面的都是些进步青年,而共产党学生的那些特务,不都躲在后面?

其实它现在的手法也都是一样,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这句话也很对。共产党在这种情况下,它也要做垂死的挣扎,所以它也一定要派出海外的特务。就像清朝也派学监,出来监视留学生,它就一脉相承下来的。这些独裁政权它也就是搞这一套,它把国内很多人民积累下来的财富拿来用在这些事情上面。

我觉得就是要从本质上看清共产党,让大家看看《九评》。看看评党文化的这些文章,让大家自己自救,然后自己对共产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主持人:对,陈先生,那因为时间关系,只能打断您了。

陈先生:好,谢谢您。

主持人:我们知道了,谢谢您。我们接一下田纳西的魏先生。魏先生听得见吗?请讲。

魏先生:喂,听得见,主持先生您好。

主持人:您好。

魏先生:我是曾经在98、99年也在美国的学生会当过主席的,所以我也有点同感,现在我在电视上说一说。当时是这样的,这些活动我们是得到领事馆的赞助,比如说搞个中秋晚会或新年晚会,那个钱都是直接汇到我个人的账上面去的,然后拿出来买这个、买那个。

因为我们做为一个学生组织,在学校里面是有经费的,再从别的地方拿经费的话,就是不合法,所以只能拿私人的账号去运转这个钱。第二个,我当时到美国之后,因为我的活动能力比较强,所以鼓动了一大批学生来个自由选举,打破了原先的学生顾问指定学生会主席这样一个局面。

但是学生顾问这个身份是个相当复杂的,他是一个学者,是一个大陆来的学者。几乎我在美国的几个学校都看到有这种学生顾问,他是中国人,大陆来的,然后在美国的学校教书。

他是一个教授或什么,他在那里时间比较长,学生都很怕他。因为你若不跟他合作,你很可能奖学金就泡汤了,或助学金就泡汤了,他就给你难看。我就提供这一些内部的情况。

还有一个就是刚才章先生说要辩论,其实我说他们不会跟你辩论的,他们没得到中领馆的指示,那个问题的题纲还没拿到,他不敢跟你辩的。就这样,谢谢。

主持人:谢谢这位先生,谢谢魏先生的现身说法。您是不是有什么回应?

章天亮:我想讲一个问题,其实这些学生为中领馆服务非常傻,给中领馆当间谍或线民,如果真的身份暴露的话,对他们未来申请美国的身份,不管是绿卡还是美国公民身份都有很大的障碍,而且中共到时候是绝对不会承认你的。

在1986年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例子,一个非常有名的间谍叫金无怠,这个事件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他的事情起因,我就讲两分钟有关他的故事。

他是美国的中国间谍中最大的一个,因为这个人在美国当间谍当了将近40年的时间,他在美国的中央情报局工作,把大量的美国最高级的机密情报透露给中国。

这个人是怎么暴露的呢?有这么一个人,现在就任中共中央政主委叫俞正声的,当过湖北省委书记,他的哥哥叫俞强声,俞强声是外交部驻美……就是管美国情报司的司长,这个人在1985年的时候,向美国政府投诚。

投诚的时候,他拿了金无怠的档案,因为金无怠是很高级的间谍,隐藏得很深,他就向美国举报他,金无怠就被抓起来了。抓起来之后,美国当然要审问他,没有经过酷刑逼供金无怠自己就承认了,他说我做过什么什么事情。

那美国就拿着这个证据去问中共,当时外交发言人是谁,是李肇星。李肇星当时讲了这样一段话,非常有意思。他说金无怠事件是反华势力编造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中国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一个间谍,这是第二点;第三点说,我们不承认这个反华事件;第四点就说,我们根本不认识金无怠这个人。

金无怠在中央情报局为它卖命四十年,中共政府是完全一口否认,所以后来金无带就自杀了。当然有人说是他杀,因为他是在监狱里用塑胶袋蒙着头窒息而死。所以这个事情我想是给所有想当中共间谍的人,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前车之鉴。

无论你为中共做了些什么,到最后它是不会来保护你的;而且你在美国做这样的事情的话,对你自己将来申请身份,或留在美国发展,那都有很大的障碍。所以我想在美国这样一个法治社会,最好还是遵守当地的法律比较好。

主持人:那正好您说到法律的问题,我们连线了现在美国 DC的一位律师叶宁,请他跟我们谈谈:如果您在美国做为一个共产党的线民或是间谍,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或者说如果您有这种诋毁一个团体的言论,您会承担什么样的法律后果。叶宁先生,听得见吗?

