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史册的一幕 中南海万人上访

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和平上访见证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石芳瑞典报导)2008年4月25日是中国法轮功学员万人上访北京中南海的九周年。岁月悠悠,转眼已过九年。在中共控制下的舆论工具一直把这次上访作为镇压法轮功一个借口。很多人或媒体也误以为这次和平请愿是一次有组织的抗议事件,因而使中共害怕及恼怒。那么事情的真相又告诉了我们什么呢?本报记者采访到了三位当事人。

我所亲历及见证的4.25

现在瑞典中西部生活的孔斌先生,亲自参加了4.25上访。毕业于医科大学的他,当时在北京一家跨国医药公司作地区经理。

“那时我在北京。身为这段历史的一个见证人,我有责任讲出真相。

我为什么要去上访呢?这要从我的修炼历程说起。我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此之前我一直在不懈的寻求人生真谛。上大学时我选择了医学专业,但不久我发现现代医学对人体、生命的认识太浅薄了。于是我开始博览群书,特别是关于生命,关于修炼的书籍。然而正法难求,经过多年的求索,虽然对宇宙、生命有了远远超越常人的认识,但我知道我还没有找到真理。直到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我深刻的认识到,寻找的过程结束了,我找到了这一生要寻求的。开始修炼不久,我就感受到法轮大法的奇特功效,身体变得健康,道德提升,身心愉悦。

到了1999年初,周围有越来越多的人修炼法轮大法,我家附近就有炼功点了。在不远的首都体育馆,每周都有几千人参加的集体炼功。然而,也有消息传来,一些有权势的人在干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修炼。

1999年4月24日傍晚,当时在炼功点一起炼功的一位清华毕业生告诉我,天津的一个杂志发表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当地学员去澄清事实,但是却遭到警察殴打,而且还抓捕了几十位学员。警察说要解决问题只有去中央上访。我们想在25日到中央信访部门去说明情况,自愿参加。那时我想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对社会只会有好处,想来破坏的也就是不明真相的个别人。我们把真实情况向中央领导反映,肯定会合理解决的,于是决定参加上访。


现在瑞典中西部生活的孔斌照片,本人提供)

4月25日上午,我与几个熟悉的学员坐车来到了俯佑街。这时在街旁的人行道上已有很多的学员了,学员们给过往的行人留出足够的行走空间。人们静静的站在那里,有的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马路的中间每隔十几米站着一个警察,他们的样子显得很悠闲。我们几个人看到街上没有地方了,就走进了街道旁的一个胡同。这个胡同较宽,学员们呆在胡同两侧,中间仍然可以过汽车。现场很祥和,没有人喧哗,没有骚动,人们或是看书或是打坐炼功,或是低声交谈。上万人的现场,秩序井然。不久看到开来许多警车,警车停在道旁,在中南海的高墙外又形成一座车墙,挡住来上访的人们,似乎是要防止我们会有什么过激举动。当时我就想当局真是不了解我们啊,修炼真善忍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暴力行动呢?我还看到载有摄像机的汽车缓缓开过,摄像机对着安静的人们。

来上访的修炼者来自各行各业,我那时是某著名跨国医药公司的北京区经理,在我旁边的有清华大学的教师,有高科技电脑公司的业务经理,还有来自北京郊区的纯朴农民,有中国银行的业务人员,还有星级饭店的厨师以及医务工作者。大家都是抱着纯善之心,希望政府能够正确对待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下午的时候,传来消息,朱镕基总理出面与学员代表在谈话。到了晚上,被关押学员获得释放的消息传来,学员们纷纷散去。4.25上访圆满结束。然而,三个月后中共恶党与善良为敌,开始了历史上最邪恶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四.二五”事件小忆

现在瑞典哥德堡生活的李晨光先生,曾是一位活跃在莫斯科和哈尔滨两地的公司老板,他回忆起当时参加中南海和平上访的情景。

“1999年“4.25”事件前后那段时间,我刚好在家乡哈尔滨渡假。4月24日那天,天津公安出动大批警力殴打并强行驱散在天津教育学院门前秉持平和心态澄清事实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抓捕了45名学员。我从其他法轮功学员那里得知这一消息时已是4月25日的上午,因为当时听说天津公安在打人抓人时声称是中央的指示,并说有意见去北京反映,另外在“4.25”事件之前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发生过地方公安骚扰法轮功学员炼功的事件,地方政府在接待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时都往北京推,于是我和认识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商量了一下,决定立刻去北京中央政府上访。

