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世界和中國經濟可能二次探底

中國經濟可能第二次探底,那麼中國將發生巨大的動盪,中國怎麼樣擺脫這種經濟上的困境,怎麼樣調整中國經濟和政治制度,以適應於世界經濟萎縮,甚至可能出現大蕭條的這個前景呢?(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7月7日訊】 (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192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世界和中國經濟可能二次探底」。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最近中共總理溫家寶、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R. Krugman)、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中國經濟學家謝國忠和中共的學者巴曙松,以及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封面的文章,都表達了世界和中國經濟有第二次探底的可能,對世界經濟前景表示悲觀的態度。今天我來討論這個問題。

在2010年3月14日,第11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之後舉行的中外記者會,溫家寶在回答記者的問題中談到二次探底,他是這樣講:一些主要經濟體失業率居高不下,一些國家主權債務危機還在暴露,金融和財政還存在風險,大眾商品和主要貨幣的匯率不穩定,由於通脹的預期而使一些國家在政策的選擇上產生困難,這些都有可能使經濟復甦的形勢出現反覆,甚至二次探底。

溫家寶在這裡列出了一些最主要的根源,但是他並沒有談到一些具體的數字,我現在來談談造成二次探底的一些主要數據。他講一些主要經濟體失業率居高不下,中國的失業人口高達2億人口,這是溫家寶親口講的,那最近中國的學者統計出中國的失業率是33%。去年草庵居士和我在做獨立評論的時候,他做出了一個統計,他說中國的失業率在35%。之後,我又根據中共的中央電視台社科院的報告,以及中國總工會所提出的一些數據來進行分析,我得出的結論是中國失業率是38%。從33%到35%到38%,這三者之間相差不大,所以說這個結論應該是可靠的,是相當符合於現實狀況。

那麼美國的失業率是9.7%,歐元區的失業率是10%,日本的失業率是5%,這是講失業率。我們再講債務,從歐元區,希臘它的國家債務引起了歐元的貶值,這有可能出現第二次的全球金融危機。那麼看中國,中國的地方政府負債非常高,已經超過了潛在的償還能力,也可能會引發一場歐洲式的債務危機,直接威脅到中國的國家經濟。中共最近自己公布中國的地方債務高達7萬億人民幣,但是美國的西北大學政治學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他認為實際的數字遠遠高過於中共政府所公布的數據,他說在2009年底,中國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的債務高達11萬億,到了2011年底將達到24萬億,這是債務。

那麼我們現在問,什麼叫二次探底?二次探底是相對於有第一次探底而言的。第一次探底是怎麼統計的呢?是用GDP的同比按月統計來衡量所得出一個結論。也就是說現在是2010年的7月,它的GDP跟2009的7月的GDP相對比,這叫同比。對比之後數字是往下的,一直走到底,這個叫第一次探底。中國的第一次探底是發生在2008年,它從07年的第一季度GDP12.3%,跌到了2008年的第三季度,它的GDP只有6.5%,幾乎跌了一半,這是第一次探底。

經過09年的4萬億的直接投資,11萬億的貸款,再把GDP提升,提升到了2010年的第一季度回升到11.3%,這就又回升了。那麼現在我們講第二次探底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有反覆,溫家寶講這個經濟復甦有反覆,甚至於可能再會下降,這個下降的趨勢要進入第二次下降再走到底,這叫二次探底。

那麼中國的經濟學家謝國忠先生認為,全球經濟正走向二次探底,他從全球範圍來觀察,它的觸發事件就是歐洲債務的危機和歐元區對這個危機的反應,這危機首先是在希臘觸發,之後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又發出警訊,有國家的財務危機,會造成整個歐元區的重大危機。

所以歐洲現在正在緊急處理怎麼樣把這一個希臘的危機縮小到一定範圍,不要擴大到全球,如果擴大到全球的話,那全球的第二次金融風暴又會到來。那麼全世界各國又沒有力量,尤其包括美國、中國沒有力量去幫助、去援救歐元的危機和希臘的財務危機,所以全球的經濟的復甦速度會大大的減慢。

