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88岁时全身病痛 98岁却全身轻松

周明训
  人气: 24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他今年九十八岁,神清气爽,虽然一个人独居,却生活得有滋有味。然而十年前,可不是这样的……

每天早晨在公园运动、练气功的人不少,但要像马济宇一样,已经高龄九十八岁,还可以每天清晨炼功两小时,可就令人称奇了。虽然他已快一百岁了,但是外表怎么看就是看不出来,而且盘腿、站桩等动作样样扎实,一点都不输年轻人。

“我今年九十八岁了,炼功已经快十年,越炼越年轻。”马济宇说。“十年前,可不是这样的。”

退休军医

于一九一二年出生于广东梅县,自小在南京长大、求学,就读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他曾任职公、私立医院,后自行开业。

一九四七年,马济宇自愿从军,任职军医;一九四八年随国军到台湾,之后驻防金门,参加古宁头战役时,他担任陆军内科主任,后来就任司法医师,直至一九七七年退休。

当军医退休的马济宇因为整天清闲,又有不错的经济基础,生活非常安逸。当时住在眷村,左邻右舍尽是从大陆到台湾的退伍老兵,他闲着没事,就以玩麻将打发时间。说是打发时间,其实熬夜是经常的。“熬夜、抽烟、喝酒,你知道那金门高梁烈酒,我呢,就是一手搓麻将,一手刁个烟卷,刁烟卷的手同时还可以拿个酒杯喝高粱酒。”

后来孩子在美国完成学业,并在当地找到工作,定居下来,退休后的马济宇也想到美国享清福,于是携着老伴赴美与儿子同住。“北卡(罗莱纳)很漂亮,许多人都羡慕我,认为我命真好,真有福气。”

病痛折磨

但是,人生要发生什么事情,又岂能预料。马济宇开始经常生病。有一次他得了感冒,住院三天花费了美金八千多元,因为吃穿都得儿子帮忙,经济上压力也很大;加上妻子也是三、五天就得看一次医生,于是生活越来越不悠闲。

“那时才惊觉,虽住在国外高级、进步、幽雅的环境,却没有健康的身体来享受人生的幸福美满。”马济宇体会到,多病的老人并不适合定居在美国,否则昂贵的医疗费用,很快就会把儿女们拖垮,于是决定返回台湾。

一九九一年,老伴先他而去,马济宇一人度日,由于年纪大了,加上生活作息恣意随兴,致使百病丛生,心脏病、前列腺(摄护腺)肥大、尿失禁,什么病都上来了。

“我当时今天跑这家医院、明天又换一家,怎么就是治不好。”马济宇感概地回忆说,“生活起居都很痛苦,一年里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医院里度过,而且医院越住病情越重。”

身心遭受病痛的磨难,使马济宇深感生不如死的痛苦,人生就像是在“拖时间”,因此数度萌生自杀之念。“那时就是觉得活着太痛苦了、不想活了。”

子女的一片孝心与关怀让马济宇保住一点活下去的希望,放弃了轻生的念头,但即使如此,他的人生似乎只剩下宿命地承受病苦了。

当时还有一件事让他感到恐惧与绝望的,就是一直照顾他的看护,突然向他请辞。“当时我想,我这个快九十岁的老病人,病到连看护都不想照顾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虽然那位新婚的看护一再解释,是因为怀有身孕才不便继续照顾他,然而对于自认已是风烛残年的马济宇而言,失去这份照顾,仿佛失去最后的依靠。


马济宇炼法轮桩法。


快一百岁的马济宇每天清晨炼功、打坐,动作样样扎实,一点不输年轻人。

生命转机

就在生命到了最低潮时,经由朋友辗转介绍,马济宇认识了专门照顾独居老人的社会义工林凤菊。看到马伯伯年岁老迈又百病缠身,林凤菊毫不犹豫接下了看护他的工作。

随后林凤菊开始修炼法轮功,马济宇看她一大早出门炼功,炼功回来,总是带着愉悦和详的心照顾他,马济宇自然而然的也想尝试学炼。林凤菊说:“当时他身体非常虚弱,别说站,要坐地上都很难,所以一开始我都帮他准备一张椅子,我和同修炼功,他坐在旁边看,偶尔手就抬起来动一动。”

法轮功功法动作“缓、慢、圆”,所以马济宇觉得以他的情况很适合炼,而且连续炼了几天,他都感到全身舒畅,因此就这么炼下来了。

当时年近九十岁的马济宇开始盘腿打坐时,也是吃足了苦头。“我年纪那么大了,一辈子也没盘过腿,别说双盘,单盘我都没办法。”但慢慢的,几个月后,他可以单盘了,再经过几个月他能够双盘了,然后从五分钟、十五分钟,到后来双盘打坐一个小时都不成问题。

和马济宇同样在中山公园炼功的青壮李先生说:“马伯伯每天都很早来,而且很能盘腿,有时候我腿痛了,很想放下来,一想,马伯伯年纪那么大了都能盘,我怎么能放下呢?就会继续撑下去。”

