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国财政部败诉案引发的热论

标签:

【大纪元6月21日讯】(新唐人电视台报导)联结收看

各位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我是林云。在一次政府采购竞标中失败的北京现代沃尔公司,2004年底,把中国财政部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行政不作为”。2005年获得了一审胜诉,财政部随即提出了上诉。这一事件近期成了热点话题。我们今天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杰森先生,就这一案件进行分析和评论。

主持人︰杰森先生您好!

杰森︰林云您好!

主持人︰杰森先生,这一次的北京现代沃尔公司把财政部给告上了法庭,而且财政部是败诉了,这件案件是怎么引起的?

杰森︰事实上这是拐了几道弯的事情。事件的起因是2003年10月份,由中国的发改委和卫生部准备购买一批医疗器件叫作血气分析仪。它们都声称了采用公开竞标,2次竞标。非常奇怪,中标的单位都是同一个单位,而同一个单位中标的又是出价最高的;而新的中标单位又是刚刚建立才运行2个月的一个单位,整个事情就非常令人怀疑这个公平性。

主持人︰而北京的现代沃尔公司它也是一个投标公司?

杰森︰它也是一个投标公司,最后它流标了。

主持人︰它对这件事觉得很质疑?

杰森︰很质疑。它就去信要求卫生部和发改委给出解释,卫生部、发改委忽略了,就是根本不管了,没有回信。它就去找法定的监督机关,也就是财政部,要求财政部进行调查。财政部把信转给发改委,又是石沉大海。

在这种情况下,它不得不诉诸法律,到中级法院去告财政部“不作为”,就是不做它该做的事情。这次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判不作为的控告是成立的,财政部应该去调查这个事。但是财政部面对这样一个判决提出上诉。

主持人︰我看马上有人分析说,这一次财政部的败诉实际上是在为别人“背黑锅”,是这样子的吗?

杰森︰这倒不是的。因为现代沃尔它告财政部是被迫的,因为它这件事情质疑的对象是发改委和卫生部。而财政部根据中国《政府采购法》规定,财政部对所有政府采购有直接的监督作用,这个法律规定财政部应该对这些事情进行监督。这时候把它告上法庭,而它又拒绝进行这样的监督。把它告上法庭本身来说是依法而做的,而中级法院的判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主持人︰就是说财政部它按照法律的规范来讲,它是应该有这个责任监督,这个案件上它没有监督。而且在上诉的时候它还说︰“这样子的判决对它的行政管理是造成了影响。”就是说它要监管的太多了,它根本没办法做得到。那这里面到底应该怎么来看这个事情?

杰森︰事实上这个事情,它在法庭真的说这个话的话,那么整个财政部有关人员对于法律的藐视,对于中国人民财产的这种放任,就是毫不负责任的态度实在让人震惊。

我们都知道,在法庭上法律是绝对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的制定不是说你很方便的执行作为执行的标准的。法律定出来,你就得按法律执行。法律定出来说你财政部应该监管所有的中国政府的采购,那么在这个事情上你就应该实行法律规定的要求。

而不是说中国政府每年有四千亿的购买任务,我一一监管,我根本监管不了。你监管不来,当时法令就是这么制定的。当时你没有讨论,在参与法律的制定过程中,你没有考虑它的可行性。那么法律一旦建立后,法律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就已经树立起来了。这时候你说,以这种“我不可能实现”来回应这个败诉,是非常可笑的。这事实上是对法律最根本的不尊重。

另外,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事情,这个案件从头到尾都是非常令人怀疑的。整个中标的企业,整个总的购买量是四千万,中标的单位它就高出别的单位一千万,也就是高出25%,非常高的高额,而这个单位又是新兴建立2个月的,营运2个月的。方方面面很明显的问题,它拒绝调查。

整个一千万人民纳税人的钱放在那儿,对它来讲它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是不是应该完成自己责任去调查,它第一个想到的是为自己维护自己。整个过程中又可以看到它对纳税人的钱毫不在意的态度。所以整个事情如果是真的,整个报导是真实的话,那么它对法律的藐视,对整个人民的财产毫不负责任的态度让人震惊。

主持人︰实际上在中国来讲这种监管机制是有的,但是现在监管方它完全放弃它这种权力。这种案件如果在外国,在其他西方社会涉及到政府采购的行为,那么它有什么样相关的监管机构呢?

