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百年真相:迫害文化精英
不久前,美國司法部起訴了五名中共在美特務,理由是這些人代表中共祕密警察監視、騷擾和抹黑那些批評中共的在美居住華人,甚至破壞目標人物競選美國國會議員。而之前英國情...
1955年5月28日,阿壠以「胡風反革命集團骨幹分子」、「國民黨特務分子」、「反動軍官」三重身分,被逮捕入獄。 1965年2月,被監禁10年之後,阿壠被押上天津市中級法院「受審」。他一直沒有在「原則問題」上「低頭認罪」,一直被審訊者認為「態度極端惡劣」。之所以不「低頭認罪」,是因為阿壠一直認為:他一輩子追隨共產黨,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反革命,從沒想過胡風...
文革給冼保康帶來的巨大創傷和陰影,在他11歲那年化作了一個樸素單純的信念:要為他深愛敬重的母親做一把最好的小提琴,以彌補母親的傷痛。他說,哪怕做得不好,起碼也能安慰母親的心。為此他付出了一生的心血才有了今天精湛的技藝。
中國著名學者王元化說:「在造神運動席捲全國的時候,他是最早清醒的反對個人迷信的人;在凡是思想風靡思想界的時候,他是最早衝破教條主義的人。」 他就是顧準,是當代中國著名經濟學家、會計學家、歷史學家,因為堅持獨立思考,堅持講真話,一生飽受磨難,兩次被打成右派,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在長期的逆境中,顧准依然堅持獨立思考,默默耕耘,留下了許多精神遺產。1...
不幸的是,馬連良主演的《海瑞罷官》被利用做了發動文革的導火索。用馬連良弟子安雲武的話說「海瑞夠倒楣,馬先生夠悲慘啊!」 因《海瑞罷官》倒楣的不止馬連良和吳晗。凡是編過海瑞戲的、演過海瑞戲的,都在劫難逃。
「胡風反革命集團案」,是中共建政後,毛澤東製造的第一起全國範圍內的文字獄。 胡風生平 胡風是中國著名文藝理論家、詩人、翻譯家。 1902年,胡風出生於湖北省靳春縣。1925年入北京大學預科,一年後改入清華大學西洋文學系。1929年赴日本留學時,參加過左翼文化活動。1932年加入日本共產黨,次年被日本警察逮捕後驅逐回國。在上海,胡風參加了中國左翼文化...
現在的年輕人知道王實味的,可能少之又少了。但是,在上世紀30-40年代,在中共的大本營——延安,王實味可是一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談中共黨史,不能不談王實味,因為他是中共早期歷史上知識分子受迫害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王實味其人 王實味是河南潢川人,1906年生,少時聰穎,古文功底好,被老師稱為「天上的玉麒麟下凡」。1925年考上北大,1926年加...
無神論者對神佛的宣戰中,千萬法輪功修煉人承受了最猛烈的硝烟。這一場建立在謊言上的迫害在全國造成了向外擴散的一圈圈漩渦,在修煉人之外,把眾人捲入,成為受害者。正是在這意義上,共產黨迫害法輪功,迫害的其實不只是法輪功修煉者,更是億萬無辜的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全球有兩場對戰爭罪犯的大審判:一是東京大審判;二是紐倫堡大審判。 高文彬作為中國代表團成員,全程參與了東京大審判,為申張正義,懲治戰犯,作出了重要而獨特的貢獻。然而,中共當政後,高文彬卻被強加罪名送上審判台,被持續迫害27年。 高文彬幸遇良機 高文彬,1922年生,上海人,1945年畢業於東吳大學法學院。同年8月15日,日本戰...
一次,章詒和跟他的父親、毛澤東「欽點」的中國第一大右派章伯鈞聊天時,談到中國歷史學界第一大右派向達。章伯鈞稱讚向達是非常難得的高級人才。章詒和來興趣了,問:「他怎麼個高級法?」章伯鈞扳著手指說:「向達精通中外交通史、西域史、唐史、敦煌學,還能編蠻書,搞翻譯,對中國美術、壁畫也是很有研究。」 北京大學一級教授 向達跟中國著名作家沈從文是老鄉,湖南湘西人。1...
王重民是中國「國寶級」的學術大家,曾任北京大學教授,北大圖書館系主任,北大圖書館副館長。 北大圖書館系白化文教授認為:「王先生的學術確實是博大精深,在目錄學、版本學、校勘學和敦煌學、史學和索引編纂等方面,都達到了他那個時代能達到的最高水平。說他是中國近現代目錄學和敦煌學的代表人物,絕不過譽;說他是中國現代學術論文索引編纂的奠基人,也是公認的事實。」 ...
