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平:「父親節」隨想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18日訊】漫步在紐約的大街小巷,路邊的花店、花攤比平時擺放了更多更美的鮮花,一支支,一束束,爭先鬥豔,靚麗奪目……因為這個週日就是美國的「父親節」了。來買花的人絡繹不絕,興高采烈,滿滿的喜悅掛在他們臉上。

有關「父親節」的由來,對於今天的人們來說並不一定去追述它的歷史,但對父親的感謝、感恩卻是一目瞭然的共同心願。

自從我知道有「父親節」那天起,這是我經歷的第十七個「父親節」。看到別人家的兒女都在喜氣洋洋的為自己敬愛的父親準備鮮花和禮物時,我真是又羨慕又失落。因為我在萬裡重洋的美國,父親卻在遙遠的中國大陸,我們彼此十七年沒能相見了。在電話的另一邊,父親多少次的呼喚我「快回來吧!」,我只好搪塞他「快了,快了。」其實我心裡明白我根本就回不去,因為我上了中國政府的黑名單,因為我煉法輪功

上個週日(農曆五月初八)是父親八十六歲華誕,嚮往年一樣我只有打個電話向他表示祝賀。「都來了,只缺你呀!」父親無不傷感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聲音如同千斤頂一般壓在了我的心頭,我欲哭無淚!

多少次我安慰他:「你要想到您的女兒在美國起碼人身是安全的,只這一點就足以讓您深感欣慰了。如果我不離開中國,恐怕早就被抓、被判刑、被活摘器官了。」父親告訴我他也聽說國內現在還在抓法輪功學員,對比之下父親也就不得不找到心理平衡了。

我常常想:當年「六‧四」的愛國青年他們絕對想不到,也根本沒想一夜之間他們就被政府定為暴徒、現行反革命,真的就拋頭顱、撒熱血於天安門廣場了,這一天多少兒女失去了父親;多少父親失去了兒女。這伴隨一生的痛,永遠都揮之不去。

在看看我自己。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法輪大法洪傳,當我讀到《轉法輪》後我激動不已,多少仁人志士千百年來上下求索的人生真諦,這本書全都給予了答案,天機盡洩。所以短短七年之內就有一億人入道得法。我們絕不會、也根本想不到就因為我們人多眾多,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一天,江澤民脅迫中國政府把法輪功定為了邪教,煉法輪功的人都成了被打壓的對象……那是一億善良的民眾啊!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幾千萬法輪功學員被抓、被勞教、被酷刑、被判刑,更有無法統計的人數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子女成了孤兒;白髮人送黑髮人;而我卻被迫流亡海外,與親人天各一方。

又想到了高智晟大律師。他為了中國民主的實現,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他承受了中共所能想到的所有慘絕人寰的酷刑。

六月中旬高大律師的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在香港舉行發佈會,他的女兒格格代為出席。從照片上看到的格格亭亭玉立,眉宇間透著堅定和堅毅。她理解父親,支持父親。在「父親節」到來之際,格格會更有一番感慨和感受吧。我也想到了高大律師的兒子小天昱,他也應該十幾歲了。還記得他多少次表露,他最大的心願就是父親能陪他玩兒。如今他已過了兒童成長期,應是一位英俊少年了「玩兒心」已過,在他最渴望父親陪伴的時候卻沒能如願,這將是天昱一生的缺憾,也是高智晟大律師一生的遺憾。「父親節」到了,天昱在想什麼呢?高大律師又在想什麼呢?

我也記起了王志文,他原是法輪大法研究會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是第一批被抓捕的,他被中共政府非法判刑十六年。二零一四年他刑滿釋放,但仍被監控中。從照片上可以看出王志文的身體被迫害的非常嚴重,牙齒脫落,生活不能自理。他的女兒王曉丹現身居美國。

曉丹從小父母離異,她是靠父親帶大的。十幾年的分離,讓曉丹從一名風華正茂的大校生再到如今溫柔賢惠的他人之妻,曉丹最最遺憾的就是父親沒能參加她的婚禮。為此她有一個心願,等有朝一日與父親團圓時一定再舉行一次婚禮以彌補父親、女兒內心共同的缺憾。

這是一個淒美的心念,更是一個漫長的等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我還想到:

那些上訪的維權人士;
那些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
那些留守兒童;
那些被中共非法判刑的「監獄犯人」;
那些被迫流亡海外的政見不同者;

──

唉,「父親節」來了,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呀?!

都說天要滅中共,因為它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罪惡太深太重,我真希望這一天能早日到來。沒有共產黨,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一切人間悲劇才會徹底終結。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6-06-18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