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喜:杨佳杀警引起的基因变化

大喜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5日讯】读吴思的血酬定律,小民被逼到“血线”之下,往往以自戕来获得上一级官府的关注,小民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个不按照潜规则办事的官吏的代价是丢官,于是就有如下等式:

草民的代价—命=官吏的代价—有补偿的丢官

这代价相差悬殊的等式,从古延续至今。官吏手里握着“合理伤害权”这个利器,小民什么也没有,被逼到“血线”以下,只有豁出去命以期引起更高层的关注,从而使潜规则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读到这里,掩卷叹息之余,总是疑问,难道只有自戕一条路吗?小民既然活不下去,只有豁出命了,为什么不直接把官吏宰了?那样起码能使等式的两头是平等的。但是官府掌握着暴力机关,力量太强大,小民不足以抗衡。一个小民能否闯进戒备森严的镇县机关大院?

历史到了2008年,中国的政治生态依然如故,但是随着社会的多元化,草民的生态也发生变化了。于是杨佳出现了,这个来自首都的草民,终于把等式做平了,而且盈余不少,一条命换十几条警察(相当于捕快)的命,把通行千年的等式一下子给倒过来了。

这个事件的意义在于,一只绵羊的基因变异将引发整个绵羊族群的变异(考虑到绵羊被逼到血线以下引发的反抗,这种基因的变异极有可能是100%),绵羊和豺狗的生态结构发生了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变化:即温顺的绵羊,原来如果出现放牧的豺狗迫害加剧,绵羊们活不下去的时候顶多一死了之,现在由于一只绵羊基因变异,在遭受迫害的情况下,竟然一气杀了十几条豺狗,简直让人怀疑是否该绵羊引进了西亚的基因(很可能师承阿克萨烈士旅)。最糟糕的是,此名为杨佳的绵羊的基因变异行为,借助今天发达的资讯,全体绵羊都知道了,绵羊们迅速算清了原来等式的不对等,并知道世界上竟然存在一种新的等式,绵羊杨佳能做到的,其他绵羊一样能做到。

引用一下吴思先生的例子:2000年11月1日晚,湖北监利县黄歇口镇新熊村五组农民熊华品,因拖欠应交税费2085元(大部分为摊派等潜规则下的灰色税费),被副镇长等7名干部和几个打手带到学习班(灰牢)遭到殴打,熊被放回后索要医药费未果愤而服农药身亡。

杨佳和熊华品遇到的情况大同小异,如果绵羊都长出杨佳一样的爪子,生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那些强征税费的乡镇干部,那些强拆居民房屋的拆迁办人员和开发商,如果也面临着和杨佳同样的反抗,他们在欺压草民之前是否也要掂量掂量?

某日去潘家园淘书,听到书贩的对话,书贩甲说,快开奥运了,我等是否不出摊回家避避风?书贩乙说:自从北京那个哥们儿杀了十几个警察,最近警察文明多了。

还是豺狗的嗅觉灵敏,他们已经敏锐地觉察到绵羊的基因变化。(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1-15 8: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