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绿色生质能向穷人开战 专家示警新粮荒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3日报导】-世纪危机专题报导系列之四(中央社记者蔡素蓉台北十三日电)一度被视为可纾缓地球暖化危机,奠基绿色的生质能科技,却因“人车争粮”,反加速37个国家面临粮食短缺,带动未来10年谷物价格易涨难跌,全球40亿贫穷人口更陷入绝境。专家呼吁,应以非谷物提炼生质能、重启核能应用、发起第二次绿色革命、世人应回归简朴减碳的生活模式。

跟着外电新闻画面,一位海地妇女正把整桶泥浆混合盐和油,做成一块一块圆形饼状,然后放在太阳下曝晒,就成为“泥巴饼”,妇女接着把成堆的泥巴饼拿到市集叫卖。这是海地沿海地区贫民的三餐主食。

外电报导,“泥巴饼”,原是当地民间药用偏方,作为补钙或中和胃酸药剂。由于海地这几年受洪水、飓风、暴雨侵袭,粮食短缺,物价飞涨,“泥巴饼”现今不只是贫民主食,还被拿来市集贩卖,变成生计工具。

粮价飙涨,不仅使海地风行泥巴饼,更易引发暴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今年一月就警告,近几个月,几内亚、茅利塔尼亚、墨西哥、摩洛哥、塞内加尔、乌兹别克、叶门都因粮价而发生暴动,而且情况还在恶化中。

这几年全球粮价到底飙涨多少?农委会研究显示,以2006年 9月为基准,到2008年3月止,小麦价格飙涨112%、大豆飙升75%、玉米上扬47%、稻米上涨30%、乳制品价格飙扬80%,均达到近十年新高。

再看看东南亚稻米输出国的米价,2008年2月,泰国米价每吨已逾500美元,2008年5月更飙涨至1千美元。但一年前价格仅325美元。越南出口米价2008年2月创下每吨460美元新高纪录,较2007年上涨五成以上。

“目前全球已有37国面临粮食危机”,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今年4月提出警讯,虽然今年全球粮食产量可较去年增加0.26%,但粮食库存恐降至4.05亿吨,创25年新低纪录,未来十年国际粮价呈易涨难跌趋势。

“高价粮食所引发的危机,已成为21世纪新风险”,中华经济研究院学者提出警告。

新世纪的粮荒,肇因于天灾重创各国农牧产业,再加上各国竞相发展以玉米、大豆等农产品提炼生质能,排挤小麦等农作物生产,国际避险基金搭配抢进炒作,使国际粮价这几年一路走扬。农产品出口国纷纷限制谷物出口,加剧粮价飙扬。

各国政府这几年全力研发生质能,因为生质能可排放较少的二氧化碳,可减缓地球暖化速度。

农委会国际农情资讯显示,以美国为例,目前有五十座兴建中的乙醇提炼厂,还有三百座在纸上计划中。

国际研究机构统计资料显示,美国玉米用以提炼乙醇原料消耗量从2001年的1800万公吨,成长到2006年5500万公吨,消耗掉的玉米是当年度全美产量六分之一,但仅满足3%汽车燃料需求。。

欧洲国家大量从热带国家进口大豆或棕榈油,作为生质能原料。许多国家因而热中生产生质作物,印尼准备效法马来西亚,把棕榈树种植面积从目前1600万公顷,增加到2025年的6500万公顷。

科学家万万没想到,当初生质能被视为绿色明星产业,可振兴农业,但一旦执行时,却造成必须用更多化肥栽种生质作物、生产不具经济效益、破坏自然生态等不环保后果,更严重的是促成车辆与穷人争粮局面。

“全球8亿汽车驾驶人为了维持机动性,正在竞争谷物,但其他的20亿穷人,却只是为了生存”,华府智库世界观察研究所总裁布朗这么形容这场史无前例的“穷人与车战争”。

世界粮食计划署统计,在全球65亿人口中,约有8.6亿人口,每天忍受饥饿折磨,必须依赖联合国食物救援,当中,每天有2万5千人死亡。全球饥饿人口每年还以400万人速率增加。

若根据《金字塔底层大商机》一书作者普哈拉(C.K. Prahalad)估计,目前每日所得不到2美元的金字塔底层人口约40多亿人,相当于全球人口62%。

“绿色生质能争粮毁地,正向穷人开战中”。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科学家都提出警讯,呼吁正视全球数十亿穷人的生存权。

但科技难走回头路,更何况研发多年的生质能,已走上量产之路,美国国会更立法明定补贴业者生产乙醇酒精。

不过,联合国官员齐格勒(Jean Ziegler)今年3月仍在人权理事会指出,加满一个50公升油箱的生质燃料,需要200公斤玉米提炼,而这些粮食足够养活一个人一年。

因此,他主张,由于生质燃料发展排挤世界粮食供给,全球应暂停发展生质燃料五年,直到确保生质燃料不来自粮食作物。

虽然这个论点并没有为发展生质能的各国政府接受,但事实上,许多科学家已投入研发第二代生质能源。

“第一代生质能源以糖类作物如玉米、小麦、甘蔗、甜菜、甜高粱、大豆提炼酒精汽油或柴油,目前商业化生产的生质酒精均属于第一代生质能源”,行政院原子能委员会核能研究所环境与能源科技中心主任邱太铭说。

他指出,第二代生质能源以木质纤维生质物为原料,目前尚无商业化工厂在运转。国外已开始试车的纤维酒精示范厂包括加拿大、日本、中、美等国。

“第二代生质能源可利用农业废弃物如水稻杆、玉米杆、小麦杆,或是抗逆境能源作物、快速生长树木,以提炼酒精汽油。或以有机废弃物提炼出氢气或沼气”,中央研究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余淑美进一步说明。科学家甚至已尝试把基因改造技术带入研发第二代生质能源过程。

余淑美说明,农业废弃物中如玉米杆、水稻杆、小麦杆、白杨木、柳枝稷的纤维素可提炼生质酒精,这时可利用基因工程增加作物的纤维素,培育出最聪明的生质能源作物。

“但第二代生质能源技术还未发展很成熟”,中研院环境变迁研究中心主任刘绍臣说,但这确实是一个较好的方向。

面对油荒困境,第一代生质能与穷人争粮,第二代生质能却还没发展成熟,那怎么办?不少经济学者认为,核能也许是必要之恶。

如何解决粮荒?许多专家呼吁,只要各国政府暂缓推动生质能政策即可。农业科学家则呼吁,应推动第二次绿色革命,大幅增加粮食产量,其中,基因改造作物也许是一项因应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