叶宁:听得见。

主持人:能不能就我刚才讲的那两部分的问题,请您谈一谈您的看法。从法律角度来说,学生应该怎么样设法保护自已?

叶宁:是这样子,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属于行政法规范,是移民法的问题。我们知道移民法第212条实际上是一个禁止性条款,它规定什么样的人士不能进入美国,或者不能在美国调整身份。

移民法第212条规定,极权主义政党包括纳粹、法西斯政党和共产党,共产党的成员不能进入美国。对这样的成员,美国政府发现了的话,美国领事馆不能发给签证的。

第二个,对纳粹党徒和共产党徒调整身份会成为一个障碍,不准调整身份。这个法律主要是根据1947年早期的移民法版本推演过来,但是一直保留了禁止性条款。

当然他所谓的共产党人是积极的共产党人,你一直是保留在共产党组织内,而且一直在共产党组织内过组织生活。但是公开退党的或和共产党划清界线的,能够证明入党是被迫的,那是可以豁免,这是一个。

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就是如果对个人或团体进行恶意攻击,是民法范畴、侵权范畴的问题,它可能会引起侵权纠纷或侵权问题上的法律毁谤罪,因为毁谤个人造成对方的荣誉损害所引起的侵权纠纷。

主持人:好,谢谢叶律师提出这两大方面的问题。观众朋友们,今天我们热线直播节目欢迎观众朋友们打电话来参与,我们的热线直播号码是646-519-2879;身处在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欢迎您打电话进来,我们的号码是179-710-899-600-8663。

刚才叶宁律师跟我们谈了:如果您是一个积极的共产党份子,您在美国从事这样的行动的话,会有什么样的法律后果?我想接着问一下叶律师,如果他只是一个线民,不是一个积极的共产党份子呢?他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叶宁:线民的话,在法律上的概念是很不明确的,因为根据…我们知道有位叫盛雪的加拿大作家,写过关于赖昌星案黑幕的一本书,她在书里把共产党的间谍分成好几种。一种叫做“密工”,那是最高级的,经过专门训练的。

线民应该是最下面的,就是最下等的,等于是共产党的准特务,他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也不在共产党的特务系统编制内。它可能有一些零星的经费,或者也会给一点小恩小惠、奖金之类的东西。

像这种线民,由于他不在编制以内,以他本身身份来说,他还不是直接构成间谍罪;这样的情况就要个案处理。应该说没有一个专门来处罚线民的条例,就根据这个线民他具体做的事情,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是不是触犯了刑法,或者是不是引起比较严重的民事侵权的行为等等,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

所以共产党的组织系统是适用移民法第212条的规定。另外,美国还有个〈联邦政府外国人法案〉,这个法案可能对线民是适用的,如果你是某个外国政府情治机构的线民的话,你为这个情治机构服务,那你就是外国政府的代理人。

你是外国政府的代理人的话,你就需要向美国联邦司法部登记。如果你不登记的话,你就违反了〈美国联邦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像这种违反登记法案,是要承担重大的刑事责任的。

这个法律规定本身是非常严厉也非常苛刻,但是执行过程中,束诸高阁的成分比较多,就是它要在一般非常轰动、耸人听闻的案件当中,才会拿出〈外国政府代理人登记法案〉来用一用,平常是不用的。

主持人:好,叶律师,谢谢您跟我们做这样的分析,使我们知道会有这么多严重的后果。请叶律师在线上多停留一会儿,也许我们还有一些法律问题要请教。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6/20/2007 4:49:39 P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6-20 4: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