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以境外“客观”媒体身份行骗 厄运连连

人气 20

【大纪元3月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海山综合报导〉2009年3月4日19点40分到19点53分,香港“凤凰电视台”“震海听风录”栏目,以“邪教的危害及社会的治理”为题召开电视研讨会,用学术谈讨所谓“膜拜团体” 的形式攻击法轮功。对于江泽民集团海外喉舌凤凰台沉寂一段时日之后,又现疯狂之举,分析人士认为,此表明江氏镇压法轮功路线告急,不得不指使海外嫡系人马紧急救火。

在节目开始,主持人邱震海要求首先播放一个特别制作的短片,以此引入节目里“揭批”法轮功的某种学术背景。解说中提到“因继2007年12月在深圳举行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之后,今年初再次在深圳举办论坛” 。而此次所谓“震海听风录”的电视研讨会的参与人员则就是所提年初论坛的“学术专家”。

曝凤凰节目中“专家”背景和“学术”内幕


2007年12月6日“深圳举行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当时未有媒体关注﹐只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网页中看到一个豆腐块。

事实上,正是凤凰电视台派专人重新打造此国际论坛,使之汇编成为一个“揭批”专题节目。既然“震海听风录”一反常规的搞起了学术沙龙,靠的是什么样的学术背景?在新华网等官方网站上竟然查不到“深圳举行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 的报导,却只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网页中看到一个豆腐块如下:

“2007年12月6日—8日,由我所主办的‘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深圳召开。卓新平所长、曹中建书记,张新鹰、金泽副所长参加会议。来自英、美、加、德、日、韩、印等国和港台地区的学者与我所、我院法学所、上海宗教所、中国基督教协会、河北柏林禅寺等单位的学者、宗教界人士共20余人出席会议,发表论文,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


2007年12月6日-8日的“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主办方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在自己的刊物“世界宗教文化 2008年第1期”中,除了仅仅一页的会议简介外,没有任何有关论文发表出来,足见所谓国际会议的学术高度。

可见,20余人中除去4位领导和点到名字的国内相关单位人员外,从海外邀来的“专家”也就能凑一个饭桌。三天的“膜拜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过后,在世界宗教研究所自己的刊物“世界宗教文化 2008年第1期”中,除了仅仅一页的会议简介外,没有任何所谓经“热烈讨论”后论文发表出来。从中足见这种凑饭局的国际会议的学术高度,也就可以理解官媒对此不屑一顾的道理。

2008年5月,中共派代表团,出席了在佛罗里达的首府奥兰多召开的“了解膜拜团体与新宗教运动”国际学术研讨会。

“膜拜团体” 对应英文Cults,直接翻译是小团体的意思。 Cults一词在西方社会的流行始于20世纪70年代。此前,约自60年代以后欧美国家不断涌现一大批新兴小型宗教团体。对此持批判态度的欧美学者偏好使用Cults一词,含有一定的贬义。然而,也有越来越多的西方学者对此持谨慎判别态度,他们主张用“新宗教运动”(the New Religious Movement),取代Cults。据悉,当年的国际学术研究会的主题定为“了解膜拜团体与新宗教运动”(Understanding Cults and New Religious Movement),就是出于这一考虑决定的。

在西方社会信仰自由,非营利性民间社团自行组织各类研究,包括研究各类新宗教运动,考察历史,分析问题,探讨社会救助策略,鉴别良莠,都是社会功能的正常运作,政府少有介入。

成立于1979年的美国家庭基金会(the American Family Foundation)是2008年美国国际会议的主办方。基金会主席赫伯特,罗斯戴尔(Herbert. L. Rosedale)在开幕词中指出,召开此次会议的目的是,为各国代表提供获取信息、开阔眼界和交流经验的机会。

也许,中共看到了可以在“膜拜团体”名词上移花接木的作文章,在与前次深圳20人的国际会议事隔一年之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再次出马,于2009年1月 9日推出“膜拜团体研究国际论坛”。

中新社发了个消息说,论坛的主题为“邪教的危害及社会治理”,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邪教问题研究中心主办。据说来自英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乌克兰和中国的二十余位学者、专家与会。

由于这一次是要向法轮功发难,社科院的宗教所作了两个重要调整:一是把主办方改成模糊概念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邪教问题研究中心,由宗教所副所长张新鹰以研究中心秘书长出面召集。虽然也只有20余位到场,但由于这一次不是简单的饭局了,必须竭尽诬蔑法轮功之能事,如果再用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招牌会犯大忌,至少以后的国际会议还是需要装点门面。

