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京生:幡然醒悟

魏京生(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0月25日讯】(Elizabeth Dickinson 采访 魏京生)当我还很年轻时,我去了甘肃的农村。通过火车的窗口,我看到几个非常非常穷的17到18岁大的姑娘。她们没有衣服穿。在那之前,我所受的教育是我们的国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我是如此的震惊,因此领悟到这个国家的问题。

我是一夜写就的“第五个现代化”。那是我从工作单位回家后一气呵成的。我把它贴在民主墙上的时候,不知人们会是什么反应。我所贴的文章是如此直言,就是读了也可以算是罪犯了。我贴的时候是凌晨四、五点。然后我吃了点早饭,过了两小时后才骑车回来。叫人惊讶的是,有许多人在读它。似乎大家都很有兴趣,而且很高兴能读到这篇文章。所以我很快地在那篇文章上签了我的名字,并留下电话号码。我的边上是位干部模样的人。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你不要命了?!”

在我受审判时,当宣布审判结果时,我真高兴——他们没判我死刑。我对自己说:“哇,这很合算!”于是我的心境就很平静。

尊严和名誉是非常重要的。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会说:“如果我认错了,一切都会过去,他们会对我好些。”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你一旦低下你的头,你也就丧失了自尊。

三十年前当我写“第五个现代化”时,那些反共的人尽管在他们的心里知道问题,但他们不敢大声地说。但如今,如果看到了,中国人会说出来。如果中共听从赵紫阳以及他的改革计划,那今日的中共也许像台湾的国民党:一个在民主体制中的合法政党。但中共最终却以坦克和机枪予以镇压——它镇压的不仅仅是抗议者及其他们的希望,也是它自己的机会。

当中国变民主后,我就该退休了。但我许多的朋友说:“你不能退休!你得回中国。”

其中有一个朋友说:“魏先生,你已经被绑在中国民主的这辆战车上了。所以,一直到你被拖死为止,你都得在上面!”我其实没有选择。这是我不能推开的责任。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杂志2009年9/10期发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10-25 5: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