那麼謝國忠先生認為這次二次探底是漸進式的。第一、歐元區不願意再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銀行破產,不會讓它的危機擴大,為此,它要減少支出,控制債務,那麼投入到經濟復甦的力量會減少;第二、中國和美國這兩國的刺激經濟復甦的政策不像一開始那麼樣的龐大,會減少,但是它還沒有完全退出,所以總的來講,對刺激經濟復甦都會減慢而不加深。

由於這些投入的刺激經濟的大批資金會造成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會慢慢的積累,而並不像溫家寶先生所講的叫通脹預期。通脹已經實實在在存在了,中國的通脹不僅僅表現在房價的高漲,已經表現在豬肉價格、綠豆價格、大蒜價格、韭菜的價格,甚至於普洱茶的價格,已經涉及到每一個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上去了。所以他認為這個二次探底最終可能會在2012年出現,並且通貨膨脹是最高,各個國家不得不採取銀行升息的辦法來抑制通貨膨脹。

另外一位學者,那就是諾貝爾經濟獎獲得者克魯格曼,他持更悲觀的態度。他認為全世界的經濟正走上了第三次大蕭條的一個通道。他認為全球歷史上有兩次世界的大蕭條,第一次在1873年,第二次是在二次戰爭之前,是在1929到1933年期間發生的,跟我們今天比較近,還記憶猶新。那麼第二次大蕭條的結束在什麼時候,是在二次戰爭之後,通過戰爭消耗掉美國的巨大的生產能量,並且又通過了馬歇爾計畫把歐洲經濟復甦,所以才解決了第二次大蕭條的困境。

而克魯格曼認為現在全球的經濟正走上第三次大蕭條。他的理由是認為08年到09年之間的金融風暴剛剛過去,可是後面的經濟復甦非常緩慢,其中原因是因為就業率不能夠得到改善,不能得到提高。剛才我提到的除了中國有33%到38%的失業率之外,西方主要國家美國9.7%,歐元區10%,這些就業率不能夠得到提升,那麼消費支出會降低,龐大的、巨大的生產能力無法消化。他所提到的還僅僅是世界範圍,他還沒有提到中國範圍之內的龐大的生產力無法消化,所以克魯格曼認為全世界已經走上了第三次蕭條的初步階段。

他最擔心的就是因為歐元區的歐元危機,希臘的國家財務危機使得整個歐元區已經通過法案要降低支出,要收縮銀根,要減少福利支出,這也就是減少了復甦經濟的可能,也減少了增加工作人數的可能。所以他認為這變成不是通脹了,而是全球性,尤其歐洲會走上了經濟通縮,會造成更長期、更大的麻煩,將使得幾百萬工人長期失業,會造成社會動亂。

尤其是在加拿大召開的G20峰會上面沒有達成共同意見,歐美之間不同的做法,雖然克魯格曼的意見得到奧巴馬的支持,可是並沒有得到法國和德國的支持,歐元的主要經濟力量國家的支持,所以他非常擔心第三次的蕭條正在出現。

那我們看看,世界銀行副行長林毅夫先生他怎麼看?他說世界銀行分析了近期世界經濟面臨的兩種可能性,最好的情形是歐洲債務危機得到控制,全球金融市場穩定;最糟糕的情況是一些高收入國家的財務危機,傳導到發展中國家,對全球發展造成新一輪衝擊。所以他認為希臘危機提醒我們,世界經濟復甦依然脆弱,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過去林毅夫先生一直稱讚中共政權控制下的經濟高速發展,他是讚不絕口,他甚至預言中國的高速經濟發展可以維持30年。可是現在他改口了,他認為世界經濟包括中國經濟在內,都有可能第二次探底。那第二次探底你要花更大的力量才能讓它復甦。