调整之二是,把一年前的“膜拜团体研究国际会议” 改成了今年的“国际论坛”。“会议”与“论坛”的差别就在于,学术会议上的发言要求有学术的严谨性,人要负其责,而论坛就宽松多了,根据需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不用负责任,没有人追究,这正是中共要的。

据宗教所网页,1月7-12日,曹中建书记、金泽副所长和高师宁、习五一、张雅平、张晓梅、张丽蓉、李初雨等赴深圳参加“膜拜团体研究论坛”。可见由于是政治任务,由书记带领近十人花一个星期参加仅一天的论坛,占据了国际的一半以上。顾忌有损名声,卓新平所长不像上次积极,有意避开,而由张新鹰以邪教中心秘书长身份出头,作为论坛主持,刻意不露其副所长身份。总之北京一行人,深圳一周游,吃好玩好。


由于是政治任务,宗教所由书记带领近十人花一个星期参加仅一天的论坛,占据了与会人员的一半以上。顾忌有损名声,卓新平所长回避,而由张新鹰以邪教中心秘书长身份出头,作为论坛主持,故意隐藏其宗教所副所长身份。总之北京一行人,深圳一周游,吃好玩好。

说白了,只有论坛才能开成揭批会。而且同比上次会议,官方邀请的人员也有所调整。香港台湾的不要了,增加了俄罗斯、乌克兰的铁杆专家。显然,清一色老外面孔官方认为对中国人更有“说服力”。

最后,就要指定谁来报导了。同样,由于学术不够,在官方媒体上根本没有关于这次“国际论坛”的详细报导,只有某个反法轮功专业网站特别专访了其中一位铁杆“砖家”。

本次论坛的官方策略是打外国面孔牌,媒体也自然要打海外品牌。数起来,在镇压法轮功的整个过程中,一直俯首听命于江氏集团的海外嫡系人马凤凰卫视自然是首选。接受政治任务的邱震海奉命把“震海听风录”搬到了论坛现场。这就是这场闹剧的学术背景。

事实上,凤凰卫视被指定为“国际论坛”唯一的现场媒体。也就是说,所谓“国际论坛” 其实是为利用邱震海的“震海听风录”栏目设计编排诬蔑法轮功的特别道具。“震海听风录”其实是真正的主角,自然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播放出去则成了专家论坛。

乌专家竟然答成了“九评三退”版

问题是西方面孔虽然可以利用,但是要想使之完全与主持人“默契”配合也并不容易。

例如,乌克兰的专家就差点失控。在俄罗斯人谈话之后,邱震海让乌克兰专家介绍一下法轮功团体在乌克兰的“危害”,不幸的是乌专家竟然答成了“九评、三退”版。下面是当时的回答:

符拉基米尔(乌克兰基辅商业与技术研究所专家):法轮功在乌克兰和其他的一些宗教活动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们进行宣传反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活动,法轮功要展示一些自己的材料,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他们的这些活动,他则是为了宣传自己信仰,…….每天法轮功信徒,聚集在中国驻乌克兰使馆,作为给人们展示一些中国是怎么样迫害法轮功信徒的。他们选择那些人多的地方进行集会,比方说在中央公园,法轮功学徒他们进行练气功,也散发一些材料。这些材料就讲,中国人(中共)是怎么样违法人权,但是在乌克兰人们并不知道中国的现实情况,根本不知道中国的有关信息。他也不能对法轮功的这个行为进行评价。

邱震海真急了,赶紧转变话题,“我想请教一下另外来自乌克兰的学者。我们听说在乌克兰有一个城市的市政府公布了这么一个条例……”,他把话题转移到家庭矛盾上,转来转去,还是转回了中共打压法轮功初期的造谣诬陷。什么有病不吃药,什么破坏家庭等等,而这些中共老掉牙的说词早被法轮功学员驳斥的体无完肤。

凤凰观众发帖讽刺“海外专家”滥竽充数

十年后,看到凤凰台还是这种低劣的造谣手段,就连一般读者都气不过了。凤凰卫视节目的文字稿下方,有读者发贴讽刺, “可惜有的西方学者是水平问题还是根本在滥竽充数,基本都答非所问,……像如此不容易举行的论坛,今后,是否先调查得更清楚是那些学者够格参与、先和这些学者暖一下主持人的意向,其效果是否会好一些?”

有人干脆点到要害,“真理越辩越明,能否给别人说话的一块方寸之地。”

有人发问,“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是不让人看病,让人自杀自焚,百害而无一利,为什么美欧诸国都不禁呢?难道他们的政府忍心看着他们的国民误入歧途吗?”

