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透視】習、江兩次宗教工作會的不同

唐青

人氣: 172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5月01日訊】習近平4月22-23日召開最高規格的宗教工作會議,提出團結信教群眾、以疏導和法治化的手段解決宗教問題,打破了江澤民維穩、鎮壓的政策框框。上次最高規格的宗教工作會議是江澤民15年前召開的。習、江召開這兩次會議有不同的背景,強調的重點大不相同,可以說習近平改變了江澤民的宗教政策

中共的最高級別工作會議分為兩種,一是「全國XX部長/局長/主任會議」,由主管部門召開,一般每年一次;另一種是「全國XX工作會議」,一般是總書記或常委召開,五年甚至更久才一次。總書記親自出席的會議一般意味著重大政策方向的變化。

2001年12月江澤民召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七常委全部出席,屬最高規格。

事隔15年,習近平再次召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並提出了一系列關於宗教的主張,這些主張將長期影響中國宗教政策的走向。

變與不變

外界注意到了習近平講了堅持中共領導宗教,自主自辦,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抵禦境外利用宗教滲透中國,防範宗教極端思想侵害,云云。這都是中共的一貫政策,除非中共解散了,習近平的一些套話,不足為奇。

中共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是所謂的四句話:「要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所以習、江這兩次會議都講了這些話,也不足為奇。就是講同一句話,兩人可能都會有完全不同的含義,下文會講到。

這兩次會議其實大有不同,否則習近平沒必要親自召開。首先從兩次會議的背景說起。

從2001年發生的一些大事中,可以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2001初,發生了江澤民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由此,江澤民和中共再次升級迫害法輪功的運動。

當年中共媒體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在宗教界人士中深入開展反對法輪功等x教組織的鬥爭」。

2001年2月,全國青聯宗教界委員開座談會污衊法輪功。2001年3月17日,中共宗教界舉行抹黑污衊法輪功的所謂座談會,中共控制下的五大宗教代言人出席並講話。

馬克思主義學說一個非常邪惡的觀點是「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鴉片」,也就是說,馬克思主義從一上來就是反宗教的。江15年前那個會,卻第一次口頭上改變了馬克思主義反宗教的固有觀點。江澤民此舉,被海內外媒體認為是拉攏中共控制下的宗教界人士,為自己鎮壓法輪功的行為尋求在宗教界理論上的支持。實踐證明,江這次會議以後十多年,中共的宗教政策收緊了,百姓宗教信仰自由的空間大大縮減。

江15年前那個會,《人民日報》頭版給予的篇幅比較小,大約三分之一的版面,標題是說做好宗教工作「為改革發展穩定大局服務」。當時黨媒經常給法輪功扣的帽子,就是污衊法輪功在破壞改革、發展、穩定的局面。所以江開這個會主要是為了打擊法輪功和防範其它宗教勢力。

而習近平這次會議,《人民日報》頭版用了大約四分之三的版面,《人民日報》、新華社報導的標題都是「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人民日報》同一版的評論員文章還用這個標題。什麼意思呢?顯然過去的宗教工作水平需要全面的改進,江的那一套要改。可以說在當前中國道德、信仰缺失,共產黨瀕臨崩潰的情況下,習近平確實想在宗教問題上有所改變,有所作為。他本人多次在公開場合宣示他是傳統文化愛好者,也有報道稱他對佛家文化感興趣。

俞正聲在總結講話中用了一句黨文化的說法,說習近平講話標誌著「對宗教問題和宗教工作的認識達到了新的高度」。這說明政策確實有變化。

具體有哪些變化呢?

變化之一:團結和防範

首先,可以說習近平並不想像江澤民那樣,拉攏部分信教民眾去斗另一部分民眾。

習在上台之後,從沒公開發表對法輪功的負面言論。習的公開講話中較少有鬥爭性的口號。

習近平想團結信教群眾。新華社這次通稿開篇就講,習近平強調「全面提高宗教工作水平」,組織教眾同人民一道,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

習近平還講,「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出發點和落腳點是要最大限度把廣大信教和不信教群眾團結起來」。習近平曾在多個場合強調,「宗教工作本質上是群眾工作」,如在2015年5月首個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

兩個人講的同一句話,含義都會天差地別。比如習近平說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相適應」,就要「弘揚中華文化,努力把宗教教義同中華文化相融合」。提倡宗教和中華文化相融合,這是習近平的新說法。

而江對「相適應」的解釋:一是信教群眾要遵守法律、政策,二是宗教活動要服從、服務於國家的最高利益。說白了,信教群眾是「不穩定」力量,你們要聽話。同時,對法輪功要嚴加打擊。

即便如此,江澤民還是視那些被控制之下的宗教為洪水猛獸,要嚴加防範。15年前的會上,他宣稱「對宗教問題在當今世界政治社會生活中的影響,絕不能低佑」,「絕不允許恢復已被廢除的宗教封建特權和宗教壓迫剝削制度」,「絕不允許利用宗教損害國家和社會的利益」。

