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宗教商業化背後的中共黑手(上)

在中國,寺廟已不再是清修地方,宗教場所趨於商業化。(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441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近日,中共當局12個部委聯合發文,嚴禁宗教商業化,同時還要求黨政官員不能超越法規紅線。

近些年來,中國大陸出現了「寺廟熱」,燒香拜佛者層出不窮,尤其是中共官員,成為了寺廟的常客,於是 「天價香」、「按需造佛」、「以教牟利」等亂象屢見不鮮。政商勾結、寺院商業化在以貪腐治國的江澤民掌權後達到了頂峰。

現在各類宗教商業化已經到了何種程度?佛教道教商業化的根源在哪?本文上篇會揭露大陸宗教商業化的根源;下篇會以具體實例,展現中共黑手是如何在背後異化宗教的。

當局出台治理宗教商業化文件

11月23日,中共國家宗教局、宣傳部等12個部門聯合發布《關於進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業化問題的若干意見》。

文件規定嚴禁商業資本介入佛教、道教,組織或個人不得投資或承包經營佛教、道教場所。

上行下效 江澤民帶頭常造訪名寺

香港《蘋果日報》在11月24日發文稱,中共黨員近年求神拜佛成風的現象,日趨嚴重! 報導引述時評員劉銳紹解釋說,大陸有寺廟甚至可讓官員預約拜神,他們「平時貪得多,求心安。」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早前也發文踢爆落馬的貪官,經常出入山門,求神拜佛。熱衷於和「大師」勾肩搭背,稱兄道弟。文章還點名落馬的江派官員四川省委前副書記李春城等人。

《蘋果日報》披露,江澤民帶頭求神拜佛,其在任內便時常造訪名寺古剎。江自己也說,每年要到宗教場所去。少林寺、九華山、玉佛寺等宗教場所都是江的拜訪之地。江澤民的「國師」王林和已落馬的江派要員周永康的「國師」曹永正也都曾是「氣功大師」。

江派官員、中共前常委吳邦國也十分喜歡出入北京白雲觀等道教場所。2015年4月,吳邦國到有「道教祖庭」之稱的龍虎山嗣漢天師府,還得到了主持張金濤贈送「天師平安符」。2013年4月,吳邦國與家人同遊北京白雲觀,嘗試「打錢眼」。

被視為江派利益代言人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似乎也對寺院「情有獨鍾」。賈慶林2013年6月在拜訪揚州大明寺時還獲贈法師書法作品。

賈慶林被爆貪腐成風,其中,1993至1996年在其主政福建期間,賈慶林被爆侵吞建造長樂機場建設費用12億8,000萬元、捲入賴昌星走私大案等。但在時任總書記江澤民的庇護下不但安然無恙,還升任至北京市委書記。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回頭去看大陸宗教被商業化,高峰期從江澤民掌權後開始。這其中有多重原因。原因之一是江澤民「貪腐治國」的政策。導致社會和官員「一切向錢看」,從而變異了人心,宗教場所不再清淨。原因之二是地方政府為了達到GDP指標,從而升官發財,以發展旅遊產業、帶動經濟發展為由,將寺廟等宗教場所劃入文化旅遊景點,弄得宗教場所很亂。原因之三是,江在1999年對法輪功的打壓,使得整個社會道德信仰盡失,沒了底線。原因之四是中共為了推行其無神論,不惜變異宗教。

李林一認為,在這些因素的推動下,大陸宗教如果不被商業化,才叫不正常。

中共官方介入 大陸宗教商業化怪圈

第七屆中共道教協會會長任法融道長曾說,社會環境對「清靜、自然」意念的沖淡,就是道教面對的最大的挑戰。

《新京報》稱,大陸相當一部分寺院道觀的管理權都是在旅遊、園林、文物等部門管理的手裡,等於是寺院被「綁架」了。還有一些假的寺廟道觀只是單純的旅遊場所,不存在宗教功能,卻披上了一層宗教的外衣。而且,這些假冒品的背後大多有當地政府的支持。要想解決宗教商業化問題,必須根除利用寺院道觀營利的「後台」和溫床。

《世界日報》也持類似觀點稱,一些地方官員藉著宗教熱來發展經濟,將寺廟等宗教場所劃入文化旅遊景點。有了官員涉入其間,若要治理宗教領域商業化問題,顯然不能單靠宗教內部戒律自清。而習近平當局下達文件,治理這一現象正是反映了這一點。

