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耶鲁大学讲师康正果回国险遭扣留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6月2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采访报导)美国耶鲁大学讲师康正果所着的《我的反动自述》一书,最近被翻译成英文在海外出版,并获得好评。近日康正果回中国探亲时险遭公安扣押,后在美国领事馆官员的帮助下,于6月15号返回美国。

这不是康正果回中国第一次遇到麻烦。2000年康正果回家探亲,被陕西警方先拘留后宣布监视居住,三天三夜后才回到美国。

最近,康正果因母亲病重,再次回到中国,在探望母亲之后,到上海他儿子的家中,准备飞回美国。康正果说,麻烦就发生在他儿子住宅的门前—

康正果:“14号下午,我回我儿子所住的单元。在楼门口,有两个陌生人向我走来,并说,‘我们是西安来的。想和你谈谈话。’我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谈。’他们说最好到宾馆去。说着,其中一个人上来抓住我的胳膊。我闪开了,然后我就进楼,给美国领事馆打了一个电话。而在这时,他们紧急地、大声地在敲门。这个过程长达半个多小时。”

康正果回到儿子家中,立即致电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并决定提前离开中国。但就在同一时间,两位自称是西安警察的人仍不断试图与康正果联系,要求与他到另外一个地方“谈话”。康正果说—

康正果:“当天晚上十二点半的时候,我连着接了两个电话。他说,‘我们是陕西的警察。你怎么没有报到?’我说,‘你先说我此行到底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什么法?’他说,‘法倒没有犯,但你今天下午的行动很严重。拒绝和警察谈话,本身就是犯法。’我说,‘这也确实太奇怪了。我没有必要和你谈话。’他很生气地说,‘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我们不会主动找你了。’他们最后一句话是,‘走着瞧。’电话就挂了。”

在美国领事馆官员陪同下,康正果终于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顺利离开了中国。

康正果是美国耶鲁大学中文专业的高级讲师,上个世纪90年代离开中国前有相当坎坷的经历。上个世纪60、70年代,他因为思想活跃,热爱写作而受到过批判,不但被大学开除,并且还因为给苏联大使馆写信要《日瓦格医生》一书,被判处三年徒刑,刑满后被下放到农村当了农民。这些经历在康正果的自传《我的反动自述》一书中有详细的描述。

《我的反动自述》一书,2006年被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授予当代汉语贡献奖。北京当代言语研究所在授奖辞中说:“康正果先生的语言自觉使他摆脱了当代汉语所遭受的污染和侮辱,在某种程度上,他唤回了我们中国人心的感觉。”

最近,这本书的英译本出版发行,引起了美国读者的关注。《纽约时报》著名的“吉姆斯书评”专栏在6月13日发表文章,对康正果的这本书评价很高。

就在此后的第二天,西安的警察要求和与在上海儿子家度假的康正果谈话。康正果说—

康正果:“包括我的纽约的出版社 Norton Press 以及耶鲁的人都认为,是不是因为《纽约时报》在13号登了这个评论,很有影响,也比较正面,从而引起了他们过敏的反应?我不能肯定。但我还是认为,2000年的事情已经结案了,而且美国政府直接干预了,他们无罪释放了我。到现在,你回去他还要找事。”

《纽约时报》威廉吉姆斯的书评说:康正果的这部自述即使只是一个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写照,读起来也令人获益良多。康正果的妙笔,加上译者苏珊极佳的英文翻译,康正果在中国的那段心酸经历就成了出类拔萃的文学作品。

最近二十年来,描述文革前后中国情况的文学作品被翻译成外文的为数不少,为什么康正果的书,能被如此看好呢?对这个问题,康正果的回答是—

康正果:“我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受迫害的人,去愤怒地、感伤地倾诉或者控诉。我把我当成一个比较可笑的人物去写我遭遇的某一种荒谬性。我讲述的方式很让美国人感兴趣。”

康正果认为,中国文字原本就非常优美平缓,但在1949年以来的五十多年中,中国人逐渐被强加了一种固定的话语系统,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或者是在写作中,人们都在不自觉的使用。

康正果说,正因为感悟到这个问题,他在行文用字上,尽量以平常心,贴近生活和人性,这大概是《我的反动自述》这本书颇受好评的一个原因。(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6-21 11: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