那麼看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先生,他提出對中國經濟走上二次探底可能性的分析,他說有3個情況會造成中國經濟二次探底。第一、如果社會投資不能即時跟上,就有可能出現二次探底。這什麼意思?就是說09年的4萬億投資、11萬億貸款,這一大筆資金使中國的GDP在一年之間由6.5%上升到11.3%,那你現在還要保持這個勢頭的話,還要繼續大量的投資。否則不投資的話,二次探底就會出現,因為中國的經濟不可能一次投資以後,它會自我繁殖、自我創造財富,在裡邊自我更生,它沒有這機制也沒有這個功能。

第二個情況,造成二次探底的因素,是過剩的產能消化得非常緩慢,而由於刺激經濟投入了15萬億所造成的新的生產力的產能,更無法消化,這就會造成第二次探底的可能。

第三個造成中國經濟探底的因素,那就是如果保持過快的信貸增加速度,也就是說繼續投資,繼續直接投資和貸款速度非常快,也可能造成中國的第二次探底,原因就是會造成巨大的通貨膨脹,資產泡沫化。投資下去的錢沒有得到發揮,直接刺激實體經濟真正復甦的原因,增加工人工資,增加工人就業,這個目的達不到的話,那麼第二次探底就會出現。

可是他分析的這三個情況,第一個情況和第三個情況是相互矛盾的,也就是你第一個情況不增加投資會出現二次探底,第三個情況你過速的加快、增加投資,也會成為二次探底。所以你怎麼拿捏,在這兩種情況怎麼拿捏使中國的投資恰到好處,而中國的經濟架構、政治架構也確切地決定了中國的經濟政策也好,金融政策也好,變成是一放就亂,一收就死,反反覆覆在這裡邊倒,在這中間折騰。

中國的二次探底的原因除了溫家寶所提到的失業率也好,巨大的國家債務也好,還有其它幾個原因,就什麼呢?你中國雖然投資了15萬億的投資和貸款,可是你的生產效率、生產能力的效果如何,非常低,非常低!舉一個明顯的例子,中國蓋了那麼多的高速鐵路、地鐵,它的成本的回收非常緩慢,並且它的使用率並不高,有的地區的高鐵售票率只有達到10%,而這個巨大的生產力擺在那裡無法消化,就是巴曙松先生所講的第二個情況。第二、你大肆的放貸款出去會造成通貨膨脹、巨大的通貨膨脹,也就是巴曙松先生所講的第三個情況。

再有一點,中國的工人工資非常低下,年輕一代的農民工對此大為不滿,罷工潮日益興起,所以中國的低工資的時代是一去不復返了。據專家們估計,在5年之內,甚至在3年之內中國製造業工人的工資水平會增加一倍,這樣中國的出口品的價格也會跟著上漲,那麼今後中國的出口賺的錢,不是決定於中國產品出去的量多少,而是決定於中國產品的價格增加了多少。那麼你增加了工資必定增加了通貨膨脹,你怎麼樣使得通貨膨脹控制在一定的程度,能夠成為一個經濟生產的推動力量,而不是成為一個經濟成長的阻礙力量。

要拿捏到通貨膨脹的一個準確的水平,世界各國是用銀行的利息來控制,而中國呢?是用銀行的貸款發放量來控制,而中國貸款的發放量又是偏重於國營企業,生產效率比較低的企業,而不貸給民營企業,所以這個貸款的效率非常低,就會造成相當大的通貨膨脹,給決策者製造了很大的困擾。

那麼此外,我們現在看看中國已經步上了二次探底的道路沒有?已經走上這個軌道了沒有?我們看幾個數據。我們從股票上看,股票這15個月來一直下降,尤其是今年以來這半年,上海上證指數A股下降了27%,而其中上證指數的股票中的房地產股下降了28%。這明顯的反映出中國經濟下滑的趨勢,也反映出中共政權對放貸款的控制,它減少了貸款,使這個資金流入到股票市場減少,可是它又不敢完全不放,完全不放的話,中國的經濟就無法運轉。

