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49)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3日讯】麦克亚瑟不仅不愿关闭军事基地,他还想使之现代化。他要求公共事业署提供大部分资金。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伊克斯很快地拒绝了麦克亚瑟要钱的要求,并对他力图保住陆军基地的做法大加嘲弄。

伊克斯没有预见到,7年后,政府将根据们《1940年征兵法案》努力兴建数十个新要塞,并且启用老要塞,以容纳数百万需要训练的人。麦克亚瑟对未来明察秋毫,这就是他极力反击绥靖主义的原因。艾森豪威尔也看到了这一点。威廉‧伦道夫‧赫斯特给他25万美元一年——6倍于陆军付给他的薪水——让他辞职去赫斯特连锁报业任记者。艾克相信1940年左右将有一场世界大战,因此回绝了他。其他陆军军官,如乔治‧马歇尔,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内务部长对麦克亚瑟的深恶痛绝使他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视而不见。
  
1934年,尽管与伊克斯有不共戴天之仇,麦克亚瑟还是不懈地试图说服公共事业署提供所需的资金,重新装备坦克部队,并使3个步兵师实现机械化。德恩私下请求罗斯福拨款买新坦克。结果未获批准。1933年,美国只有12辆现代坦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也无增加。
  
“我受到了侮辱,”麦克亚瑟苦涩地回忆道,“为了得到陆军摩托化和机械化的资金,我几乎就快给某些绅士舔靴子了。”
  
1934年,预算之争又赫然逼近。根据法律,任何政府机构不得向国会要求预算局规定以外的金额。显然,这有利于行政机构独自说了算。国会也有了借口对预算决定的后果不予深究。然而,当麦克亚瑟为陆军1935财政年度预算表态时,他那无所畏惧的样子像是个输光了的赌徒。
  
虽然他是个出色的演说家,但这场斗争不是靠口才能赢的。就算麦克亚瑟有天使般的口才,要想打动罗斯‧科林斯这样顽固的敌人也是妄想。虽然他在国会中也有一些崇拜者,但他们大部分是共和党人,人数上较与他作对的民主党人要少多了。更何况他无暇的外表和一丝不苟的军人作风在国会山都是难以为人接受的。乔治‧肯尼中校偶然听到拨款小组的一名成员对另一位说:“好啦,早该过去听听那位花花公子要说什么。”
  
当麦克亚瑟在众议院拨款小组面前发言时,他有时觉得科林斯以及众议院拨款小组成员的话有侮辱他的身份。那怕只有一丁点,麦克亚瑟的反应也总是愤怒而迅速。麦克亚瑟抑制住愤怒,但却无法装出他没听到那些话,他愤然而起,收起他面前桌上的文件,大声说:“先生们,你们侮辱了我。我在我这一行中的地位与你在你们那一行中的地位一样高。等你们愿意道歉时我再回来。”他向门口走去。委员们把他叫了回来,并道了歉。
  
当他就1935财政年度预算在参议院军务委员会上发言时,他坦率地说,国会无法逃脱损害国家安全的责任。参议员们一片嘘声,但他坚持己见。他说,预算局把拨款额送到这儿,你们就必须作出反应;但这并不能解除宪法赋予国会的责任,国会应该“保持和加强军队”。他直言不讳地说:“你们不应受预算额的约束。”一名参议员终于被打动了,承认国会“在预算局的裙子后藏得太久”了。
  
政府想控制住麦克亚瑟,并暗示将进一步限制陆军与国会间的事务,但由于无法命令总参谋长不得再在国会发言——这样显然是违反宪法的——罗斯福也没有办法,除非他愿意解雇麦克亚瑟。麦克亚瑟继续游说更多的拨款。预算局提出2.89亿。麦克亚瑟要求3.05亿。
  
除预算外,他还不断要求公共事业署提供4.5亿给陆军装备现代武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装备已经过时。麦克亚瑟的游说毫无结果。国会投票1935年预算时,给了陆军2.84亿——比预算局提出的还少,比陆军部提出的少2000多万。这是一次倒退。
  
但一年以后,麦克亚瑟又一次开始争取,这次是为1936年的预算。一年的变化太大了。国际形势日益动荡,纳粹崛起威胁欧洲和平,日本拒绝承认裁军协议,拉开了侵略亚洲的序曲。
  
陆军部提出3.61亿美元,但预算局在呈交国会前把它减至3.31亿。麦克亚瑟回到国会山,敦促将陆军兵力从目前的125万人增至165万人,这是总参谋部认为的最低限。他恳求援款购买新装备。而且,他再次提醒国会不必接受总统的预算方案;他们可以投票决定任何他们觉得合适的数额。他这么说实际上等于在告诉白宫,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他们错了,麦克亚瑟才是对的。
  
这一次,他比上一年准备得更充分。国会在讨论预算案时,麦克亚瑟则在幕后游说。美国荣誉军人协会拟定了一份国家安全问题的问卷。每名国会议员都收到一份,由其选民中的老兵寄给本人,直截了当地提问,在这个动荡的年代,你在扩军问题上的立场是什么。
  