杰森︰我们以美国作举例,它的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的小政府,它都是一个相类似的运作。政府要花民间的钱,它有一个财政预算,财政预算首先要经过各地代表的批准,特别是在本地的,它必须经过当地选民直接批准。

在这个具体实行过程中有一个《回避法》,任何参与投标过程中,任何政府机关人员有跟其中任何一个投标单位有任何关系,他要回避,不回避本身就是犯法。这个过程之后,人民百姓有非常多质疑的过程。

比如说,像我们本地每一个月都有一个township的会议,整个会议过程中,每个人都可以提出来质疑你每一次购买的量。然后本地还有人民代表,他可以直接要求镇政府给他提出任何一个法案。当然镇政府它会把每年整个所有的几亿美元的开销,每一笔小到几千块钱、几百块钱,都一笔一笔列在网上,你都可以查到的,只要你去网上就可以查到。

然后,本地的媒体最爱报导的就是这种,哪笔买卖,哪怕是100块钱、几百块钱,只要有问题那就是他们本地最大的新闻了,就穷追不舍的搞。然后老板本身也可以到州政府去,向州政府查。所以方方面面整个的这种民众监督、新闻独立、司法独立这样的一个机制,使得在美国社会相对来说,你会看到这种让人怀疑的事情很少。

当然我们知道在中国这种事情很难,因为中国新闻不独立,老百姓也不可能直接选举官员,所有官员根本不是对老百姓负责的,整个这个事情在中国发生,而且越来越古怪。本身这个事情从投标整个过程就很古怪,最后又冒出这样一个案子,最后这个案子,中共财政部又以这样的方式回应,就是一怪加一怪,再加一怪。

主持人:但是现在有人对于财政部败诉的这个结果,认为这是现在司法慢慢的走向独立,可以抵抗行政干预的一种进步,那您怎么来看这种说法?

杰森:我倒没有看出来这一点,为什么呢?因为在整个报导过程中,我没有看到在任何一个地方说:“政府干预了,第一中级法院顶着压力把这个案子推下去。”事实上整个过程可以看到,它是非常非常简单的一个案子。就是说,法律条文就是这么明文规定的,它就该这么判。

但是从财政部这种非常惊讶于这种审判结果来看,你可以看到整个中国的这种政府官员,他对于这个司法,第一,是不了解;第二,他一贯的就是在这种民告官的案子中,轻易胜诉的这种经历,使得连这种明明白白它该败诉的事情,最后他败诉了他都非常惊讶。所以在这过程中我并没有丝毫看到任何一点说司法因此独立起来的。

当然,后面我们老百姓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看到这个案子的进一步发展,最后怎么走。如果未来真的出现了顶着压力走,把这个案子一直推下去之后,把整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那是有可能,我们说这个话还是情有可原。但是此时此刻完全看不到这样的情形。

主持人:而从财政部的反应来看可以看的出来,中国的司法反而不是那么独立。

杰森:对,事实上从习惯上它不习惯这样的结果,不习惯。

主持人:对,但是因为财政部它应该监管的这些都是属于国家政府的采购,实际上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老百姓对于这个案子也就格外的关注。现在这个案件是说财政部败诉了,那这些案件能够让老百姓感到这个事情跟老百姓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

杰森:这个事情可以让你看到好多好多事情。就比如第一件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这么多年一直说:“我要改革。”当然它不是说老百姓来监督我,它都是说我自己会改好。比如说,我们以前是政府规定买谁的东西就买谁的东西,我们现在是公开竞标。

那公开竞标当然没问题了,但是这个事情就像一股风吹歪幕布,露出一个角。你可以看到,公开竞标也可以完全是黑箱操作的,你不可能因为公开竞标而黑箱操作,就阻止它黑箱操作。

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中共说:“我们的法律逐步完善,法律完善到一个程度,我们社会就会进入一个法治社会。”不是的!在这个事情上,法律已经明文规定,你财政部应该监管这个事情,4千亿的政府采购,财政部应该监管。

那么在这么明显的,人家把这个案子送到你面前,希望你进行监管的情况下,它都拒绝监管,在法院要求它监管的时候,它都拒绝监管。理由是说:“我哪监管得过来呀!你这把我历史上所有的做法都给推翻了!”

