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上海反对互联网审查 官方报导后删除

标签:

【大纪元11月16日讯】(大纪元综合报道)奥巴马星期一(16日)与上海学生举行见面会,据网友反映,学生们是由上海几所大学的政治工作人员冒充,而且提问未涉及实质性问题。但奥巴马点了美国驻中国大使提问,洪博培大使提到中国网络封锁,奥巴马直言反对互联网审查。已有超过五十家中国境内网站报导此敏感问题。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间(北京时间晚20点),大多网页已被删除。

这次在上海科技博物馆举行的对话是由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主持。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致辞。奥巴马在开场致辞中表示:“美国永远为了全世界各地的核心原则说话,我们不寻求把任何政治体制强制给任何国家,但是我们也不认为我们所支持的这些原则是我们国家所独有的,这些表达自由、宗教崇拜自由、接触信息的机会、政治的参与,我们认为这些是普世的权利,应该是所有人民能够享受到,包括少数民族和宗教的族群。”

奥巴马这天面对500余名现场听众(上海青年),以及数以万计的中国互联网使用者,对话中他还回答了其它提问,内容涉及台湾、中美贸易、环境问题等。

据新华网上海11月16日报导,奥巴马在回答洪大使关于互联网开放的问题时,他表示信息越是能够自由流通,社会就变得越强,因为这样子,世界各地的公民能让自己的政府负责。

16日在google上搜索新华网的这条报道《奥巴马:互联网已经变成一个可以让公民参与更强的工具》,获得了55条查询结果,国内已超过50家网站报道或转载这条消息。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间(北京时间16日晚20点),大多页面(包括新华网)都已被删除。

上海电视台转播了奥巴马与中国青年人的这次对话,但中央电视台没有这一安排。新华社对这次对话进行了所谓的文字直播,但没有视频。不过白宫网站对对话过程进行了视频直播。

据来自twitter的“人肉搜索”消息说,向奥巴马提问的其中两位“学生” 程熙和黄立鹤,其真实身份分别是:共青团复旦大学委员会研究室常务副主任和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团委书记。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这项活动本身,“展现了中国政府的严密控制”。奥巴马会见的这群学生经过中国方面精挑细选,而且“活动几乎每个环节都是事前安排”。

邮报指出,在现场随意向几位学生打听,发现绝大多数是中共党员,而在学生提出的8个问题当中,有许多跟中国官方说法相互呼应。而美国和中国官员为了上海这场座谈举办的形式,讨价还价好几个星期,美方希望限制越少越好,中国方面则正好相反。

高精度图片
奥巴马16日与上海学生的见面会,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提到中国网络封锁,奥巴马直言反对互联网审查,已有超过五十家中国境内网站,包括官方网站新华网都报导了此敏感问题。(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截至记者发稿时间(北京时间晚20点),大多网页已被删除。此为新华网的删除页面。(大纪元)

以下是新华网删除的有关奥巴马回答洪博培大使提到的中国网络封锁问题的全文报道:

奥巴马:好吧,我现在请我的洪大使,现在有一个网民通过我们使馆网站提了一个问题。

洪博培:第一,在一个有3亿5千万互联网使用者,有6千万写博客的人的国家,(可是)你知道(却存在)防火墙的事情吗?第二,我们是不是应该自由的使用TWITTER?(Twitter以及Facebook等多个风行世界的社交网站在中国都遭到当局封禁,普通网民无法使用。)

奥巴马:

首先我要说,我从来没有使用过TWITTER。我注意到一些年轻人,他们整天在使用这些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我的方式很笨拙,我要往手机里输入文字。但是我还是非常相信技术的作用。在信息流动方面,我非常相信开放性的作用。 我认为信息越是能够自由的流通,社会就变得越有活力,因为这样子,世界各国的公民能让自己的政府负起责任, 他们自己会思考,这样会有新的想法,鼓励创造性。

所以我一直是坚定的支持互联网开放的使用,我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我在前面谈过,这是美国传统的一部分,我也认识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传统,但是我可以告诉各位,在美国,我们自由的,不受限制的使用互联网,这是我们力量的一种来源,也应该受到鼓励的。

但是我也应该很诚实的告诉各位,作为美国总统,有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信息不是那么自由的流通,因为这样我就不必总是听到人们在批评我,我想当人拥有权力的时候很自然就会想,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他这样说是很不负责的。可是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因为在美国信息是自由的,我有很多的批评者,他们可以对我发表各种各样的评论,但我还是认为,这样才会使得我们的民主制度变得更稳固,使我变成一个更好的领导人,因为它迫使我听到一些我不愿意听到的意见,也迫使我每天都要省查我正在做的事情,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在尽我的最大努力为美国人民做事。所以我认为互联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更强大的工具,可以让公民来参与。

实际上,我这次赢得总统大选的原因之一我们能够通过互联网动员很多像你们一样的年轻人参与。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我会赢,因为我们没有最富裕的支持者、没有最强大的政治掮客,可是人们通过互联网看到我们竞选,他们开始感到很兴奋,他们就组织起来,聚在一起搞一些竞选的活动、事件和集会,结果真的就创造出这样一种自下而上的运动,使我们很成功。

不仅在政府和政治的问题上是这样,在商业上也是一样。像Google这种公司,不到20年前,它只是几个年龄比你们大不了多少的人的一个想法,他们只是在搞一个科学项目。突然有一天,因为互联网,他们能够创造一个产业,这个产业使得全世界各地的商业发生一场革命。

如果没有互联网提供的自由与开放性,那么Google不会存在,所以我坚定的支持不受限制的使用、开放互联网以及像TWITTER这样的其他信息技术,越开放越能够沟通,使全世界联系在一起。像我的两个女儿玛丽亚和萨莎,一个11岁,一个8岁,她们可以在自己的房间上网, 通过互联网她们可以到上海旅行,她们可以到达世界任何地方,可以学到她们想学习的任何东西。这是互联网和其他信息技术拥有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有利于促进我们刚才所谈到的相互理解。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技术也有负面作用,恐怖份子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做一些以前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有一些极端分子也可以动员。当然人们肯定要为开放性付出某种代价,这是不可否认的。可是我想利要远远大于弊,所以还是保持开放的好。因此我很高兴互联网也作为这次论坛的一个组成部分。

高精度图片
sohu.com转载的新华网报道(网络截图)

高精度图片
接以上sohu.com转载的新华网报道(网络截图)

相关新闻
奥巴马打中国牌 建交30年双边关系如履薄冰
世界民众呼吁奥巴马中国之行捍卫良知
留美学生致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魏京生:成功的一天访问
最热视频
【直播】3.28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六十万
【直播】3.28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