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讀者投書:我的獄中心路歷程——希望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1月12日訊】(編者按:這是一封從獄中傳出的信,講述一位廣州居民的不幸遭遇,不過,這樣的遭遇會隨時出現了大陸每個人身上)。

時間是2013年
2.23那天,我掉進了地獄。300小時後,我開始在黑暗中尋找光明
9.11那天,我見證了一場人權和法治的空難
11.1那天,我被冤判3年半,幽默的是,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

歷難

我名叫王洽,中國公民,男,33歲。2013年2月23日,我駕車外出,在路上突然被廣 東汕頭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警察(類似蓋世太保)攔截,在沒有出示任何理由和手續的 情況下,他們把我抓到一個名為「法制教育學校」的地方(一個非法機構、黑監獄) 秘密非法拘禁了13天,對我實施了超過了300個小時的刑訊逼供,以林為民(支隊長 )為首,包括李東明、謝書敬、賴西軍等在內的24個警察參與了對我的迫害。在這3 00個小時裡,我被14個警察不間斷輪番連續審訊,被剝奪睡眠(在第5天時昏迷)13 天!被毆打,被酷刑體罰(導致我右手掌部份神經壞死),他們還在飯菜中混入不明 藥物並強迫我吃(導致我長時間頭腦昏沉,意識不清)……,所有這一切, 僅僅因為他們懷疑我在網上發表報導揭露汕頭市國保警察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的犯罪 事實。

為迫使我承認文章是我發表的,他們甚至欺騙我說把我妻子、女兒(6歲),母親、 弟弟4人抓起來,把我女兒從我妻子身邊帶走,對我妻子施以刑罰,以此威脅我。他 們說:「事情如果不是你做的,就是你老婆做的,不然就是你弟弟做的。」甚至威脅 說10年後還要再迫害我女兒。為了救我的家人,也為了避免再有其他人因此事而被他 們迫害,我不得不承認是我做的。

3月8日我被關押至汕頭市看守所。

9月11日和10月15日,汕頭市澄海區法院兩次對我開庭審理。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澄海區檢察院公訴人陳益慶在庭審竟然公開威脅要判我無期徒刑,竭力阻擋對刑訊逼供一事的調查。司法的尊嚴和公正被肆意踐踏。而且,11月1日,澄海區法院違背事實和法律,非法枉判我刑期3年半。

毫無疑問,揭發警察迫害民眾的犯罪事實,是一種正義的,合法的,善良的行為。我卻因此「罪名」在生日當天被判有罪。也許,這就是中國特色的幽默。當「人權」和「法治」的外衣被脫下來時,我看到是赤裸裸的強盜嘴臉。

從9.11到11.1,在中國法庭上演的這場審判醜劇落下帷幕。劇終時的畫面,是恐怖份子劫機撞毀「人權、法治」大樓。然而,這並沒有摧毀我的意志和希望。我相信,9 .11的意義不是毀滅,而是重生。或許迫害時有發生,但「神的審判迅速降臨。」(見《聖經》)

摩根.弗里曼說過:」希望是危險的。「我不同意這個觀點。失去希望才是危險的。

我愛我的妻子,我愛我的女兒,我愛我的媽媽,我愛我的弟弟,但是我沒有機會告訴 他們,因為我不得不立即踏上一段新的旅程。當法庭的宣判結束時,我只有1秒鐘的 時間對旁聽席上的妻子報以微笑,毅然轉身……

心路

當被非法囚禁失去自由,毫無疑問那時候我的心情是憤怒的。在《肖申克的救贖》中 ,杜弗倫用了20年的時間成功越獄,但,現實畢竟不是好萊塢。然而杜弗倫播放的《費加羅的婚禮》那一幕,一遍遍在我腦裡上映,歌聲在天空飄揚,與我心共鳴。是的 ,迫害決不能是我妥協,音樂每天在我心裏流動。貝多芬的第5鋼琴協奏曲,莫扎特 的第21鋼琴協奏曲。還有《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音符就像暖暖陽光, 傳遞熱力。我對囚友說:「自由在心中,誰也奪不走,除非你拱手相讓。沒有人給我 們尊嚴,我們自己給自己尊嚴。」

