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意大利的画家和建筑师罗曼诺(Giulio Romano,1499─1546年)出生于罗马,十六岁就跟随拉斐尔成为主要的弟子和助手。由于拉斐尔承接的工作繁重,许多部分不得不交由助手完成,而罗曼诺就是其中的主力。他根据拉斐尔的素描绘制了大部分的梵蒂冈凉廊的壁画,梵蒂冈室内壁画《波尔哥火警》中的部分群像,和君士坦丁室壁画的主...
心溶法中身在尘 工作生活平常人 万事烦扰是好事 无苦无修怎成神
武陵春 墨香飞动赖和桥, 露重春深茂。 几处风燃木棉道? 塔摩霄, 九龙池上观夕妙。
毕业是学习阶段暂告一段落 却也是航向另一旅程的起点 互道珍重,驾一叶扁舟 江水涨满黎明,波光粼粼 丰沛未来深阔前程
一场奇异的飓风席卷而来,所到之处一片飞沙走石。大风吹倒了禾苗,撼动了大树,可谓刮得天昏地暗,令满朝君臣震惊。这来自上天的怒吼,如此急切凌厉。
独夫侵略耍权谋,种族歼夷举世仇;国际法庭严究责,制裁声讨懔春秋。
国家疮痍满目, 安身何处立足? 恶党穷凶极恶, 法律名义杀戮。
爸妈还没回到家 虽然 他们一再的交待 要好好待在窝里 但 外面是什么样子 感觉真是好稀奇
苏轼的人生历经几番风雨,“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情”,迈越常流的境界,为人所乐道。他的人生境界从忧患中升华,《寒食雨》二首最能呈现他处在人生低谷转折点的心境。处在蹇蹙之中,苏轼展现什么超凡的心态?
1504年,未来的教宗(保禄三世)、时任红衣主教的亚历山大‧法尔内塞(Alessandro Farnese)在距离意大利罗马西北处50英里的卡普拉罗拉(Caprarola)建了一座城堡。原先规划为一座坚固的堡垒,用以抵御敌人的入侵,不过防御工事没有完工,工程就停顿了。直到16世纪中叶以后,这座遗址才被亚历山大的孙子赋予...
大部分的对话都不是合理的理性结果,而是受到情绪性与非理性的判断左右,同时用民主的名义加以包装。唯有脱下这层包装,察觉坦诚的情绪时,这一刻,真诚的对话才会开始。
红尘熙攘迷又乱 名诱利惑情来缠 更有百苦千锤炼 修心去执散云烟
昼夜乐 大甲溪生万叠烟, 涓涓, 涓涓地绕翠萦弦。 红尘却眄, 绛云落雾峰人家院。
母亲从乡下老家来到城市,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城市的拥挤和炎热。街上车辆多,公交车上人多,各类建筑物密密匝匝,让人感觉透不过气…
有一种病毒胜过新冠, 传染力更强也更阴险, 无数的毒株千变万化, 浑然不觉轻易就感染。
就在秦汉大统一将要结束、历史的分界点——东汉末年,即将上演三国鼎立的时刻,一位绝代美女——貂蝉登场了。她不像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也不似穆桂英挂帅、亲征战场,而是以别样的方式演绎了一个感人至深的忠义故事,故事的结果甚至左右了当时天下的历史。
“网络布置好了,包围圈逐渐缩小了。苍鹰在天上盘旋,猎犬在地上追逐……已入网的文人一个个断脰破胸,呻吟在血泊中。”中国历史学家吴晗对明朝文字狱的描述,也恰恰是中共对待文人的形象写照。可惜,吴晗把历史写得生动,身在其中时,却看不透了。欢迎来到《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和大家谈一谈吴晗受中共蒙骗后,害人害己的悲剧人生。
外嫁女回娘家省亲不带个人的口粮,那怎么可能有饭吃?除非你有一个很好的“南风窗”。当时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深思之下你只会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阵无奈和苦涩,这是中国几千年来都从来没发生过的怪事。
蒋介石在演讲中多次提到这句话“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他反复论讲“礼义廉耻”,从提振美德做起,以期改善国民的精神风貌。
永和九年,东晋的文人雅士会聚于会稽山阴的兰亭,在茂林之间度过暮春之初的上巳节。他们以觞盛酒,任其顺曲水下流,停在何处,就由那人取觞而饮,挥毫落墨,作诗一首。这首曲子的灵感正是来自那次盛事。沉思的琵琶似深沉悠远的古琴,它模仿古琴那醇厚的音域,宽广的吟猱、滑音和偶尔出现的泛音。随着乐曲的发展,此起彼伏,不断交织的旋律如同那...
清华高材生被枉判下狱,天之骄子变囚徒,身陷三教九流,经历人间地狱,酷刑折不断理想的翅膀,靠信仰飞出牢笼,奔向自由,重新翱翔。
书香犹溢芝兰苑, 绮晕还纷礼乐天, 蓬壶此夜倍流连。
锦绣应悲销共残, 烂漫还伤凋夜寒。 幸荫荣岛兰, 馨迎神韵还。
生活的美好与苦难共存。正如今天,即便我心中依然有千斤重的压力,但可以闻到花香,看得到季节的转换。这一切不正是上天的鼓励吗?
AI会取代人类吗?谷歌工程师认为机器人LaMDA存在自我意识?!是他疯了,还是机器人已拥有反控人类的终极智慧?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这句唐诗中,“王谢”指东晋两大家族,即宰相王导、谢安所在的豪门世家。王谢巨室冠盖簪缨,贤才济济。由于他们居住在金陵的乌衣巷,所以时人称此巷的贵族子弟为“乌衣郎”。在乌衣诸郎中,出了一位享誉后世的书法大家——王羲之。
问我年轻长怎样 是美丽还是英俊 我已不在乎 问我以前过如何 是幸福还是不幸 我已全忘记
人生尽道难如意,梦里不知身在戏。 一波三折起伏中,百转千回悲喜里。
他是人中翘楚,胸藏甲兵,腹有奇谋,一生秉持高节,始终不肯出仕为官。有一年,他游历赵国邯郸,亲眼目睹赵都面临灭顶之灾。他出面相助,犹如从海底升起的明珠,不仅照亮了天地,甚至穿越千载,照亮了后世千秋。当李白吟咏“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吾人是否见贤思齐,与之同步?
万古辗转下凡尘 征程万里铸战神 金戈铁马宕青史 灭尽邪恶回天门
共有约 12417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最高法院周四(6月30日)最新裁决限制了环保局的权力,即环保局无权为现有发电厂制定气候变化温室气体排放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