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4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1日讯】胡佛大幅削减军事开支,但却增加了几乎所有的其他开支。1932年7月,陆军的工资降低了10%。少校以上的军官尽管不高兴,但还可以应付。对低级军官和士兵来说,他们本就不宽裕的生活更加紧张了。《陆海军杂志》记者约翰‧坎兰‧奥拉夫林听到无数艰辛的生活故事,这都是因为预算局一再削减预算所致。奥拉夫林写信告诉麦克亚瑟,1932年的预算之争是“内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一”。
  
问题还不单是在钱上。在美国应该拥有什么样军队的问题上,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来自密西西比州的国会议员罗斯‧科林斯不断地与麦克亚瑟发生冲突。麦克亚瑟认为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而科林斯则认为是优势的装备。为了现代的坦克和飞机,就要减少兵员,停止把钱浪费在薪水上。科林斯在陆军预算中加了一条,这将裁减2000名军官。麦克亚瑟的反应是向众议院少数党领袖致公开信,强调总参谋部认为人比物资更重要的观点。
  
“一支军队可以缺乏物资,”麦克亚瑟欲进故退,“它可能服装不足,住房紧张,甚至装备落后,但在作战时,没有有经验的军官指挥,它必败无疑。足够的、训练有素的军官队伍是成败的关键。”
  
他在结尾时指出,陆军并未消耗国家多少财富。它如今还不到1920年《国家防务法案》规定规模的一半,并“在世界军队规模中排行第16位元……”但众议院还是通过了科林斯裁减军官的提案。
  
麦克亚瑟反击了。他把事情告诉了欧尼斯特‧格雷夫斯,一名工兵司令部中很精明的军官。工兵当时正在进行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工程之——治理密西西比河。这一工程对十几个州都很重要。麦克亚瑟敦促格雷夫斯去游说这些州的参议员,让他们在裁减军官议案提交参议院时表示否决。这一政治努力成功了。参议院否决了该议案,但麦克亚瑟与罗斯‧科林斯成了死对头。日后他将为这一胜利付出代价。
  
科林斯的下一个措施是,对有经济来源且年收入超过10000美元的军官停发退休金。另一条建议是停发由国会通过的结潘兴的每年18000美元的特别退休金。麦克亚瑟积极地为维护现有的退休金条例而战,甚至不惜为潘兴的退休金而辩护。他指出,这算不得什么,英国政府为嘉奖道格拉斯‧黑格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贡献,给了他50万英镑的信托基金,外加世袭爵位和大笔抚恤金。科林斯打陆军退休人员主意的企图自然销声匿迹了。
  
麦克亚瑟为潘兴的辩护令人感动至极,这成了他们关系的转捩点。潘兴给麦克亚瑟写通道:“请允许我向您致以最热烈的祝贺,您终于成功地阻止了国会内部对陆军的刁难……并且我还要向您表示感谢,您保护了退休军官,尤其是您提到了我。”
  
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的第二年结束时,陆军已到了危急的地步。尽管他努力避免陆军的预算被大幅度削减,但也只是减缓了削减的步伐而且。事情仍无转机。陆军的兵员1932年降至13万士兵和1.2万军官。他在年度报告中直言不讳地说,这已在“安全线以下。”
  
尽管麦克亚瑟从未说过他也曾认为陆军和国家的最好选择就是换一位总统,但当时在胡佛统治下的形势已经十分危急了,连他这种老共和党员也不免会因这种念头凌晨3点从恶梦中惊醒,头晕脑胀,一身冷汗。
  
麦克亚瑟非常想让陆军壮大起来。如果规模太小,那就不是一支作战队伍,而是一支巡逻队了。目前,军队的规模只有1920年《国家防务法案》规定的一半,但国会不愿为扩军拨款。麦克亚瑟只能进一步努力在现有的基础上增强军队。陆军部有权组建3个集团军司令部,但却从未组建过一个。代之而做的是把美国本土的陆军分为9个军作为加强战备和训练的一个措施,在麦克亚瑟的坚持下组建了4个野战集团军司令部,即西海岸、五大湖地区司令部、东北地区和东南地区。成立之后,他又要求他们定期进行指挥所作业和野外演习。战时这4个司令部将训练新兵并带领他们出征海外。

他一心扑在4个集团军的计划上,以至忘了自己的野心。当时的军长都是两星将军。指挥他们的3个集团军司令也是两星将军。总参谋部振振有词的争辩说,这种情形很反常,师、军、集团军都由两星将军指挥。明智的解决办法是把军长提升为三星,把集团军司令提为四星。
  
这就给麦克亚瑟出了一个难题。当时只有两名四星将军,他就是其中之一。作为总参谋长,他暂时是最高级的将军。但一旦他离职或退休,他又会成为少将。然而,要是他接受总参谋部的建议,他就会被国会里的人说成是在追求个人利益,而非为了陆军。有些国会议员,如罗斯‧科林斯,几乎肯定会指责他接受集团军司令官为四星的建议是为了他自己日后从总参谋长的位子退下来后能继续任集团军司令,这样他就能保住他的四星军衔。为了避免这种非难,他否决了总参谋部的建议,结果四位集团军司令十分不快。
  
麦克亚瑟所面临的最复杂的组织问题之一是如何处理坦克部队。英国人于20年代末首创了机械化实验部队,美国陆军对此很感兴趣。少数美军军官强烈要求在美国组建相似的部队。他们说动了萨默罗尔,他任总参谋长的最后一道命令是:“立即组建一支机械化部队。”
  
