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薪
湖南益陽市桃江縣都好桃花江養老養生公寓(下稱都好養老公寓)爆雷,涉及約1800名老人近億資金。由於該公寓是當地政府大力鼓吹的招標引進項目,如今傳出資金鍊斷裂,去...
重慶市九龍坡區退休工人陸忠友,因被當局強制「工齡歸零」停發退休金,上告無門逼上絕路,於6月21日上午在該區社保局大廳揮刀割腹、割腕,當場被緊急送醫。
近日,五年前四川閬中法院對討薪農民工舉行公判大會的照片再次在網絡熱傳。五年來,農民工討薪悲劇更加頻發,而文革式的審判大會、遊街仍在上演,被指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性和統治危機。
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下稱弘芯)之前傳出資遣全部員工。現有報導說,由於對離職方案不滿,目前數百員工集體拒絕請辭,雙方已「撕破臉」。
年關之際,中國農民工因討薪釀出悲劇的問題層出不窮,而且越演越烈。然而中共去年底還稱欠薪清零是一項鄭重承諾。有民工表示,問題的源頭在中共。現在官民矛盾尖銳對立,官方對民眾的欺詐已到血海深仇不能化解的地步。 綜合大陸媒體及社群消息,2月11日,大年三十除夕當天,山東平邑縣保太鎮發生一起滅門慘案。當地村民劉某某為討回6,000元人民幣欠款,殘殺欠債人林某某一...
近日,中共甘肅警方一則警情通報稱,因農民工「惡意討薪」,對其處以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此處罰一出引發眾怒。
臨近過年,因為疫情很多農民工被迫就地過年。最慘的是目前還在討薪的農民工,他們辛苦錢仍遭拖欠,當地相關政府部門就此互相推諉。
1月28日,安徽農民工左四紅告訴大紀元記者,江蘇省鎮江市鑫控建設(蘇州)有限公司拖欠18名農民工血汗錢22萬7千多元。年關將近,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導致出行不便,農民工討薪更加艱難。
12月19日,上海昌碩科技有限公司上千名工人,因勞務派遣問題、拿不到求職補貼(返費)等情況進行大規模維權抗爭。隨後,大批警察趕至,暴打、驅趕工人,當場抓了十幾個人;憤怒的工人則不斷高喊「放人」。目前抗爭尚未有明確結果。
黑龍江伊春市慶安縣維權人士李洪宇,因追討伊春市政府拖欠的上千萬元工程款,被當地政府以「尋釁滋事罪」判入獄四年。2020年5月14日,李洪宇刑滿釋放。
10月20日,前華為員工李洪元發了一條關於廣東高院認定《奮鬥者協議》有效的微博,引發熱議。
近日數百名上海斐訊數據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斐訊)的供應商維權討錢,希望解決他們所僱用的農民工部分工資可回家過年。但他們的維權行動遭警方暴力打壓,數人被抓。
恆力20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中,有近80個建築安裝單位,都存在欠薪問題。對於欠薪原因,農民工、包工頭、項目經理各執一詞。
新年前,安徽省亳州市渦陽縣標裡鎮高樓小學副校長李紅宇因被該縣農商行標裡支行王亞峰誘騙擔保貸款,承受不了巨額款項連帶責任自縊身亡。李紅宇家屬至今未得到任何一方答覆,他的屍首仍在該鎮派出所太平間冰凍著。
在大陸北部,小興安嶺高寒地區,有個獨立王國叫黑龍江省伊春市(伊春林業管理局)。在那裏生活居住著(十八個林業局)數十萬苦難的林業職工。自2011年後,那裏的林業職工4年多了沒有上漲工資,幾年來大陸全部上漲了職工工資,唯獨那裏的林業職工工資被剝奪壓制了,雖然國家給了政策給了資金,可到了地方衙門手裡,就被無情地侵佔挪用了。
1月10日,廣東廣州市荔灣區200多名環衛工人因工資待遇低上街請願,要求當地城管局漲工資,解決房租補貼、生活補償金等問題。環衛工人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一位替環衛工人說話的市民也被警方帶走,後來被釋放。衝突沒有發生人員受傷情況。
