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
近日,五年前四川阆中法院对讨薪农民工举行公判大会的照片再次在网络热传。五年来,农民工讨薪悲剧更加频发,而文革式的审判大会、游街仍在上演,被指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性...
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弘芯)之前传出资遣全部员工。现有报导说,由于对离职方案不满,目前数百员工集体拒绝请辞,双方已“撕破脸”。
年关之际,中国农民工因讨薪酿出悲剧的问题层出不穷,而且越演越烈。然而中共去年底还称欠薪清零是一项郑重承诺。有民工表示,问题的源头在中共。现在官民矛盾尖锐对立,官方对民众的欺诈已到血海深仇不能化解的地步。 综合大陆媒体及社群消息,2月11日,大年三十除夕当天,山东平邑县保太镇发生一起灭门惨案。当地村民刘某某为讨回6,000元人民币欠款,残杀欠债人林某某一...
近日,中共甘肃警方一则警情通报称,因农民工“恶意讨薪”,对其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此处罚一出引发众怒。
临近过年,因为疫情很多农民工被迫就地过年。最惨的是目前还在讨薪的农民工,他们辛苦钱仍遭拖欠,当地相关政府部门就此互相推诿。
1月28日,安徽农民工左四红告诉大纪元记者,江苏省镇江市鑫控建设(苏州)有限公司拖欠18名农民工血汗钱22万7千多元。年关将近,中共病毒疫情影响导致出行不便,农民工讨薪更加艰难。
12月19日,上海昌硕科技有限公司上千名工人,因劳务派遣问题、拿不到求职补贴(返费)等情况进行大规模维权抗争。随后,大批警察赶至,暴打、驱赶工人,当场抓了十几个人;愤怒的工人则不断高喊“放人”。目前抗争尚未有明确结果。
黑龙江伊春市庆安县维权人士李洪宇,因追讨伊春市政府拖欠的上千万元工程款,被当地政府以“寻衅滋事罪”判入狱四年。2020年5月14日,李洪宇刑满释放。
10月20日,前华为员工李洪元发了一条关于广东高院认定《奋斗者协议》有效的微博,引发热议。
近日数百名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斐讯)的供应商维权讨钱,希望解决他们所雇用的农民工部分工资可回家过年。但他们的维权行动遭警方暴力打压,数人被抓。
恒力2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中,有近80个建筑安装单位,都存在欠薪问题。对于欠薪原因,农民工、包工头、项目经理各执一词。
新年前,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标里镇高楼小学副校长李红宇因被该县农商行标里支行王亚峰诱骗担保贷款,承受不了巨额款项连带责任自缢身亡。李红宇家属至今未得到任何一方答复,他的尸首仍在该镇派出所太平间冰冻着。
在大陆北部,小兴安岭高寒地区,有个独立王国叫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林业管理局)。在那里生活居住着(十八个林业局)数十万苦难的林业职工。自2011年后,那里的林业职工4年多了没有上涨工资,几年来大陆全部上涨了职工工资,唯独那里的林业职工工资被剥夺压制了,虽然国家给了政策给了资金,可到了地方衙门手里,就被无情地侵占挪用了。
1月10日,广东广州市荔湾区200多名环卫工人因工资待遇低上街请愿,要求当地城管局涨工资,解决房租补贴、生活补偿金等问题。环卫工人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一位替环卫工人说话的市民也被警方带走,后来被释放。冲突没有发生人员受伤情况。
(自由亚洲电台冯日遥报导)广东省深圳市一电子厂逾千工人,周三集体罢工抗议被克扣工资和福利待遇差,工人并上街堵路。逾百名武警到场驱散,有工人被打伤和被捕。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因台资企业老板及管理层突然失踪,宝安沙井蚝四社区芙蓉工业区仪军电线电缆(深圳)有限公司数百工人顶楼欲集体跳楼维权,当局派出大批警察在现场戒备。
