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寶勝 : 「中國宗教戰爭」的真實涵義

郭寶勝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7月04日訊】戰略學者趙楚在東網發表文章《正在上演的中國宗教戰爭》(以下簡稱《正》),該文富有洞察力的指出目前強拆教堂及十架的「大規模平毀行動是出自新領導班子的意志」,該文也合理地預測到:「當局會更加嚴厲和蠻橫,而本來一貫政治上低調的基督徒們必然會滋生更廣泛與自覺的現實政治關切。這與當初在東歐和南非發生的情況也是一樣的,並沒甚麼中國特色或宗教特色」。但是,該文還有眾多值得商榷的地方,有必要指出來以提升國人對宗教問題尤其是中國基督教問題的辨別和認識。

首先,該文題目「中國宗教戰爭」,讓人以為中國開始了宗教之間的戰爭,或者是基督教與佛教等其他宗教、教派之間的戰爭,或者是共產主義作為準宗教與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之間的戰爭。該文一開始就以中世紀天主教與伊斯蘭教之間的戰爭(十字軍東征等)、近代天主教與基督教新教之間的戰爭(30年戰爭等)為例進行論述,給人的感覺也是在討論中國宗教之間戰爭。但是,從後面的大段論述中我們看到,作者所要闡述的是中共政權對基督教、伊斯蘭教、藏傳佛教等諸宗教的迫害、壓制及形成的「宗教戰爭」。

其實目前中國並不存在類似十字軍東征、30年戰爭等的宗教戰爭,因為中國各宗教、教派之間並沒有發生過、近期內也不會發生大規模的衝突和戰爭。例如基督教與天主教之間、穆斯林與藏傳佛教之間、基督教與打著基督教旗號的新興宗教團體之間,大都相安無事、無宗教戰爭的可能。各宗教內部,也不會像現在伊拉克伊斯蘭教信徒(穆斯林)中遜尼派和什葉派一樣發生衝突和戰爭。目前中國發生宗教戰爭的唯一模式,就是共產黨政教合一的准宗教,與其他宗教之間的戰爭。

從宗教學的角度來看,共產黨的確像極了掌握了政權的一種宗教組織(如果說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宗教,那麼共產黨員為甚麼不得有其他宗教信仰?),共產主義者雖然號稱無神論,但其學說不止於世俗的政治理論,它還勾畫了地上天國和個人獲得終極意義的美好藍圖,它給世界和人類的起源和終結、歷史和宇宙的規律等終極問題給出了答案,而且共產黨的組織結構及行為方式,也符合某些宗教組織的特徵(在本人所寫的《駁劉亞洲「黨性基督論」—中共配做宇宙基督嗎?》一文中對此有詳述,在此不贅述)。

為了維持在宗教解釋和精神領域的霸權,共產主義作為一種自古以來少有的強勢宗教的特性之一,就是它與所有其他宗教天生為敵、並竭力抵制其他宗教在人類精神領域的影響力、並以剷除其他宗教為終極使命。因此,如果目前中國存在宗教戰爭的話,那就是共產主義這種把持了政權的宗教與其他宗教之間的戰爭。具體而言,就是中共與藏傳佛教、新疆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等傳統宗教和法輪功等新興宗教之間的戰爭。

可見,所謂「中國宗教戰爭」的真實涵義乃是共產黨與中國其他宗教的衝突,這種衝突不僅是中共維護其政權穩定所導致的,也是維護其教義真理地位、宗教霸權或者意識形態安全所引發的。就此「中國宗教戰爭」涵義,《正》文卻語焉不詳,實為一憾。這一缺憾,也導致該文無法解釋目前受迫害的教會大多是一直以來接受當局直接監管的教會。

《正》文沒有注意到,這次被強拆教堂和十字架的教會,大多是依附於政權的基督教三自會名下的教會。眾所周知,三自會是中共在奪取政權後扶植起來的體制內教會、合法教會、國家教會,三自會的領導是中共中央統戰部,而統戰部的領導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三自會在文革期間也被消滅,改革開放後與家庭教會(即地下教會、官方所謂的非法教會)一起成長起來。這些教會大體上都對中共政權言聽計從、俯首帖耳,從1980年代以來的30年,他們一直「把身家性命像1949之後的30年那樣重新托付給宗教局與走馬燈一樣的書記市長」(見《正》文)。顯然,大多數被拆教堂和十字架的教會是改革開放後30年中一直受當局直接監管的教會,而當局對他們的迫害和壓制,顯然不主要是接受監管與否的問題,而是另有他因。

所謂宗教戰爭,更多的是教義之爭,並不牽涉政治和經濟利益。共產黨組織與其他宗教的衝突,就體現出這個特點。例如在1920年代中共還沒有掌握中國政權時,就在共產國際遠東局的直接指揮下,發動了聲勢浩大的「非基督教運動」,當時的基督教對中共毫無威脅,但在共產主義者看來,基督教是他們教義之爭的頭號敵人。又例如在文革爆發前,中共已經徹底地將中國諸宗教控制在自己政權魔爪下,這些宗教對政權毫無威脅性,但中共變本加厲,以消滅宗教的政策將各宗教送入「歷史博物館」中,並將宗教局、統戰部都統統關閉。

這種教義之爭,就表現在當局對浙江三自會的迫害上。這是因為就是接受監管、依附政權的三自會,也包含大量基督教的元素,如高高矗立在公共空間的十字架、如聖經等。這些元素成為了紅衛兵出身的新領導班子們嫉恨的符號,成為與「宇宙真理教」爭奪中國人精神和靈魂領域的象徵,這就是為甚麼浙江當局專拆十字架、而且在其內部文件中一再告誡基層幹部要注意「十字架背後的政治目的」的深層原因,這顯然是一場針對基督教本身的戰爭。一切大有復辟文革、消滅宗教的跡象。

可見,目前強拆事件的本質並不是宗教組織接受政權監管與否,而是對基督教作為一種宗教的整體遏制和打壓,是共產主義者對基督教及其背後的西方價值觀的的意識形態之戰,是新時代的共產主義者們的「非基督教運動」,是共產黨政教合一的准宗教與基督教的宗教戰爭。

所以目前的宗教戰爭,還不是如《正》一文所總結的諸種宗教是否接受中共當局直接監管的問題,而是共產主義政教合一的准宗教自誕生以來的對其他宗教的仇視和滅絕原則在新形勢下的爆發。就是這些宗教接受了政權監管,毫無威脅政權政治利益的動機和可能,也由於其教義和宗教實力,隨時會與欲保持宗教和意識形態霸權、精神和思想絕對真理地位的共產黨發生衝突。

總之,正如學者趙楚所言,目前中國的確在上演一場「宗教戰爭」。但這個宗教戰爭,不是中國諸宗教之間的戰爭,而是共產主義政教合一的准宗教與中國其他宗教之間的戰爭。這場戰爭的起源,不僅因為這些宗教組織的發展威脅到共產政權的政治穩定,更為深層和根本的原因,卻是這些宗教組織與共產主義者們的宗教衝突:即教義、宗教影響力、宗教感召力之爭。面對這場戰爭,諸宗教捍衛自身宗教權利、並聯手結束中共政教合一的專制獨裁,建立一個政教分立、諸宗教享有平等法律權利和自由的社會,的確是唯一的出路。

評論
2014-07-04 1: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