三個「絕不」可見江防範的心理有多重。

變化之二:「導」和「壓」

習近平對宗教工作的關鍵認為是在疏導上,而江則是典型的「維穩」思維,強調加強領導和管理,甚至打擊鎮壓。

習近平會上強調,做好宗教工作關鍵在於「導」上,「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

而江的表述中多處強調加強控制。江宣稱,「黨對宗教工作的領導,政府對宗教事務的管理,只能加強,不能削弱。」

「宗教方面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事項和活動,必須納入依法管理的範圍。不能以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離為藉口,放棄或擺脫國家對宗教事務的管理。」

「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的要旨,是保護合法,制止非法,抵禦滲透,打擊犯罪。」

變化之三:「依法管理」的不同

同一個概念,兩人解釋起來含義天差地別。就像反腐一樣,江澤民和習近平當政都強調過,但是差別───你懂的。

這兩次會議都提到「依法管理宗教事務」,江的表述是,「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的要旨,是保護合法,制止非法,抵禦滲透,打擊犯罪」。言下之意,是用法律做工具,打擊異己,重點在於打擊。這裡所謂的「非法」和「犯罪」,實踐證明是江家幫他們自己定義,而不是走法律程序,他們打擊誰就說誰是非法,誰是犯罪。

例如,為了避開法律約束、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和上訪民眾,江澤民搞出了一個公安部領導公檢法的體制,即各地公安廳長(局長)普遍擔任各地政法委書記,統管公、檢、法、司,形成抓人的直接指揮判案的,造成中國法制大倒退,冤假錯案遍地,製造了每年至少二千萬的上訪大軍。還有法外施法的「610」機構專門對付法輪功,那就更黑暗了,打死白打,還活摘人體器官。

而習近平強調,「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用法律規範政府管理宗教事務的行為,用法律調節涉及宗教的各種社會關係」,「依法管理宗教事務」,「保護廣大信教群眾合法權益」。「法治化」成為習近平管理宗教事務的手段,這與習近平推動「依法治國」一致。

「用法律規範政府」筆者還是第一次聽說,顯然習近平提到的依法管理,不光是管理民眾,還包括規範官員和政府的管理行為,就像「把權力關入籠子」一樣。當然在中共體制下,習近平願望是好的,實際執行起來可能會受體制掣肘。

另外還需要看到一點,對於法輪功是x教的說法,在中共的法律上從來都沒有定義。此前,無論「610」系統的成立,還是內部文件的下達,中共各級機構都是按照江澤民個人的意願在行事。x教這種說法只是江拿來打人的棍子。

變化之四:所謂的取締x教

15年前那次會議,最殺氣騰騰的是這段話:「邪教不是宗教,但邪教往往打著宗教的旗號矇騙群眾,危害社會……從根本上剷除邪教的社會土壤。必須繼續依法打擊和取締一切邪教活動,嚴防新的邪教產生。在同邪教作鬥爭中,要繼續發揮宗教界的重要作用。」言下之意,他定為「邪教」,那就要徹底消滅,可以隨便下手了。

因此這段話才真正暴露江澤民開宗教會議的主要目的:江污衊法輪功為x教,要升級對法輪功的鎮壓,並發動宗教界的力量批判法輪功。

法輪功本來是風靡大陸的一套氣功修煉方法,吸引了上億群眾鍛鍊身體,修心養性,帶動當時大陸的道德提升,一時傳為佳話,連中共媒體都正面報導。可是江澤民妒忌得不行,以法輪功和黨爭奪群眾為藉口,誓言要「取締」和「消滅」法輪功,不惜踐踏法律,批判「真、善、忍」,顛倒是非黑白,無所不用其極,導致今天的中國道德、信仰缺失,貪污腐敗橫行。但法輪功反而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越來越強大。

顯然,習近平的宗教會議根本不提這些。習近平上台三年來反而廢除了迫害法輪功嚴重的勞教制度,以貪腐名義抓捕了大部分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政法系統就有10名省部級官員、130多名廳局級官員落馬。這些落馬老虎大部分是法輪功組織點名要追查和繩之以法的人,如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蘇榮等等。

結語

15年前後的兩個宗教工作會議是在不同背景下召開的。15年前江澤民主要是為了鎮壓法輪功,發動宗教界的力量為自己的迫害找藉口。今天在江澤民倒行逆施折騰了多年後,中國人民喪失了道德信仰,共產黨的統治和權力陷入到崩潰的邊緣,習近平重新提出對宗教政策的一系列主張,試圖挽回民心,拉回信教的群眾,走出自己的路。

雖然維持中共統治,維護社會主義價值觀等等套話,兩個會議都說了,但習近平強調提高宗教工作水平,團結信教群眾,用法治化和疏導的手段解決宗教問題,改變了江澤民視宗教為洪水猛獸,防範、維穩和鎮壓的思路。尤其在對待法輪功信仰問題上,雖然沒有明說,但二者有天壤之別。當然要觀察到具體的變化,還有待於下一步具體的政策和措施出台。#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5-01 12: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