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氏女梦中知晓一生命运

人气 16

【大纪元3月6日讯】唐朝时在京城长安,有户姓韦的人家,女儿渐渐长大成人,转眼之间,已经17岁了,那个时候,这么大的姑娘,就该是婚嫁的年龄了。她母亲时刻把女儿的婚事放在心上。

一天,母亲把她喊过来,对她说:”有个叫裴爽的秀才,看中了你,想聘你为妻,你意下如何?”女儿听完,笑了笑说:”这个人不是我命中的丈夫。”母亲见女儿这样说,也就当了真,并把这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没想到,打这以后,裴家的媒人天天往韦家跑,向他们介绍裴家的家境,夸赞裴秀才的人口才学。以至韦氏全家非常羡慕,希望这门亲事能够成功。但由于韦女坚决不同意,这件事最后终于没有结果。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了一年。一天,母亲又对女儿说:”有个叫王悟的人,是前任京兆府参军。京兆府司隶张审约,是你的舅舅,就是他做媒,为姓王的说合,想聘你为妻。”女儿听后,也不多说,只是摇摇头说:”不是这个人。”母亲急了,接着说:”是你舅舅做媒,他对我们家是了解的,对王家也了解,他的话总不会假吧。一方是他的亲戚,一方是他的同僚,他是掂量了才开这个口的。”不管母亲怎样劝说,韦女就是不答应。这件事又没有结果。

又过了两年,韦女已是20岁的大姑娘了,这个时候,有个叫张楚金的进士来向她求婚。母亲急忙告诉女儿,女儿笑着说:”我的丈夫正是这个人。”母亲赶忙出去答应提亲的人。于是抓紧时间,选择吉日良辰,举行婚嫁之礼。母亲也了却一桩心事。结婚之后,母亲问她如何知道张楚金就是命里的丈夫,她说:”这是我从梦中得知的。从梦里,我已知道我这一辈子的命运,还不单单是要嫁给楚金这件事。给你说说吧:15岁那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20岁时嫁给清河县的张楚金为妻。所以,对从前所有提亲的人,我一概回绝。”

母亲这才恍然大悟。女儿接着说:”楚金以尚书的身份,统领扬州兵马,在任七年,然后被朝廷赐死,全家亦被牵连而抄斩。到时只会剩下我和新娶的儿媳妇,被官府押至宫内为奴婢。在宫内,粗茶淡饭,活计繁重,整整要干18年。18年后,蒙皇上天恩,下诏赦免,出得宫门。中午接到诏书,因处理完一些杂事,到太阳快落出时才出得宫门。和儿媳一起,渡过一条河,天完全黑下来时才到达河岸。下得岸来,四周漆黑一团,分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知道往何方投身。想着这些年所遭的苦难,以及眼下这种走投无路的处境,禁不住和儿媳在这荒野的滩头上抱头痛哭。哭过之后,我们两人强打精神,互相壮胆,互相勉励,说:‘这个地方不能久呆,应该马上过河。 ‘于是,我们就估摸着向南边趟水过去。到达对岸,走了几百步的样子,隐约看到一座颓败的里坊,断墙残壁,一点声息都没有。

我们壮着胆子从西门进去,沿着没有完全倒下来的墙根向北走,绕到了东边。东边是一座大房子,大门敞开,杳无人声,我们走了进去。来到里面的门前,发现它已破损,而且没有遮挡,我们继续朝里面走。到了里边,当面是一堵大屏风,绕过屏风,境界大开。只见一个宽敞的大庭院,四边是宛曲的回廊环绕。对面,是一间大客厅,门已上锁。堂前的台阶下面,有四株大樱桃树。这时,月亮已出,使的樱桃树更显的浓荫婆娑。枝头上花儿正开,与月色相映,影影绰绰,真是美极了。院子里月光满地,一点声息都没有。这时好像没有人住,是一座空房子。我和儿媳想在这儿过一度,也不知该向谁说一声。无奈,我俩只的睡在屋檐下的台阶上。

没睡下一会儿,就听到有脚步声。我们急忙爬起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守夜的老头子。他走近我们,责怪道:‘你们是什么人?夜深人静,敢私闯民宅!’我赶紧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对他讲了一遍,并恳求他让我们在这儿过一夜,天明再去赶路。老头子这才答应,慢慢吞吞地走进里屋。

不一会儿,又听到西边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声音轻快清脆。我们起来一看,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朝这边走来。他一边走,一边大声斥责,说我们不该进来,而且高喊守夜的那老头,要他把我们赶走,怎么求他都不中用。我伤心的哭诉自己不幸的身世。那小伙子听后,低着头匆匆走开了。没过多久,只见他穿着白衣白鞋走了出来。来到我俩身边,走下台阶,跪在地上。一边拜一边抽泣着说:‘我就是张尚书的侄儿子。’说完这句话,像是止不住似的放声大哭起来,说:‘这里遭难后,亲戚流散,彼此没有任何音信,也无处可以打听。没想到阿母阿嫂今天回来了,这真像是从天而降。还望阿母阿嫂恕小侄唐突鲁莽之罪。’我此时恍恍忽忽,如在梦中,也分不清眼前的情况。只听到侄儿还在说:‘这就是过去的老屋,大厅里锁着的都是过去的旧家什。’他一边哭一边打开门锁,带我们进去看。走进厅堂,发现里面的东西和摆设是那么熟悉,和以前几乎一模一样。我这才意识到,我回到自己的家里了。”

女儿将梦讲完,母亲大为惊异。说:”从前,我经常听人说,一个人的命好命不好,都是前世定好的。但做梦知道自己一生的命运,倒还没有听说过。做梦难道就真的那么灵吗?看你以后的经历,是不是和梦到的一样。”

不久,张楚金被授予扬州兵马指挥之职。到唐中宗神龙年间,徐敬业在扬州兴兵,讨伐武则天,不久兵败。张楚金被牵连,为朝廷赐死,全家抄斩,只有他的妻子和儿媳幸免,被罚为奴,到皇宫服役18年。直到武则天一次庆寿,大郝天下,这些因抄家籍没奴的人被免去苦役,放还老家。张妻午时接到诏书,打点行装,正要出门时,被宫中太监总管留住吃饭。等吃完饭,从宫里出来,太阳快要落山了。其后两个女人在河边抱头痛哭,高卷裤腿,战战兢兢的趟水的情景,和韦女的梦没有任何差别。就连投宿破败的庄园,原来就是自己的家等具体细节,也都一模一样。

看完这个故事,我想到:人的命运真的是由相关的高级生命根据人的福份与恶业的大小等因素,来进行安排的,很多事情就包括其中的细节在内也都是有安排的,是上天在事先早就定好的。否则韦氏女也不可能在梦中见到神对自己一生命运的安排。(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冥冥之中有定数:许知可梦中,神人预言其功名
冥冥之中有定数:刘若虚无官命
唐玄宗和回向寺的前世之缘
冥冥之中有定数:太守女姻缘早定好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新闻大家谈】廖天琪:德大选后对华关系有变?
【重播】美日印澳首脑白宫会谈 应对中共挑战
【马克时空】租核潜艇、买战斧飞弹 澳洲抗中如虎添翼
【未解之谜】不可思议的跨国灵魂互换案
【珍言真语】冯玉兰就加国大选后局势谈看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