我们是乘坐下午的火车去北京的,那天因为有大批得知消息的法轮功学员要去北京上访,所以火车票特别难买,我是通过在铁路局工作的朋友好不容易才买到了一张票。上了火车发现相邻三四个车厢几乎都是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都是买的站票﹙没有座位﹚,于是大家互相让座,最后轮着坐到了北京。在火车上通过与学员们交谈得知,当时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一是觉得这么好的教人修心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的功法无端的受到诬蔑,令人难以接受,我们作为受益者理应澄清事实。二是我们都认为中央政府领导人被下面的小人蒙蔽,对法轮功有误解,所以我们要上访,向中央政府领导说明真相。

高精度图片
现在瑞典哥德堡生活的李晨光(摄影:王莉莉/大纪元)

法轮功学员经过修炼自己,思想境界都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不仅不良嗜好改掉了,而且无论身处何地都能为别人着想。这可以从我那天亲耳听到的一段对话得到证实,记得我们乘坐的火车快要到北京时,一位列车员和一位推售货小车的铁路售货员在车厢接头处相遇,售货员说:今天乘客真多,整列火车都爆满了。列车员答道:是啊,可是真奇怪,这么多人乘车,车厢里却没有垃圾,干干净净的,今天省事儿,不用打扫了。售货员接着说:可是我觉得奇怪的是,今天食品卖出去很多,烟和酒却几乎没人买,简直太特别了。

当我们的火车到达北京时,已经是4月26日的凌晨了。一下火车,就有几位提前一天到达的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来接站,他们高兴的对我们说:没事儿了,昨天朱镕基总理接待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代表,做了三点批示。问题已经得到了圆满解决,这回再也不会有人干扰我们炼功了,大家可以回去了……。

而事实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没有想到的是,邪恶中共和江泽民罗干等几个势利小人为了一己私利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以“4.25”上访事件为借口,暗地里已经开始为镇压法轮功磨刀霍霍。

我是4月27日离开北京的,在北京的那两天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寻常:只要是几个法轮功学员在街上一起行走就会发现有便衣盯梢,我们在找宾馆的过程中发现各个宾馆也已经有警察关照过要详细登记房客的信息,等等。”

镇压法轮功 中共蓄谋已久

李志河一家是北京人。中共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们被迫移居国外,现生活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李先生见证了1999年4月25日和平上访。

“99年4.25的事情至今我还记忆犹新。清楚的记得:当天清晨6点我就到了府右街,亲自见证了万人上访的整个经过,当时法轮功学员非常有秩序,没有人喊口号和喧哗,整个过程非常和平。

其实我们是想到国家信访办反应一下真实情况,根本就没有想上中南海。我们是按照警察的安排,让我们站在那儿等,我们就站在那里。

大家知道,中南海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去的地方,那里常年都是岗哨布置森严的。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都是它们导演好的,是为下一步迫害法轮功找借口。”

高精度图片
李志河现生活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照片本人提供)

李志河停顿了一会,接着讲到:“事情已经过去九年了,这九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都是在本着大善、大忍之心,向世人讲述为什么中共要迫害法轮功,中共是怎样炮制天安门自焚案来栽赃诬陷法轮功的真相,以及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我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

我们原来在一起炼功的有几位六、七十多岁的老阿姨都是从家里就被它们抓走的。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根本不像中共宣传的那样在家里炼就不管了,那只不过是为它们欺骗世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

法轮功是一个和平的团体,从99年中共开始迫害至今,都是以和平的方式在呼吁制止中共继续镇压法轮功。我再一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已持续九年的残酷迫害,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都能站出来,支持正义和善良!早日结束这场持续近九年的浩劫!”

李志河原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和工作,因为他参加了99年4.25的和平上访,在中共公开禁止法轮功后,他就被当成了迫害的重点。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六一零组织,强行把李志河送入洗脑转化班。由于他坚持自己的信仰,他们一家深受迫害,他和他的妻子先后都失去了工作,然后他们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在国外几经辗转,他们被瑞典政府接受为中国难民,现定居瑞典。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欧委会声明:奥运前继续向中共施压
李思慧:母亲、我和一个永恒的日子4.25
4.25 朱镕基带我们走进中南海
回忆四.二五的日子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美中天津过招 李克强发话泄密?
【秦鹏直播】郑州书记被轰下台 中共提2清单遭讽
【新闻大家谈】姚诚:卖命偷机密 遭卸磨杀驴
【远见快评】疯狂围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新闻看点】烟花再袭如末日?江浙沪撤200万人
【微视频】洪水来不预警 郑州防洪还是杀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