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省部级高官密集落马“边腐边升”黑幕

标签:

【大纪元7月31日讯】中共省部级高官近来密集落马。从许多已落马官员的案例来看,背负腐败指控案而被提拔者大有人在。许多中共贪官居高位、握重权,却大玩程序游戏,暗搞用人权术,小圈子里选人,高价码卖官。很多举报得不到有效回应,甚至经层层转批后回到被举报单位,举报人遭打击报复。全国每年发生逾千起举报人致残致死。

据《半月谈》7月28日报导,近来,中国大陆在中共换届之前掀起新一轮声势浩大的所谓“反腐风暴”,中共省部级高官密集落马:深圳市委原副书记、市长许宗衡,公安部原部党委委员、部长助理郑少东,全国人大财经委原副主任委员朱志刚,天津市原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皮黔生,浙江省纪委原书记王华元,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这些高官均因严重违法犯罪被调查、审查。

翻墙有术“边腐边升”

中共官员的升迁降黜有一套貌似严格的规章制度, 每一名官员都面临着组织、纪检监察和检察机关等三个部门的监督,也就是说官员劣迹斑斑却又想升迁提拔,必须跨越这“三道防火墙”。但是,从许多已经落马官员的案例来看,负案提拔者大有人在。

“在腐败中升迁,在升迁中腐败”早已成了中共各级干部共同履历。中共落马高官的严重违法犯罪行为,相当一部分是在现任职务之前进行的,也就是说,这些高官早就开始的违法乱纪行为,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升迁。

何闽旭1991年至2006年从浙江省劳动厅副厅长到官拜安徽省副省长。在这15年间,他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41万余元 ,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平步青云。

在百姓对其腐败行为的不断举报中,庞家钰官运非但不减,反而一路升迁。自1988年10月起,历任宝鸡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3年1月任省政协副主席。1997年至1999年,庞家钰收受他人贿赂48万元;违规批准设立证券公司,累计造成损失达3.16亿元。

卖官书记”生意红火

许多中共贪官居高位、握重权,却大玩程序游戏,暗搞用人权术,小圈子里选人,高价码卖官。

安徽巢湖市原市委书记周光全担任巢湖市委书记57个月,先后收受36人的贿赂,在行贿者中,有近20名是希望在职务升迁上得到周光全提携并最终如愿以偿的政府官员。案发后,巢湖市2名副市长及10余名处级干部因行贿买官被免职。

无独有偶。2006年,辽宁省两高官也因类似原因落马:抚顺市委原书记周银校,8次受贿中5次是卖官;葫芦岛市委原副书记李春枝,19次受贿中13次是卖官,其余也多与安排工作有关。

吉林省靖宇县委原书记李铁成曾说:“因为我是县委书记,是全县的权力核心,我不想用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用起来。”

难怪中国大陆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跑不送,降职使用;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

每年逾千起举报人致残致死

据中共编译局的何增科说:“改革开放30年来,评出的10个反腐名人,其中9人都遭到打击报复。很多举报得不到有效回应,甚至经过层层转批后回到被举报单位,出现被举报人拿着举报信找举报人谈话的尴尬局面。”

正是一些百姓坚持不懈地举报,庞家钰们的贪污腐败、生活腐化劣迹才被追究。据了解,全国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的线索70%来自举报,举报成了反腐败“主渠道”。

曾在纪检机关办案并得罪了庞家钰的宝鸡市司法局干部曹长征,他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持续调查并实名举报庞。 2002年,陕西省纪委派出一个工作组进驻宝鸡市,但3个月后,工作组撤离,没有下文。第二年,庞升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2005年8月,曹和宝鸡市委、市政府6名工作人员一起实名举报庞,最后,2006年 9月,庞家钰才归案。

庞家钰被扳倒了,但曹长征也在举报过程中遭到了打击报复,甚至被迫离婚。人民对腐败历来深恶痛绝,中共官员也对举报深恶痛绝。 举报人往往没有得到保护,“反腐英雄”们往往要付出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全国每年发生逾千起举报人致残、致死案件。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成“腐败代表”
中共政权比20年前更腐败
我们绝不与流氓、邪恶为伍
中共退休高干集体上书 : 邓玉娇无罪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