国会终于让麦克亚瑟如愿以偿,而且还不止于此。他们不仅如数答应了陆军部所要求的数额,而且还追加了200万美元,总额达3.63亿美元。麦克亚瑟也得到了他要求的授权,再扩军4万人。
  
在5年的斗争里,大部分时候都是挫折与失败,这次是个令人欣喜的回报。他,德恩和全体总参谋部成员喜不自胜。“尽管奶粉来迟,”麦克亚瑟高兴地向国会议员们致谢说,“但转折终于来到了”。

说起来难以置信,尽管资金缺乏并且受到公众耻笑,但和平时期陆军部内部的士气从1930到1935年来从未如此高涨过。当时在那几任职的人对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的表现几乎没有批评意见,而赞扬他的人却比比皆是。艾森豪威尔曾对他拒不认错很恼火,但除此之外,陆军军医局局长梅里特‧艾尔兰的评价可能代表了大部分人的意见。艾尔兰与信对前总参谋长约翰‧L‧海因斯说:“麦克亚瑟确有那种既让部下卖力又使他们高兴的能力。”
  
野战部队的看法也大致相同。美国本土最重要的驻军是第3集团军,司令部在萨姆‧豪斯顿堡。第3集团军拥有唯一的2个兵员接近满员师的正规师;第2步兵师和第1骑兵师。其辖区包括6一7个国民警卫师和很多航空兵基地。其司令官约翰‧哈古德少将直率地评价道:“人无完人,但麦克亚瑟除外,我从未发现他有什么错”。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虽然麦克亚瑟成功地使罗斯福让他留任总参谋长,但总统周围有很多人仍很讨厌他。新任内务部长哈啰德‧伊克斯是他不共戴天的敌人,哈啰德以前是名记者,不仅头脑敏捷,言语更是犀利。
      
  • 作为陆军高级军官,从1921年起,陆军特级上将约翰‧J‧潘兴一直在每次的总统就职典礼阅兵式中充当总指挥,但1933年3月,他病重无法骑马。引导阅兵式欢迎新总统的任务将落到麦克亚瑟头上。
  • 占领这些大楼的人们得到了可能被驱逐的警告,大部分人离开了。与此同时,沃特斯去问赫尔利,陆军是否有帐篷供他们安家。7月26日下午,当他走过陆军部长的办公室时,发现赫尔利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麦克亚瑟则在怒气冲冲地踱来踱去。赫尔利听完沃特斯的话以后问麦克亚瑟:“有帐篷吗?”
  • 他还取消了不受人喜爱的老式“伤残级带”,那是一块戴在左衣袖上的小黄布。他恢复了美国的第一种勋章:紫心勋章。那是华盛顿为表彰作战英勇而设立的。新的紫心勋章可授予作战英勇者,但大部分都是挂过彩的。在各类受伤中,毒气熏伤被列在首位。第一枚紫心勋章被授给麦克亚瑟,勋章背面仍然刻着 “1号”。
  • 麦克亚瑟正打算在陆军部建立以他为中心的“大家庭”时发现了一名可爱的年轻天才,德怀特‧D‧艾森豪(称艾克)少校——助理陆军部长弗雷德里克‧H‧佩恩的行政助理。艾森豪1926年以第一名毕业于指挥参谋学院,因此得到了在华盛顿任职的机会。
      
  • 人们从查理斯‧P‧萨默罗尔身上感受最多的是恐惧。他年轻时在西点军校学到了一套顽固守旧的领导作风,盛气凌人,独断专行,并且一生不变。人们受萨默罗尔的驱使,而不是领导。结果总参谋部士气低落,怨声载道。
  • 然而,年轻时当工兵期间,麦克亚瑟就竭力避免与河流港口有关的工作。现在要他勉强接受这项工作简直是要他的命。不论官位多么显贵,他都不单纯是名管理者,他是名高级指挥官,战士的领袖,那一大把的勋章就是证明。而且还有好多勋章他应得而未得到。
      
  • 进入奥会对他是一次机缘,他也陶醉其间。他为每次成功欣喜若狂,为每次失败痛心疾首。几乎每天都有一出出悲剧和喜剧,他全挺过来了。“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美国短跑冠军查利‧帕多克因接受金钱而受到调查,从而可能失去业余运动员的资格而不能参加奥运会赛跑,当麦克亚瑟坚持要带帕多克时,业余联合会的一些成员提出了抗议,其中一人还在运送美国队前往荷兰的船启航后辞去了职务。麦克亚瑟听说国内此起彼伏的抗议声后,发回了一封愤怒的电传, “我们不能忍受背后的诽谤。”
  • 麦克亚瑟对军功章的依恋可称得上是执著。在很大程度上,这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是他那种职业的人所普遍渴求的。就像总经理们希望他们的努力能得到丰厚的回报,作家和艺术家们寻求他们期望的永恒一样,职业军官当然想得到他们觉得是自己挣来的级带、奖赏、勋章和徽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