而中國的實體經濟也在下滑,剛才講的股票是虛擬經濟,那麼看實體經濟,實體經濟下滑的一個最主要的指標是什麼呢?叫PMI,叫做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這個指數訂在50%的時候是一個轉折點,高過於50%那是經濟在擴張,低過於50%經濟在收縮,這個PMI在中國最近連續三個月是向下走的,雖然還沒到50%,但是也不遠了。

有兩個機構在統計,《華爾街日報》7月1日做了報導,有哪兩個機構在統計呢?一個是中國物流和採購聯合會,它7月1日報導中國6月份的採購經理人指數由5月份的53.9%,降到的52.1%,這已經是連續兩個月的下降了,這是一家機構的統計;那麼另外一家機構是匯豐控股有限公司,大概在香港吧,7月1日也做了個報告,它說6月份的匯豐中國製造業PMI指數由5月份的52.7下降到50.4,也就接近了50%,這是連續三個月的下降。各位聽眾,你們要知道PMI是一個領先指標,領先指標的指數,它可以預計到今後幾個季度的一個實體經濟的發展趨向。

所以這兩個數字一出來以後,外國的投資人感到嚴重的擔憂,說中國經濟復甦的勢頭已經到了拐點,再往後走這復甦要往下滑了,並且還要急遽的往下滑。從哪裡看到?股票指標、PMI的指標,以及貸款的速度放慢等等都會引起,都會走上巴曙松先生所講的第一個狀況,投入不夠造成二次探底。

那我們再看看房地產,房地產也反映了中國經濟的下降。從09年開始,由於15萬億的直接投資和貸款加入到中國經濟領域以後,使中國的房地產急遽往上升,有的地方出現了幾千萬、上千萬的帝王價格出來。那麼到了2010年,這種現象已經變化了,從北京來統計,北京我們查一個網站叫搜房網,據最近的統計,北京已經有75個樓盤降價到68折來促銷,而且這個降價的趨勢是大規模的。

那麼日本的野村證券公司(Nomura)報告,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很快要破滅,未來的12個月到18個月會下降20%,而深圳的房市價是全國房市價的封箱指標,它的一手房的價格已經下降了3成。那麼由於北京、深圳的房價下降,上海萬科在6月份這個房價也在下降,下降20%。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無論從失業率高居不下,政府的財務持續增加,反映這個實體經濟的領先指標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持續三個月的下降,上證A股是成為亞洲表現最差的股市,那麼有人估計壓垮中國經濟的最後一根稻草就是房市。這些現象都在在說明了4萬億的直接投資和11萬億的低息貸款,它這個刺激經濟復甦的動力已經消失了,如果你沒有再有大筆的資金投入的話,中國的經濟復甦會非常的緩慢,並且一直往下滑。

在全球經濟的大範圍底下,中國經濟走上第二次探底的局面正逐漸展現在人們的眼前,第二次探底的可能性正在向現實性發展和變化,如果真的在今年底或者明年,中國出現了經濟第二次探底,也就是GDP急遽下降的話,那對中國的經濟是又一次沈重的打擊,那下次靠什麼來恢復中國經濟呢?