當我感到無助的時候,我把希望寄托於親人,期盼他們為我奔走四方,緊急營救。我 也曾把希望寄托於正義律師,期盼他們通過法律途徑能有所助益。然而,眾所周知, 這裡是太平洋的東海岸,而自由女神是在彼岸的國度。

所以,我甚至想過向奧巴馬和哈珀求助,在我印象裡,美國和加拿大都是尊重人權, 保護信仰的
國家。也許在許多人心中「美國夢」象徵著自由,但在我心中「美國夢」更多的包含 著正義,無論從美國的憲法,歷史,文化中,都能看到這股主流精神。我相信,「正 義」在許多美國人心中不僅僅只是個夢想,一個詞彙。正義無國界,良心無國界,我們同是人類的一員。我雖是一個普通的中國人,但在中國我所受到的迫害,從根本上來說這是對正義,對善良,對信仰的迫害。基於這天賦的人權,天賦的公理,的確,我曾想過向奧巴馬求助。畢竟他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然而,當我在電視上看到他竟然變得滿頭白髮時,我就不忍心再增加他的負擔了。

於是我決定自己幫自己,我必須在逆境中堅強的站起來。記得1999年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國開始受到江澤民和中共610的迫害時,我們師父李洪志先生曾公開在國際媒體說明「……如果用我李洪志的生命可以去掉他們心裏對這些好人的懼怕,我馬上回去,任其處置,……」師父的偉大胸懷是我覺得很慚愧。我決心去除心中的恐懼。有書寫到:「真正勇敢的人不是不會恐懼,而是他勇於戰勝恐懼。」這話說的真對。當我以絕食方式向迫害表示抗議的時候,我不由想起了聖雄甘地,高智晟律師,他們不畏強權,即使蒙受苦難也依然堅持理想和尊嚴的經歷是我感動不已。我更想起,中國還有千千萬萬個因堅持信仰而被迫害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他們同樣失去自由,面對殘暴的鎮壓,邪惡的迫害,他們堅定、理性、慈悲,平和。即使被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失去生命,也不能改變他們對信仰的堅定,對真理的堅持!他們的善良,閃耀著光輝,他們強大的信念,穿越了時空的阻隔而凝聚。此刻,我懷著一顆相同的心,與他們走在一起。我並不孤獨。

是甚麼樣的力量,能夠使人有如此善良、正直而強大的內心和信念?那一定是真理!「真、善、忍」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邪惡懼怕。「真、善、忍」如源泉般不斷傳遞予我正能量,是我能夠在這場迫害中保有心靈的光明,而不被憤怒、仇恨、報復所佔據。「真、善、忍」的哲理使我最終懂得了邪惡不配迫害我,當他們迫害我,他們更是在迫害自己,當他們審判我,他們已經審判了自己。事實上,只要內心自由而富足的,我便甚麼都沒有失去,相反的,除了罪惡和恐懼,他們甚麼都沒有得到,而且他們失去了靈魂永遠的自由,當我心中沒有了這場迫害,唯一剩下的,是對他們的憐憫。

是「真、善、忍」給了我生命的希望,讓我找尋到真我,讓我懂得主宰自己,讓我能以善良的心去面對迫害,讓我能夠超越苦難。我不是超人,也不是英雄,但我用真誠的心去譜寫生命。若為了真理,我願意不惜付出生命去捍衛。

也許生命如同一部樂章,終會畫上休止符,不同的只是,或優美或悲壯或平淡的旋律。當我心中響起《神韻》歌曲,《升起的蓮》『《覺醒》、《震撼》……那一曲曲猶如飄然自天外來,動聽絕倫,還有二胡神曲《苦度》、《希望》那穿透心靈的弦音,是驅散黑夜的曙光,是黎明將至,是自由,是神的恩賜。

我感謝法輪大法,是「真、善、忍」的理念,教會我如何有尊嚴的,自由的活著,即使面對殘酷的迫害。

心願

當身處黑暗,我們都需要光明,我知道世界上還有許多同樣受到各種迫害或災難的人,但願我的經歷能帶給所有不幸者一點安慰和支持:你並不孤獨、我們並不孤獨。對每個人,我祝願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光輝能帶給你生命的希望和美好,我向全世界吶喊,我希望你能聽到我的聲音:「法輪大法好!」

如果說這信像是一把希望之火,我的夢想是它能傳遍全世界。

評論
2014-01-12 2: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