修炼奇迹

问马济宇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毅力与决心持续炼下来,他说:“炼功对我的身体改变太大了。”修炼前每个月有三周要固定看门诊,固定服用三种病症的药──心脏病、前列腺肥大、失眠症。修炼三个月后,马济宇已经不需要心脏药物与枴杖;五个月之后,前列腺肥大症状消失;安眠药的次数也由天天服用改为五天、八天服一次。

修炼七个月后,马济宇心想,人应该要理智清明地从内心来决定自己的行为,而不是藉由外在药物来控制睡眠。就动这么一念,“当天晚上,我头脑很清醒,我整夜都在读经学法、炼功,没有片刻阖眼,隔天精神依然很好,身体很舒服,接下来几天都是如此,就这样我连续八天七夜没睡,但身心舒畅。”创下八天七夜没睡觉的纪录后,马济宇从此完全戒除了依赖安眠药的习惯。“这是我这一生的奇迹。”虽然事隔多年,马济宇提起这件事仍难掩内心的激动。

还有一件事至今仍令马济宇用一般人的道理都想不通,那就是他炼法轮功后这些年摔了好几次跤,人却都安好无事。“你相信吗?九十几岁的老头子了!一般年纪大的人,最怕摔跤,摔了不是手断就是脚断,而我却毫发未伤。”

最严重的是有一回他参加洪法活动,从阶梯上摔下来,“那时我还差三阶就到顶了,从那么高跌了下来,我却马上就爬起来了,头流了一些血,我就用手按住,继续当地的活动,活动结束,血干了,我什么事也没有,冥冥之中好像有神保护我。”

马济宇回忆,没学法轮功之前,有一次他坐在不到一尺高的小板凳看报,伸手想拿手边的报纸,一不小心摔下来就住院了。

高精度图片
马济宇虽然高龄98,读书看报都不成问题。


http://www.youmaker.com/

幸福美好

学炼法轮功之后,以往案头瓶瓶罐罐的各类药品、补药不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本的法轮大法书籍。马济宇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前往附近公园炼功、学法,并自己料理一切生活起居、日常琐事。他说:“这段时光是我这一生最感幸福、美好的日子,而这一切都是法轮大法所赐予的。”

住在美国的儿女对于父亲炼了法轮功后有这么巨大的转变,都感到欣慰。“有一次我到美国参加华盛顿DC法会,他们还特定帮我订头等舱的机票,让我在飞机上可以舒服休息。”

由于自己学炼法轮功后受益匪浅,这几年,九十几岁高龄的马济宇三次前往美国,还到过澳洲、韩国、新加坡,还去了八、九次香港参加洪法活动。马济宇说:“虽然我年纪大了,走路很慢,但是我还是要走出去,告诉世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罪行,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高精度图片
马济宇(后排右5)参加华盛顿DC洪法活动。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0年前的今天,中国大陆万名法轮功学员伫立北京街头和平上访,用实际行动证实了真善忍的伟大精神,用生命承诺着对真善忍信仰的坚韧不屈。法轮功学员惊天动地的壮举,让邪恶的中共胆寒,让善良的民众与世界看到法轮功修炼者,对其信仰的维护和大法坚不可摧的意志。
  • 法轮功学员及相关团体于4月25日(星期六)举行集会及游行,纪念法轮功“4.25和平大上访十周年”,抗议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长达十年的残酷迫害及其对善良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的暴政压迫,以及声援5,300万名勇士脱离中共、选择新生。以下为原广州法轮大法辅导总站站长、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主席高大维博士的录音发言全文:
  • 今年4月25日是法轮功万人和平大上访十周年。1999年4月25日,面对中共内部邪恶分子不断策动打压法轮功的氛围及天津公安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万名法轮功学员自发的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希望向国家机关说明真相,促请当局给予一个自由合法的炼功环境。这就是震惊中外的“4.25和平大上访”。虽然罗干之流设圈套构陷法轮功,但众多法轮功修炼者本着慈悲坚忍的胸怀,和平理性地请愿,化解了邪恶之徒一次又一次的阴谋,给人类历史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预演了随后10年里法轮功学员在巨大的苦难中和平理性反迫害的卓越非凡的历程。

    法轮功学员及相关团体将于4月25日(星期六)举行集会及游行,纪念4.25和平大上访十周年,抗议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长达10年的残酷迫害及其对善良中国人民半个多世纪的暴政压迫,以及声援5,300万名勇士脱离中共、选择新生。

  • 全国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从修炼心性要求自己作一个好人开始,从亲身修炼的经历中,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修炼后各种病都不治而愈,身心得到磨炼,道德精神得到升华。
  • 陈师众曾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届少年班里的尖子生,不到20岁就通过CUSBEA(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来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就读,并取得分子生物学博士。6.4天安门大屠杀发生后,一向遵从祖训不参与政治的陈师众忍无可忍,脱离了中共安插在美国各大学的学生会(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而加入了由爱国留学生自发成立的“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并担任了第二届“学自联”副主席。若干年后他看到民主的理念难以改变道德日益下滑的中国人,因此而极度失望。就在这时,法轮功学员4.25和平请愿发生了, 让他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并最终走入了修炼者的行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