那麼對中國經濟目前的狀況,溫家寶也提出了警告,中共政權是怎麼去處理呢?我們看看,我們眼前可以看到一個數字,就在幾天前,中國國家統計公布的一個數字,中共政權的稅收比去年增加了30%,預估在今年年底,中央政府的財政收入會達到8萬億。09年全中國的GDP的總量是33萬億,那是去年的總量,你現在要增加了8萬億,那就是25%的增量全部給政府稅收拿去了。

各位聽眾你們要注意到,這僅僅是稅收喔,還不包括各種費用啊,過路費啊、過橋費啊、各種超生兒童的費啊等等。這個費絕對不低過於稅收,如果按這個估計的話,那麼中國年底中共政權在稅和費這兩項中間,所搜刮的民脂民膏將會超過16萬億,如果做更大膽的預測,可能達到20萬億,那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全國的GDP的總量將近2/3就要被中共政權拿去了。

那麼我們要問,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它要公布這個消息,為什麼?我在想它是不是在準備在中國經濟第二次探底的時候,它要儲備口糧,儲備資金,因為當你經濟越下滑的時候,你稅收越少,費用越少,所以在現在剛剛要下滑時拼命去搜刮錢,這是比較良好的一種分析,就是要準備口糧,準備下一場戰鬥的砲彈和子彈。

另外一種分析,就說中共的債務是越來越嚴重,我剛剛講光地方債務已經超過了11萬億,到明年會增加到24萬億。那它現在不儲存口糧、不儲存資金,怎麼能夠養超過5千萬的黨政官員呢?所以它現在就要拼命搜刮。

第三個原因,那就要通過稅收和費用的搜刮,來把所發行出去的人民幣回籠。我們講人民幣的回籠,正常的方式應該從貿易、交換、服務,包括各種各樣的服務來得到資金的回籠、鈔票的回籠,這是正常的。但是你用一種稅收的辦法,一種強制性的費用的搜刮方法,那就是用根本沒有報酬的、沒有代價的、沒有服務的手段把資金回籠回來。用這種辦法強制性的既發行鈔票造成通貨膨脹,又把這些鈔票強制去收回來,來降低通貨膨脹的效應,所以這是兩重剝削、兩重迫害,從老百姓身上扒皮。

那麼它現在要這樣做,並且公布了這個消息,也就讓所有的黨政官員們放心,你們今後的口糧、你們的費用,我現在就開始準備了,你們放心的為共產黨賣命吧!這是中共打的算盤。

但是,老百姓接不接受?老百姓認為既然通貨膨脹已造成我的費用、我的鈔票價值已經跌了,你又不合常理的、沒有服務的、沒有代價的搜刮我的稅收費,把錢又拿回去了,在我身上轉了一圈又拿回去了。這個錢到我手上不值錢,又那麼快拿走,老百姓一定會抗議,並且年輕的農民工舉行罷工,要求增加工資,這股浪潮正在隨著中共政權的殘酷的剝削壓榨,而急遽的反抗。

所以,從中國經濟可能二次探底,走上中共為了探底準備口糧,再加上中國老百姓的反抗,中國的政權、中國的政治、中國的社會能夠安靜嗎?一定是會動盪不定,一定會引起更大的反抗。所以才有今年7月份的嚴打,那麼打擊誰?打擊法輪功、藏獨、疆獨、台獨、民運、退伍軍人、異議人士,再加上維權人士抗議等等, 甚至於包括帶頭罷工的領袖們。它既要搜刮你、又要欺詐你、又要打壓你。所以我今天所談的世界和中國經濟可能走上二次探底這些情況的分析,供各位參考。

中國經濟有可能走上第二次探底以及中國經濟正在下滑的現狀,已經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關注,更引起了中共高層激烈的鬥爭,經濟的不穩定,必定要影響到共產黨統治的不穩定以及社會的動盪不安。

所以,一旦中國經濟走上了第二次探底之後,中國會發生巨大的動盪,也會引起巨大的變化。人們會思考中國怎麼樣擺脫這種經濟上的困境,以及走上一個平穩的發展,以適應於世界經濟的萎縮,甚至有可能出現大蕭條的這樣一個前景,怎麼樣適應和配合呢?怎麼樣調整中國經濟和政治制度,走上一個安穩的發展道路呢?這是一個更大的問題。我想以後有機會我再向各位來繼續討論,今天我的評論到這裡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7-07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