一位看完整个节目的李先生向香港大纪元记者表示,“我是有意仔细看完节目的,我了解法轮功,我的朋友就有炼法轮功的。我就是要看看凤凰电视是怎么替中共诬陷人,造谣诽谤的,太无耻了。”

以境外“客观”媒体身份行骗 厄运连连

据悉,中共镇压法轮功最高峰时,动用相当国民生产总值超过四分之三的国力,在教育、外交、文化、军事等等系统全方位对付法轮功。有消息称,法轮功花一分钱,中共就花一个亿的规模来对付。

2009年的金融危机很可能使得中共镇压拨款大幅度缩水,这将导致基层的利益驱动机制失效,则令江氏集团十分恐惧。近日,香港有亲江媒体罕见发文,把江泽民打造成邓小平的钦点。凤凰卫视在此时上阵,显然是被江钦点为其镇压继续造势。

众所周知,在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最初期,香港凤凰卫视为抢大陆市场,按中共的要求制作反法轮功的节目。

1999年“4.25”法轮功万人请愿后,凤凰卫视即于5月开始制作歪曲、诬陷、调侃法轮功的专题节目,随后出书,利用其海外影响力配合中共对法轮功造谣诬蔑的宣传战。媒体和网络有很多消息称凤凰卫视老总刘长乐本人就是国安特务身份,亲自为书作序。诽谤造谣节目以境外媒体的“客观” 优势欺骗内地百姓,造成很坏影响。

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认为,放弃世间享乐、追求更高修为的修行者,是维护各朝代社会道德水平的高尚之士,给修行人一口饭吃,会积善德,有好的报;反之,则会遭恶报,有现世报,也有来世报。凤凰卫视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犯下的罪恶中,造谣惑众,毒害世人,凤凰内部人员也随之遭殃,恶运连连。

2002年5月11日英国高速火车发生出轨意外,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35岁)“不幸”受重创,大脑损坏,虽保住性命,但名主持再也名不起来了。

刘海若英伦出事之际,又传出该台女记者钱志红4月底遭歹徒从深圳绑架到湖北武汉,勒索二百万元人民币。

而在2001年9月2日下午,圈内颇具名气的凤凰卫视中文台副台长赵群力驾驶一架小型飞机,在温州永嘉县黄南乡大学村上空发生“意外”,撞触高压电线坠毁身亡。

凤凰卫视中文台副台长赵群力2001年9月2日在浙江温州永嘉县境内因飞机失事丧生,刘长乐至温州灵堂现场。据中国权威财经信息研究中心-安邦集团透露,市场广传闻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被揭参与“中国银行”前行长王雪冰经济犯罪活动,曾接受调查。

凤凰卫视《杨澜工作室》的主持人杨澜曾在2001年10月前后开始至今一发不可收拾地在网上持续遭到猛烈的人格、品行“攻击”和“侮辱”,并被痛“揭老底”:杨澜先生吴征的美国巴灵顿大学博士学位是伪造的;杨澜先生吴征在留学期间曾因坑蒙同胞而被告吃官司;此外,凤凰卫视前副主席周一男遭灭门之灾等等……。

当然,凤凰卫视中也不乏正义者。凤凰卫视前新闻总监庞忠自96年至02年任职于凤凰卫视,他选择离职也不做诬陷攻击法轮功的造谣节目。他说,央视造假遭到各界人士抵制,凤凰卫视步央视之后尘,正遭到包括海外民众在内的人士的抵制。

镇压法轮功中共自陷泥潭,面临解体,当前危机四伏。虽然近五年来,镇压法轮功的迫害手段转入地下、中共竭力掩盖,但《九评》广传、退党潮涌、法轮功学员在大陆劝人三退,从不懈怠,中共镇压越来越难以维系。“神韵”光碟在中国大陆流传,中华传统纯正的文化引起大陆民众的强烈震撼,神韵在国际社会引起的风靡效应,更让中共绝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诈骗手法翻新妇女上当
诈骗集团以花县警局名义行骗 民众别上当
中国冤民大同盟两会期间在港召开大会
加拿大社会诈骗陷阱多贪利作祟  侨胞屡中招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以色列精准击杀哈马斯高官 北京急?
【远见快评】巴以冲突谁设局?新式战争警示台海
【拍案惊奇】台染疫骤增 以色列妙计重创哈马斯
【秦鹏直播】疫情再起 官员甩锅 李克强泄底?
【时事纵横】亚洲多地疫情告急 陆爆千万男光棍
【重播】章家敦等谈文在寅访美和中朝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