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省部級高官密集落馬「邊腐邊升」黑幕

標籤:

【大紀元7月31日訊】中共省部級高官近來密集落馬。從許多已落馬官員的案例來看,揹負腐敗指控案而被提拔者大有人在。許多中共貪官居高位、握重權,卻大玩程序遊戲,暗搞用人權術,小圈子裡選人,高價碼賣官。很多舉報得不到有效回應,甚至經層層轉批後回到被舉報單位,舉報人遭打擊報復。全國每年發生逾千起舉報人致殘致死。

據《半月談》7月28日報導,近來,中國大陸在中共換屆之前掀起新一輪聲勢浩大的所謂「反腐風暴」,中共省部級高官密集落馬:深圳市委原副書記、市長許宗衡,公安部原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鄭少東,全國人大財經委原副主任委員朱志剛,天津市原市委常委、濱海新區工委書記兼管委會主任皮黔生,浙江省紀委原書記王華元,廣東省政協原主席陳紹基……這些高官均因嚴重違法犯罪被調查、審查。

翻牆有術「邊腐邊升」

中共官員的陞遷降黜有一套貌似嚴格的規章制度, 每一名官員都面臨著組織、紀檢監察和檢察機關等三個部門的監督,也就是說官員劣跡斑斑卻又想陞遷提拔,必須跨越這「三道防火牆」。但是,從許多已經落馬官員的案例來看,負案提拔者大有人在。

「在腐敗中陞遷,在陞遷中腐敗」早已成了中共各級幹部共同履歷。中共落馬高官的嚴重違法犯罪行為,相當一部份是在現任職務之前進行的,也就是說,這些高官早就開始的違法亂紀行為,並沒有影響到他們的陞遷。

何閩旭1991年至2006年從浙江省勞動廳副廳長到官拜安徽省副省長。在這15年間,他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841萬餘元 ,但是這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平步青雲。

在百姓對其腐敗行為的不斷舉報中,龐家鈺官運非但不減,反而一路陞遷。自1988年10月起,歷任寶雞市政府秘書長、副市長、市委副書記、市長、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03年1月任省政協副主席。1997年至1999年,龐家鈺收受他人賄賂48萬元;違規批准設立證券公司,累計造成損失達3.16億元。

賣官書記」生意紅火

許多中共貪官居高位、握重權,卻大玩程序遊戲,暗搞用人權術,小圈子裡選人,高價碼賣官。

安徽巢湖市原市委書記周光全擔任巢湖市委書記57個月,先後收受36人的賄賂,在行賄者中,有近20名是希望在職務陞遷上得到周光全提攜並最終如願以償的政府官員。案發後,巢湖市2名副市長及10餘名處級幹部因行賄買官被免職。

無獨有偶。2006年,遼寧省兩高官也因類似原因落馬:撫順市委原書記周銀校,8次受賄中5次是賣官;葫蘆島市委原副書記李春枝,19次受賄中13次是賣官,其餘也多與安排工作有關。

吉林省靖宇縣委原書記李鐵成曾說:「因為我是縣委書記,是全縣的權力核心,我不想用的人根本就沒有機會用起來。」

難怪中國大陸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不跑不送,降職使用;光跑不送,原地不動;又跑又送,提拔重用。」

每年逾千起舉報人致殘致死

據中共編譯局的何增科說:「改革開放30年來,評出的10個反腐名人,其中9人都遭到打擊報復。很多舉報得不到有效回應,甚至經過層層轉批後回到被舉報單位,出現被舉報人拿著舉報信找舉報人談話的尷尬局面。」

正是一些百姓堅持不懈地舉報,龐家鈺們的貪污腐敗、生活腐化劣跡才被追究。據瞭解,全國檢察機關查辦職務犯罪的線索70%來自舉報,舉報成了反腐敗「主渠道」。

曾在紀檢機關辦案並得罪了龐家鈺的寶雞市司法局幹部曹長征,他在長達9年的時間裏持續調查並實名舉報龐。 2002年,陝西省紀委派出一個工作組進駐寶雞市,但3個月後,工作組撤離,沒有下文。第二年,龐升任陝西省政協副主席。2005年8月,曹和寶雞市委、市政府6名工作人員一起實名舉報龐,最後,2006年 9月,龐家鈺才歸案。

龐家鈺被扳倒了,但曹長征也在舉報過程中遭到了打擊報復,甚至被迫離婚。人民對腐敗歷來深惡痛絕,中共官員也對舉報深惡痛絕。 舉報人往往沒有得到保護,「反腐英雄」們往往要付出健康乃至生命的代價。全國每年發生逾千起舉報人致殘、致死案件。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廣東政協主席陳紹基成「腐敗代表」
中共政權比20年前更腐敗
我們絕不與流氓、邪惡為伍
中共退休高幹集體上書 : 鄧玉嬌無罪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拍案驚奇】聯大北京自卑 老任坐牢18年?
【新聞看點】習聯大遭堵 世界如何滅共又避戰?
【時事縱橫】白宮智囊:中共與自由世界為敵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