(大纪元记者唐铭报导)贵州省遵义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属下的天义电器公司约五、六百员工,昨天首次举行罢工,今天(9月14日)上午依然聚集了数百人在公司大门,罢工原因是工资太低,员工要求厂方加薪。
目前,中国大陆的经济形势犹如一叶暴风雨中飘摇动荡的孤舟,正处于即将倾覆的危险边缘。各种迹象表明,经济危机将造成社会激烈动荡。从8月30日至9月3日5天内,大陆爆发了近四十起罢工讨薪等群体事件,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日前,广东东莞和浙江嘉兴发生老板卷款跑路事件。由于拿不到薪水,逾千员工堵路示威,当局派出大批警察镇压抗议民众。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因劳资纠纷,从27日开始,珠海市联思电子厂有限公司一千多名员工集体罢工。
近日,13名年龄在5岁到20岁的儿童和少年在中国大陆云南大理购物与旅游综合设施“南国城”外排成一排,打出手写的标语,要求“南国城”的开发商把欠款还给他们的父母,最后他们如愿以偿。引起人们的同情和关注。
“我要吃牛奶,我要上学,还我父母血汗钱;我叫刘强,今年考起昆明理工大学,因为没钱支付学费,来大理为父母讨血汗钱交学费……”日前,13名孩子在云南大理南国城大理东盟玉石城门口替父母讨要工资。他们最大的20岁,最小的仅5岁,手中都拿着一张要学费的标语。他们的父母6年前曾在南国城项目打工,开发商拖欠1000多名农民工工资达2000多万元。
广安岳池苟角杨家镇杨家桥村村民邹甫林和妻子郎启群,是当地村民都知晓的三级残疾人。上有一个年老多病的母亲,下还有二个未成年的儿女。1987年在地方政府和群众的帮助下,夫妻二人利用天然水库在本地搞起网箱养鱼,全家人靠水生活过的还算勉强,处在能够维持但是没有积蓄的活着状态。
2012年6月28日上午约9点30分,笔者从自贡乘车前去遂宁访友路过内江段九龙大桥时,突然看见前面汽车排成长龙,本人和乘客们还认为前方出了车祸,急忙下车前去看个究竟。哦,二幅大横标语横跨桥头,标语写着:请政府有关部门为我们作主,付我血汗钱!我要吃饭,要工钱,还我血汗钱!
广东韶关一家国有爆炸品生产企业职工,不满工厂对他们的发落而持续罢工,防暴警察到场,用催泪瓦斯驱散工人,救出被困厂负责人,工人和厂方对峙升级。工人诉求是:增加工龄“买断费“。有厂方领导说,工人提出的条件虽未解决,但鉴于厂区危险品多,希望先能维持良好的谈判气氛。
(大纪元记者王量报导)18日,广东珠海三灶医院众多医务人员,因为实施基层医改后收入大幅下降,集体罢工,到政府部门讨薪。当天,医院病房几乎没有医生坐诊,急诊室只有两名护士,各科诊室也只有一两名医护人员值班。有一车祸伤者到医院后,等了一个上午才拍片。18日晚,职工们被拖欠的工资到账,19日医院工作恢复正常。
(大纪元记者李乐报导)广州市番禺区大岗镇兴泰鞋业厂数百位员工因厂方赔偿不合理问题,连续两天罢工抗议,造成交通严重堵塞。6月11、12日,工人停工走出厂房,他们要求厂方按照劳动法规定,补偿吃饭补贴等要求。厂方一直不予正面回应。直到12日下午,有员工获悉厂方负责人承诺,将补偿员工约一个月工资的费用,大家才陆续解散。
(大纪元记者王量报导)4月20日,陕西商洛市比亚迪公司,因从深圳调入的员工不满工资低,近千人罢工抗议。中午,数百员工走出工厂,堵塞了312国道,造成严重堵车,车龙长达2公里。 当局派出大量警察赶到现场警戒,警察与堵路工人发生冲突,最后工人被强行赶回厂内。
我们都是来自湖南湘潭和甘肃舟曲的民工,2009年4月经人介绍到陕西西安新大陆集团公司开发的雅荷-纳帕蓝湾商品住宅区B区6号楼做部分模板工程。
(大纪元记者唐明报导)12月30日,成都国企川化集团约二千员工因薪酬、搬迁和控股等问题,聚集在川化宾馆门口与厂方对话,没有得到实质结果。当晚,约二千员工打着“要工作,要吃饭”横幅游行去成绵高速入口堵路,以引起关注。
共有约 43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