今年七一是中共建黨百年,世界多地有華人舉辦揭露中共百年罪行的活動。7月10日(週日),被參與者稱為「七一後續活動」的「清算中共百年反人類罪圖片展」與集會演講,在曼哈頓第五大道的紐約公共圖書館總部主體建築前舉辦。
近日,清華大學老教授的一段視頻爆紅,她在視頻中痛斥中共用納稅人的錢為自己過生日,並動員大量人力為自己歌功頌德,引起眾人共鳴。專家認為其實中共體制內不乏這樣的清醒者,只是礙於退休金或醫療費不敢公開發聲。
上週日(7月4日),當中共自稱兩名宇航員在新天宮空間站首次太空行走之際,中共航天部門發生的另一件罕見事故卻引發國際關注,給中共打臉。
在中共慶祝其百年冥壽之際,一群海外華人也「沒有缺席」,遙相呼應,並給中共送去一份別出心裁的「禮物」。
這是《黑五類憶舊》這本書裡收錄的一個發生在文革中的真實的故事。
黨媒宣言稱「歷史沒有終結也不會終結」,這是中共在四面楚歌下給自己打雞血。中共為何要堅持謊言,堅稱「社會主義好」?
一道看不見的圍牆,把14億中國人圈了起來。直到今天,多數中國人不知道發生在中國的重大事件,如「六四」、活摘器官;大瘟疫的真相。
從中共「兩彈一星」功臣難逃迫害和核試驗遺害至今看,中共哪裡考慮過人民的利益?中共究竟是什麼貨色,還沒有看清嗎?
江平是中國著名民法學者,中國民商法學的奠基人之一,參與了《民法通則》、《公司法》、《物權法》等法律的起草、制定,有中國「民法泰斗」之稱。 1983年至1990年,江平成為中共司法部所屬的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校長。1988年,當選中共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1990年2月15日,因支持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被司法部黨組免職。儘管如...
今天的中共黨章白紙黑字寫著:「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很簡單,中共通過其黨章向全世界表明:中共在中國搞的就是「黨天下」。 然而,在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派運動時,時任《光明日報》總編輯儲安平,就因為批評中共搞「黨天下」,受到「深揭猛批」和嚴厲懲罰。1966年文革爆發後,儲安平再遭迫害,後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
197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李政道到中國,中共總理周恩來希望他介紹一些海外專家到中國講學,以解決中國人才斷層問題。李政道直言不諱地說:「我以前的許多老師,他們的科學造詣不亞於國外的著名科學家,只是你們沒有用他們,比如我的老師束星北。」 束星北有多厲害? 1937年,丹麥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玻爾應邀訪問浙江大學。玻爾回國後不斷有中國師生給他寫信...
1966年文革中,紅衛兵把我們轟到了鄉下,回來後,起初紅衛兵讓我們在貢院胡同5號兩間新北房的外屋住下。幾天後街道姓於的幹部覺得黑五類住得太舒服了,又把我們趕回了11號。住進一間8.3平方米的小耳房。這屋子寬7.1尺,我們娘兒五個躺下一人才1,4尺的地方,再加上被子,擠得要命。翻身都得一塊翻。聽說跟拘留所裡面差不多。
1958年反右時他走的,自然戴的是右派帽子,1962年他們在勞動教養的地方集體摘掉了帽子。1969年勞動教養所讓他們回農村時也沒給他們戴什麼帽子,是歡送他們回鄉的。可是,他回到村裡之後,村黨支部覺得沒個帽子不好管制他,就又給他戴上了帽子。
1948年,中共軍隊進駐北平前,蔣介石有一個「搶救大陸學人」計劃,希望當時中國大陸最著名的學者能夠去台灣,其中就有時任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盛振為,但他沒有去。 盛振為還拒絕了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孫科請他擔任教育部長或司法部長的提議,婉拒了要他擔任台灣大學校長的任命。當時,他還接到美國耶魯大學邀請他去任教的公函,接到聯合國駐上海辦事處主任請他到聯合國任職...
到了1968年,縣安置辦撤銷了,把我們的關係轉到了鎮裡。鎮裡更厲害,把我們這幾百戶人的戶主叫到鎮裡開大會,動員回農村。不但開會動員,開完會還讓各個街道組織一幫子積極分子到家裡動員。這時候,我已經叫二女兒從學校插隊走了。
紅衛兵給我們帶進一間挺小的空屋子,我們有五六個「黑五類」,除了一對老夫婦外,其餘都是老太太。紅衛兵讓我們坐一圈,後邊的人打前邊的耳光,轉著圈自己打自己。我後邊坐的是那個老頭,自然打得特別疼。打完,紅衛兵挨個兒鉸頭髮,就是任意地揪著頭髮大把地剪掉
毛澤東發動的十年文革,被稱為十年浩劫。這是中共毀滅中國傳統文化的十年,是將所有敢講真話的知識分子打倒的十年,是「萬馬齊喑究可哀」的十年。 然而,在這血雨腥風的十年裡,在大西北的右派勞改營裡,有一個名叫陸錦璧的右派,無論政治空氣多麼緊張,自然環境多麼惡劣,都沒能消磨他的銳氣,都沒能讓他停止獨立思考,相反,他的思考越來越有廣度、深度和力度。 到了19...
當時我們胡同裡就有右派家屬嫁人的,也不用挪地方,找個男人來結婚,講好了一個月出多少錢幫助養家。可我想,郭篤民從小就受窮,也挺可憐的,我要是拆了家,他回來孤身一人也挺難受,所以我從沒想離婚。腦子裡想的就是掙錢,就是想法養活孩子,別讓他們當文盲。
1958年反右開始了,這回不用再去花錢費力外調找反革命罪行,「思想右傾就是有罪,就得送去勞動改造」。
共有約 27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