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破空:中國經濟轉型的最大阻力

陳破空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30日訊】6月19日,中國央行突然宣佈,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終止人民幣匯率緊盯美元政策,將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動態管理和調節”。這表明,北京方面終於鬆動其匯率政策,允許人民幣一定幅度的升值。到21日,星期一,人民幣小幅升值0.21%。

在此之前,6月18日,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桑德爾‧萊文(SanderLevin)對北京發出“最後通牒”:如果中國政府在20國集團(G20,預定於6月26至27日在加拿大召開)峰會前還不改變匯率政策,就將付諸美國國會的立法程式。

實際上,進入盛夏,北京與國際間就人民幣匯率的爭吵,日趨激烈。各國指控:由於北京的人為操縱,人民幣匯率被低估25%至41%,全球經濟因而被扭曲,北京從不平衡的貿易中大獲其利。

北京方面,照例狡辯。甚至由御用學者出面,發表相反言論:“人民幣可能被高估了,而不是像美國所說的那樣被低估了”;人民幣“不僅不應該升值,反而應該貶值。”

但,國際間壓力持續增強,不僅美國、歐盟和日本三大經濟體,而且,連巴西和印度等新興大國也加入施壓行列。眼看著,人民幣匯率問題,就要被列入本月20國集團峰會主要議題,北京方面突然改弦易轍,宣佈人民幣匯率的鬆動政策。

北京的舉措,只是象徵性的,目的是度過當前國際難關,讓胡錦濤在出席20國峰會時,不至於成為眾矢之的而難堪。可以預料,待20國峰會結束後,北京態度,又將回擺,為固守人民幣匯率,遍找藉口。當然,那時,國際社會也不會放棄施壓,美國國會,更可能通過立法措施,強硬對付北京的“陰招”。

事實上,人民幣升值,本身是大勢所趨,反映中國經濟不得不轉型的現實處境。
今年以來,加薪潮和罷工潮席捲中國外資企業,表明,以廉價勞動力托起的中國經濟飛行,正在劃下休止符。在工人抗議之下,包括廣東和湖南等省,被迫調高了“最低工資”。

逐漸擴散的加薪潮和罷工潮,是在深圳台資企業“富士康”公司連續發生工人自殺事件,即震驚社會的“十三跳”之後,所引發的。這再度表明,在中國,由於政府的保守、被動和懶惰,任何變革,都以生命為代價,以流血為起點。沒有不流血的變革,這似乎是中國宿命。

針對加薪潮,看上去,中共當局無意壓制。原因在於,中國早已出現“民工荒”,這是“一胎化”政策的後遺症之一,人口老齡化,壯勞力不足,這個號稱“世界工廠”的人口大國,竟面臨勞力短缺的尷尬。如果繼續壓低工薪,工人完全可以拉倒不幹,就像80後農民工那樣,選擇回鄉創業或者務農。

值得注意的是,針對罷工潮,中共尚未鎮壓,僅予以監視。這似乎並不符合中南海“將一切不安定因素消滅于萌芽狀態”的思維。而早在1982年,中共就在其“憲法”中,取消了罷工權利。按照現行中共“法律”,工人罷工,屬於“非法”,中共完全有“理由”鎮壓。這一回,中南海並不急於鎮壓,大概是要給外資企業一些顏色看,增加中共與外商討價還價或利益交換的籌碼。類似罷工潮,如果出現在官辦國營企業,中共必強硬以對。

(中共起家,宣稱“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動輒發動罷工,對抗當時的國民政府,豈料,中共當政三十多年後,竟“立法”取消工人罷工權利。這只能證明,中共政權,比從前的任何政權都更專制、更獨裁、更反動。)

中國經濟起飛,以出口為動力,其背後,是億萬廉價工人所打造的“世界工廠”;中共當局更操縱人民幣匯率,從他國轉移財富。兩項因素相加,中共持有的外匯儲備,高居世界第一,並挾此“硬實力”,叫板國際社會。

然而,勞動力成本增加,出口優勢減弱,人民幣幣值上升,國內消費長期疲軟,這一切,都將挑戰現有的“中國模式”。中國經濟被迫轉型。

逐漸升值的人民幣,步步高漲的工資,對環境保護的更多投入,中外貿易回歸相對平衡,中國經濟進一步市場化和國際化……這便是轉型後的中國經濟圖景。這幅圖景,長遠而言,有利於中國民眾,也有利於世界經濟,但未必有利於中國政府—-企圖長期壟斷中國經濟果實的中共政權。中國經濟能否順利轉型,尚存在極大變數。因為,中國政府本身,依然是中國經濟轉型的最大阻力。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6-30 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