你就可以看到:“法律是法律,它的做法是它的做法。”它完全是两回事。所以就可以看到,中共声声的说:“法律完善了,我们就会进入一个法治的社会。”也是一个骗人的话。

我们再可以看到,整个中国人的纳税钱。为什么中国过去这么多年一直GDP的发展都是7%、8%、9%,甚至今年初到了11%的状态;而老百姓的工资却缓慢,特别是非公务员老百姓的工资,却极其缓慢的在往前爬。

主持人:物价又上涨。

杰森:物价又上涨。最近你们可以看到物价上涨,老百姓说:“我这几年的工资都没怎么涨!”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个问号,老百姓始终在问这个问题:“为什么国家财政收入越来越多,但是老百姓的什么福利:教育、医疗、住房这些东西都归我们自己搞了?怎么我们工资也不涨?钱都跑哪去了?”你就看看钱跑哪里去了。

整个中国政府巨大的财政收入,它都是这么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转移到极少数的利益集团的手里了。老百姓认为,我钱交上去好像是要给国家花,事实上整个来说那还是你的钱。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你仍然有权力去看这个钱一步一步的怎么花。

比如说我们在美国我们township,你可以看到他的每一笔钱,小到几百块钱他怎么花的。因为你是纳税人,你有责任、有权利看到这个。但是在中国,4千万它就可以这么“哗”的一声出去,其中1千万,差额就是1千万。

1千万是什么概念?一个希望小学,最多20万,可以在一个农村盖一个小学。换句话就是多少?50多所希望小学。整个来说要重视教育,你就把这个省下来的这一点点钱,去盖50所希望小学。你说老百姓通过这件事情方方面面可以看到多少事情?

主持人:所以老百姓的钱拿出来之后怎么花,根本完全没有任何的权利去知道。

杰森:对!这就是整个中共统治下的一个最最大的问题。中共也看到了,它的整个官员在所有运作过程中,巨大的消耗、巨大的浪费、巨大的贪污漏洞,简直就是没有办法,它法律制定也没有办法。竟然各种各样的监察机关、中计委方方面面都不起作用。

有人就真的说了:“如果不反腐,就真的亡国了!”但是大家为啥不真的靠西方这种反腐方式,让老百姓来监督官员、选举官员,让媒体来独立调查这个事情?让司法独立起来呢?因为我们历史上一再讲,如果它把新闻独立起来、它把司法独立起来,中共立刻完!因为整个事情,中共历史上背的血债太多,目前又搞的黑箱作业太多,它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那么对于这种情况,好像网上很多网友的评论,大多数还是感到无可奈何。那么是不是对于这种现状来讲,中国老百姓、这些纳税人,他们只有无可奈何的权利?

杰森:当然,在我看来可能只能是无可奈何。但是您可以看到,中国老百姓积累的这种怨气,今天可以看这个事情无可奈何的骂一通,中国那种可能骂的很难听的话你都可以看到,明天他又骂一个,这个民怨就积累起来了。

为什么经常你看到一个很小的事,当地常用汽车涨一次价,就可以引起暴动;甚至当地城管打一个人,就可以引起整个几万人的聚集。事实上它都是这么一个民怨的聚集以后,形成一种就像火山到一定程度,一个小漏洞、一个小缝隙就“崩!”爆开,爆发出来这样一个概念。整个来说,你可以看到为什么有人说:“中共坐在一个火山口上!”它就是这么一个概念。

主持人:好的,我们节目时间又到了,非常感谢您的分析和评论。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6/21/2007 12:18:27 P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疑云罩三峡 大坝安全吗?
中共出白皮书 美方反击 到底谁“出尔反尔”
美中女主播电视辩论 谁能更胜一筹?
应对美国禁令 华为真“准备好了”?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未解之谜】两位医生经历的临死体验
【新闻大家谈】中国CDC泄密 美台交往松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