一支由轻型坦克、装甲运兵车和卡车牵引火炮组成的小部队在佛吉尼亚的尤斯提斯堡成立了,并开始摸索机械化作战的战术。它的正式名称是第7步兵旅(机械化),尽管它还不能用于实战,但仍然引起了极大的兴趣。步兵也想插手坦克。毕竟是坦克在德军防线上撕开了巨大的裂口,从而使英法军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快结束时得以长驱直入。
  
真正的骑兵满怀嫉妒地看着坦克试验,疑虑重重。机械化旅旅长艾德纳‧罗曼扎‧查菲上校请求麦克亚瑟将他的部队配属给骑兵。和这个旅的很多军官一样,查菲本人原也是名骑兵。军内外都有人对骡马骑兵的未来表示怀疑,但有的骑兵军官,如乔治‧巴顿,则预见到了骑兵和坦克协同作战的未来。
  
当时,步兵是陆军的基本兵种,麦克亚瑟就是步兵出身。他决不会不理步兵对装甲支援的请求。最终麦克亚瑟把坦克分给了步兵和骑兵。
  
麦克亚瑟是对军队高度整齐划一的活生生的挑战,他在穿着上仍继续独出心裁。他内心的某种东西在排斥甚至怨恨制服的限制。1926年,陆军废止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高硬领制服。这种制服穿着很不舒服,要靠纪律才能强制大家穿。替代老制服的新制服是一件开领夹克、一件软领衬衫和一条黑丝领带,就像商人的穿着。麦克亚瑟当上总参谋长后,他收起了黑领带,开始戴缎子制作的紫色领带。
  
他还把注意力转向他最关心的改革:勋章。陆军的授勋政策历来糊里糊涂。他实施了改革。小银星勋章原是授予英勇行为被列入部队纪录的人,多被称为“载册星”,并和与其相关战役勋章的绶带一起佩带。麦克亚瑟将之改为现代的银星勋章,单独成为一种勋章,在对英勇行为的奖励中仅低于服役优异十字勋章。第一枚颁发的银星勋章给了他自己,并被刻上“1号”。--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麦克亚瑟正打算在陆军部建立以他为中心的“大家庭”时发现了一名可爱的年轻天才,德怀特‧D‧艾森豪(称艾克)少校——助理陆军部长弗雷德里克‧H‧佩恩的行政助理。艾森豪1926年以第一名毕业于指挥参谋学院,因此得到了在华盛顿任职的机会。
      
  • 人们从查理斯‧P‧萨默罗尔身上感受最多的是恐惧。他年轻时在西点军校学到了一套顽固守旧的领导作风,盛气凌人,独断专行,并且一生不变。人们受萨默罗尔的驱使,而不是领导。结果总参谋部士气低落,怨声载道。
  • 然而,年轻时当工兵期间,麦克亚瑟就竭力避免与河流港口有关的工作。现在要他勉强接受这项工作简直是要他的命。不论官位多么显贵,他都不单纯是名管理者,他是名高级指挥官,战士的领袖,那一大把的勋章就是证明。而且还有好多勋章他应得而未得到。
      
  • 进入奥会对他是一次机缘,他也陶醉其间。他为每次成功欣喜若狂,为每次失败痛心疾首。几乎每天都有一出出悲剧和喜剧,他全挺过来了。“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美国短跑冠军查利‧帕多克因接受金钱而受到调查,从而可能失去业余运动员的资格而不能参加奥运会赛跑,当麦克亚瑟坚持要带帕多克时,业余联合会的一些成员提出了抗议,其中一人还在运送美国队前往荷兰的船启航后辞去了职务。麦克亚瑟听说国内此起彼伏的抗议声后,发回了一封愤怒的电传, “我们不能忍受背后的诽谤。”
  • 麦克亚瑟对军功章的依恋可称得上是执著。在很大程度上,这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是他那种职业的人所普遍渴求的。就像总经理们希望他们的努力能得到丰厚的回报,作家和艺术家们寻求他们期望的永恒一样,职业军官当然想得到他们觉得是自己挣来的级带、奖赏、勋章和徽章。
  • 麦克亚瑟利用回国之际另寻任命。他和路易士——尤其是路易士——都不想回马尼拉。麦克亚瑟亲自与陆军部长约翰‧威克斯谈自己的问题,后者表示同情。不愿与他极为尊敬的潘兴发生冲突。尽管如此,他不愿陆军失去麦克亚瑟。他向他保证会有他的机会。同时他说:“千万别想着退役。”
  • 美国运输船抵达马尼拉历来是令人激动的盛事。菲律宾武装员警乐队立在码头,吹打着五色杂曲,有爱国歌曲、军乐、还有当时的流行歌曲。数十名佩戴勋章的军官挤在码头上欢迎新来的人,迎接老朋友。
  • 路易斯‧布鲁克斯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继承人之一,但这并非是她魅力的秘密所在。绝对不是,就算路易斯是在梅西(译注——美国著名的连锁店)店里柜台后面工作也一样会迷住他。她是那种五官单独看并无特别之处,但组合在一起却有更多韵味的女人之一。
  • 9月15日是“仁川登陆”58周年纪念日,那场在韩战史上著名的经典战役再次成为民众谈论的焦点。韩国海军于本月9日举行演习,重现仁川登陆,在整个演习开始前,韩国指挥官亲自向美国麦克阿瑟将军雕塑前敬献花圈。此次韩国军演“仁川登陆”,再现了58年前麦克阿瑟亲自指挥的那场杰出的战役。
  • 1920年秋季的一天,麦克阿瑟正在观看橄榄球队练习,他走向教练查尔斯‧戴利,说他有一个传球的方法。队员们围过来,麦克阿瑟叫他们象平常一样站位,只不过他站在右后卫的位置。他沿球场向前走了5大步,左转又走了15步,停下来用右脚后跟在草地上划了个十字。“传球应该到这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