時評員長平在德國之聲發文稱,地方政府之所以能夠左右寺廟,在於中共對宗教的意識形態控制,具體管理上是寺廟產權模糊,沒有法人資格,諸事都得經宗教管理局、宗教事務委員會、旅遊局、文化局及教育局審批。

枯榮和尚在「知乎」網上在討論寺院商業化的問題時揭示了中共對寺院的控制問題。他指出,很多寺院都是被劃入了景區。有一次,他和幾個法師一起到別的寺院去,到景區門口時被要求門票。他理論說:「僧人到寺院,就是回自己的家,請問,你回家買門票嗎?賣票的說:哪是你的家?這是xx黨的家!」

針對門票問題,《紐約時報》說,中共地方政府往往強行要求寺廟收門票,但門票收入主要流入了政府腰包,而不是用於宗教活動場所。

枯榮披露,寺院如果夠老,文物局要插手,在景區內,旅遊局要插手,如果靠著山,林業局要插手。「一個寺院,能耐再大,還大得過這幾座大山嗎?你再能打,打得過機關槍嗎?」

枯榮說,寺院內或附近,都有賣一些佛珠說開過光的之類的,售價不菲,但這都屬於騙子!一般店主和和寺院沒什麼關係,雖在寺院內,但是是租寺院的房子,他們「幾乎都是中共官員或者有關部門的相關組織或者老表親戚」。這是一塊肥肉。寺院如果不租,要想想後果,明天也許會有人來檢查你的消防,後天會有人來查文物,大後天就有人來檢查食品衛生。所以,為了避免很多麻煩,租吧。

北海禪院的明賢法師早在2013年於網上刊文,引用了李哲博士的一段話。李哲稱,回到中國,遊歷寺廟、道觀的第一步:進景區、掏現金、買門票。地方政府假借「申遺」之名,對寺院進行拆除,只留下重點文物,然後將僧尼驅逐出去。命運一如興教寺。

2007年起,西安市將興教寺納入申報世界遺產工作範圍。2012年10月,興教寺獲悉,因申遺需要,該寺除了裝有唐代高僧玄奘法師舍利的興教寺塔外,其它眾多建築需拆遷。興教寺住持寬池法師提出退出申遺,但政府官員不同意,還批評寬池法師「理念不超前」。

維基資料顯示,政府以「申遺」為由,實則要進行商業開發,建立「興教寺佛教文化旅遊景區」。

明賢法師指,「宗教搭台、經濟唱戲」,實質上就是拆信仰的台、立謀利的牌坊。政府與市場合謀,在引導宗教團體權益的操作路徑上,幾乎形成了一個「中國模式」:由地方文物部門出面,將寺廟道觀的部分資產定義為「文物」;繼而以文物保護之名,將地盤圈定、驅趕出家人。隨即轉手,讓渡給商業機構運營謀利、共享「發展成果」。

宗教商業化亂象:按需造神 皆可求

近期一篇網絡文章引發轟動。

清華建築學博士徐騰在題為「現在隆重介紹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一尊神仙」一文介紹,河北易縣的一座「奶奶廟」缺什麼神就造什麼像,車神、學神、官神隨處可見,只有你想不到的神仙,沒有它造不出的神仙。

管理人員的說法是,「奶奶廟」不是亂建,都是依照香客的心願建的。

文章說,該廟實行獨特的「個人承包制度」:只要出錢,便可承包一個殿。儘管該廟環境糟糕,神像粗製濫造,每年卻引來逾千萬的創收。

港媒評論說,市場導向下,缺什麼造什麼的「造神運動」,離嚴肅意義上的信仰越來越遠,以至於出現怪力亂神的荒誕局面。

但在一切向錢看的中共社會,卻有人大讚「奶奶廟」敢於創新,更是抓住市場需求達到「經世致用」,堪稱「市場典範」。

更值得憂慮的是以發展旅遊為名、以營利為驅動的大規模資本經營起來的寺院道觀。有的寺院道觀已經形成了一條包括旅遊、演出和以盈利為目的的慈善基金等內容的産業鏈。

幾年前,中國四大佛教名山都被地方政府及國企作為旅遊開發的重點,甚至還出現鬧著要上市的「奇觀」。#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7-12-07 1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