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迫害文化精英
一次,章诒和跟他的父亲、毛泽东“钦点”的中国第一大右派章伯钧聊天时,谈到中国历史学界第一大右派向达。章伯钧称赞向达是非常难得的高级人才。章诒和来兴趣了,问:“他...
王重民是中国“国宝级”的学术大家,曾任北京大学教授,北大图书馆系主任,北大图书馆副馆长。 北大图书馆系白化文教授认为:“王先生的学术确实是博大精深,在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和敦煌学、史学和索引编纂等方面,都达到了他那个时代能达到的最高水平。说他是中国近现代目录学和敦煌学的代表人物,绝不过誉;说他是中国现代学术论文索引编纂的奠基人,也是公认的事实。” ...
今年七一是中共建党百年,世界多地有华人举办揭露中共百年罪行的活动。7月10日(周日),被参与者称为“七一后续活动”的“清算中共百年反人类罪图片展”与集会演讲,在曼哈顿第五大道的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部主体建筑前举办。
近日,清华大学老教授的一段视频爆红,她在视频中痛斥中共用纳税人的钱为自己过生日,并动员大量人力为自己歌功颂德,引起众人共鸣。专家认为其实中共体制内不乏这样的清醒者,只是碍于退休金或医疗费不敢公开发声。
上周日(7月4日),当中共自称两名宇航员在新天宫空间站首次太空行走之际,中共航天部门发生的另一件罕见事故却引发国际关注,给中共打脸。
在中共庆祝其百年冥寿之际,一群海外华人也“没有缺席”,遥相呼应,并给中共送去一份别出心裁的“礼物”。
这是《黑五类忆旧》这本书里收录的一个发生在文革中的真实的故事。
党媒宣言称“历史没有终结也不会终结”,这是中共在四面楚歌下给自己打鸡血。中共为何要坚持谎言,坚称“社会主义好”?
一道看不见的围墙,把14亿中国人圈了起来。直到今天,多数中国人不知道发生在中国的重大事件,如“六四”、活摘器官;大瘟疫的真相。
从中共“两弹一星”功臣难逃迫害和核试验遗害至今看,中共哪里考虑过人民的利益?中共究竟是什么货色,还没有看清吗?
江平是中国著名民法学者,中国民商法学的奠基人之一,参与了《民法通则》、《公司法》、《物权法》等法律的起草、制定,有中国“民法泰斗”之称。 1983年至1990年,江平成为中共司法部所属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校长。1988年,当选中共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0年2月15日,因支持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被司法部党组免职。尽管如...
今天的中共党章白纸黑字写着:“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很简单,中共通过其党章向全世界表明:中共在中国搞的就是“党天下”。 然而,在1957年毛泽东发动反右派运动时,时任《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就因为批评中共搞“党天下”,受到“深揭猛批”和严厉惩罚。1966年文革爆发后,储安平再遭迫害,后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
197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到中国,中共总理周恩来希望他介绍一些海外专家到中国讲学,以解决中国人才断层问题。李政道直言不讳地说:“我以前的许多老师,他们的科学造诣不亚于国外的著名科学家,只是你们没有用他们,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 束星北有多厉害? 1937年,丹麦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玻尔应邀访问浙江大学。玻尔回国后不断有中国师生给他写信...
1966年文革中,红卫兵把我们轰到了乡下,回来后,起初红卫兵让我们在贡院胡同5号两间新北房的外屋住下。几天后街道姓于的干部觉得黑五类住得太舒服了,又把我们赶回了11号。住进一间8.3平方米的小耳房。这屋子宽7.1尺,我们娘儿五个躺下一人才1,4尺的地方,再加上被子,挤得要命。翻身都得一块翻。听说跟拘留所里面差不多。
1958年反右时他走的,自然戴的是右派帽子,1962年他们在劳动教养的地方集体摘掉了帽子。1969年劳动教养所让他们回农村时也没给他们戴什么帽子,是欢送他们回乡的。可是,他回到村里之后,村党支部觉得没个帽子不好管制他,就又给他戴上了帽子。
1948年,中共军队进驻北平前,蒋介石有一个“抢救大陆学人”计划,希望当时中国大陆最著名的学者能够去台湾,其中就有时任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院长盛振为,但他没有去。 盛振为还拒绝了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孙科请他担任教育部长或司法部长的提议,婉拒了要他担任台湾大学校长的任命。当时,他还接到美国耶鲁大学邀请他去任教的公函,接到联合国驻上海办事处主任请他到联合国任职...