(自由亞洲電台馮日遙報導)廣東省深圳市一電子廠逾千工人,週三集體罷工抗議被剋扣工資和福利待遇差,工人並上街堵路。逾百名武警到場驅散,有工人被打傷和被捕。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因台資企業老闆及管理層突然失蹤,寶安沙井蠔四社區芙蓉工業區儀軍電線電纜(深圳)有限公司數百工人頂樓欲集體跳樓維權,當局派出大批警察在現場戒備。
(大紀元記者唐銘報導)貴州省遵義市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屬下的天義電器公司約五、六百員工,昨天首次舉行罷工,今天(9月14日)上午依然聚集了數百人在公司大門,罷工原因是工資太低,員工要求廠方加薪。
目前,中國大陸的經濟形勢猶如一葉暴風雨中飄搖動盪的孤舟,正處於即將傾覆的危險邊緣。各種跡象表明,經濟危機將造成社會激烈動盪。從8月30日至9月3日5天內,大陸爆發了近四十起罷工討薪等群體事件,怨聲載道,民不聊生。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日前,廣東東莞和浙江嘉興發生老闆卷款跑路事件。由於拿不到薪水,逾千員工堵路示威,當局派出大批警察鎮壓抗議民眾。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因勞資糾紛,從27日開始,珠海市聯思電子廠有限公司一千多名員工集體罷工。
近日,13名年齡在5歲到20歲的兒童和少年在中國大陸雲南大理購物與旅遊綜合設施「南國城」外排成一排,打出手寫的標語,要求「南國城」的開發商把欠款還給他們的父母,最後他們如願以償。引起人們的同情和關注。
「我要吃牛奶,我要上學,還我父母血汗錢;我叫劉強,今年考起昆明理工大學,因為沒錢支付學費,來大理為父母討血汗錢交學費……」日前,13名孩子在雲南大理南國城大理東盟玉石城門口替父母討要工資。他們最大的20歲,最小的僅5歲,手中都拿著一張要學費的標語。他們的父母6年前曾在南國城項目打工,開發商拖欠1000多名農民工工資達2000多萬元。
廣安岳池苟角楊家鎮楊家橋村村民鄒甫林和妻子郎啟群,是當地村民都知曉的三級殘疾人。上有一個年老多病的母親,下還有二個未成年的兒女。1987年在地方政府和群眾的幫助下,夫妻二人利用天然水庫在本地搞起網箱養魚,全家人靠水生活過的還算勉強,處在能夠維持但是沒有積蓄的活著狀態。
2012年6月28日上午約9點30分,筆者從自貢乘車前去遂寧訪友路過內江段九龍大橋時,突然看見前面汽車排成長龍,本人和乘客們還認為前方出了車禍,急忙下車前去看個究竟。哦,二幅大橫標語橫跨橋頭,標語寫著:請政府有關部門為我們作主,付我血汗錢!我要吃飯,要工錢,還我血汗錢!
廣東韶關一家國有爆炸品生產企業職工,不滿工廠對他們的發落而持續罷工,防暴警察到場,用催淚瓦斯驅散工人,救出被困廠負責人,工人和廠方對峙升級。工人訴求是:增加工齡“買斷費“。有廠方領導說,工人提出的條件雖未解決,但鑒於廠區危險品多,希望先能維持良好的談判氣氛。
(大紀元記者王量報導)18日,廣東珠海三灶醫院眾多醫務人員,因為實施基層醫改後收入大幅下降,集體罷工,到政府部門討薪。當天,醫院病房幾乎沒有醫生坐診,急診室只有兩名護士,各科診室也只有一兩名醫護人員值班。有一車禍傷者到醫院後,等了一個上午才拍片。18日晚,職工們被拖欠的工資到賬,19日醫院工作恢復正常。
(大紀元記者李樂報導)廣州市番禺區大崗鎮興泰鞋業廠數百位員工因廠方賠償不合理問題,連續兩天罷工抗議,造成交通嚴重堵塞。6月11、12日,工人停工走出廠房,他們要求廠方按照勞動法規定,補償吃飯補貼等要求。廠方一直不予正面回應。直到12日下午,有員工獲悉廠方負責人承諾,將補償員工約一個月工資的費用,大家才陸續解散。
(大紀元記者王量報導)4月20日,陝西商洛市比亞迪公司,因從深圳調入的員工不滿工資低,近千人罷工抗議。中午,數百員工走出工廠,堵塞了312國道,造成嚴重堵車,車龍長達2公里。 當局派出大量警察趕到現場警戒,警察與堵路工人發生衝突,最後工人被強行趕回廠內。
共有約 43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