到了1968年,县安置办撤销了,把我们的关系转到了镇里。镇里更厉害,把我们这几百户人的户主叫到镇里开大会,动员回农村。不但开会动员,开完会还让各个街道组织一帮子积极分子到家里动员。这时候,我已经叫二女儿从学校插队走了。
红卫兵给我们带进一间挺小的空屋子,我们有五六个“黑五类”,除了一对老夫妇外,其余都是老太太。红卫兵让我们坐一圈,后边的人打前边的耳光,转着圈自己打自己。我后边坐的是那个老头,自然打得特别疼。打完,红卫兵挨个儿铰头发,就是任意地揪着头发大把地剪掉
毛泽东发动的十年文革,被称为十年浩劫。这是中共毁灭中国传统文化的十年,是将所有敢讲真话的知识分子打倒的十年,是“万马齐喑究可哀”的十年。 然而,在这血雨腥风的十年里,在大西北的右派劳改营里,有一个名叫陆锦璧的右派,无论政治空气多么紧张,自然环境多么恶劣,都没能消磨他的锐气,都没能让他停止独立思考,相反,他的思考越来越有广度、深度和力度。 到了19...
当时我们胡同里就有右派家属嫁人的,也不用挪地方,找个男人来结婚,讲好了一个月出多少钱帮助养家。可我想,郭笃民从小就受穷,也挺可怜的,我要是拆了家,他回来孤身一人也挺难受,所以我从没想离婚。脑子里想的就是挣钱,就是想法养活孩子,别让他们当文盲。
1958年反右开始了,这回不用再去花钱费力外调找反革命罪行,“思想右倾就是有罪,就得送去劳动改造”。
虽然我们是1942年结婚,到1989年4月已是整整47年了,可是他1958年反右就被送去劳教了,在1942——1958一起生活的16年中,又要除去肃反整他的那一年。1980年以后他刚恢复工作,又离家出走,所以我们这对本来应该庆祝金婚(50周年结婚纪念日)的夫妻实际只在一起生活了15年!
父亲从1930年代就开始卖画,而且是在北京著名的荣宝斋。据后来的人研究考证,那时候国画大师齐白石也在这里卖画,价格比我父亲高不了多少。
杨兆龙是中华民国时代最著名的法学家之一,曾经冒着巨大风险,救过一万多中共党员的命。但是,中共当政后,杨兆龙被中共整得家破人亡。 杨兆龙轻信中共铸大错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前,杨兆龙面临诸多选择:第一去台湾,国民党已经派人给他们夫妇送来两张赴台湾的机票;第二,去美国,他已收到美国哈佛大学的邀请信;第三,去加拿大,他已收到加拿大某大学终身教授的聘书;第四...
1966年6月10日,北京大学最年轻的文科教授之一,被当代中国著名学术大师陈寅恪叹赏为“思路周详,文理缜密”,“诚足当所谓好学深思者”的汪篯教授,在家中服杀虫剂“敌敌畏”自杀身亡,时年50岁。 文革狂风吹进北大校园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得到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毛泽东的支持,成为“文化大...
在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当政的年代,真正敢批评毛泽东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在最高层,彭德怀算一个;在民主人士中,梁漱溟算一个;在最基层,张志新算一个;在知识分子中,“老作家聂绀弩则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代表”。 聂绀弩痛斥毛泽东的诗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前,毛泽东曾经给中国各阶层人士许下很多诺言。比如,他曾讲,中共要建立一个让中国人民享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
各位观众好,今天说说老英雄黄万里的故事。黄河与长江,是中华民族引为自豪的两条母亲河,五千年来养育了无以计数的世代中国人。然而,自中国共产党暴力夺取政权后,没完没了地与天斗与地斗,总是和这两条河过不去。从而导致中国大地70年来水患频仍,造成无数国民永远失去生命和财产。2020年入夏以来,老天报应不爽,大雨、暴雨倾泄几十天,数百座水库或溃坝、或被迫泄洪,江河决堤...
1966年占造反革命者大多数的学生和学童进行的迫害是整个文化大革命的典型。死亡人数相对较少,没有采用新手法。尽管是以青年的热情和虐待狂进行的,但它们在其它方面与20世纪50年代针对知识分子的清洗非常相似。我们可能想知道它们是否是自发的。如果相信毛泽东及其党羽在每一个红卫兵小组中幕后操纵,将无疑是荒谬的。
与土地革命和大跃进骇人但几乎未知的恐怖相比,“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影响看起来几乎不大。死亡人数的估计值差异很大:大多数作者引用的数字在40万到100万之间;不过,多梅内克计算的数字在100万到300万之间。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文化大革命都影响了世界的想像与记忆,不仅源于其话语和行动的极端激进主义,也是因为它直接呈现在了人们面前;它主要是一种都市现象,出现在电...
欢迎收看新唐人、大纪元5月21日的“中共病毒追踪”每日联合直播节目。
共有约 26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