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永信被舉報淫亂貪財 中共栽培政治和尚內幕

人氣 38173
標籤: ,

【大紀元2015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雲綜合報導)近年來,已世俗商業化的佛界清修之地少林寺已不再清淨。少林寺方丈釋永信醜聞不斷,嫖娼被抓、臥室攝像頭、北大情人、海外私生子、幾十億存款等亂象令人瞠目,並時不時見諸國內外媒體。7月25日,釋永信再次遭「少林弟子」公開舉報侵占少林寺財產、玩弄女性誕下私生女等。

釋正義舉報釋永信 稱將有更多後續爆料

目前,名为釋正義的人舉報少林寺方丈釋永信一事成為社會聚焦熱點。在今年7月25日第一次舉報後,釋正義7月28日拋出第二批證據材料,喊話釋永信做親子鑑定;29日晚間,搜狐網曝光釋正義第三批舉報新材料,其內容指釋永信不僅將少林寺相關公司產業股份逐步轉給情婦,還購買多輛百萬級豪車、車牌靚號等。

據悉,26日夜,中國嵩山少林寺官方網站發布報案材料,要求「有關部門儘快對造謠者依法進行查處」。儘管少林寺此前曾多次針對「網絡謠言」、舉報網帖報案或者發表嚴正聲明,但這一回,情況似乎有點嚴峻。因為舉報人來得咄咄逼人,不僅不再隱身,還留下電話,接受了多家媒體採訪,而且公開表示將有更多後續爆料。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被公認為是中共一手栽培的「少林CEO」、「政治和尚」、「經濟和尚」,隨釋永信此起彼伏的「性」和「金錢」的醜聞頻傳,讓社會窺見了中共破壞佛教的內幕:少林寺在中共的一手操控下商業化,千年古剎投身紅塵中爭奪財富,少林寺的全盤商業化令其它寺院相繼傚法,和尚貪財淫亂現象越來越多,使社會民眾對寺院僅存的一點敬仰也蕩然無存。

「私生子」出生證曝光 股份轉情婦

緋聞與和尚本應該不搭界,而釋永信卻頻繁成為這類醜聞的主角。7月25日,河南省鄭州市登封少林寺的知情人士代表釋正義以題為《少林寺方丈釋永信這隻大老虎,誰來監督》的文章舉報釋永信,「今天我們少林寺弟子們勇敢的站出來,揭露少林寺方丈釋永信的違規、違法事件,讓世人明白這個披著佛教外衣的少林寺方丈是怎樣瘋狂地玩弄女人、囂張地侵占少林寺財產和玷污少林寺名譽的『老虎』。」

釋正義在舉報文章中表示,釋永信擁有兩重戶籍及身分,並列出了相關身分證號。網帖更附上多張照片,指釋永信曾利誘多名女子發生關係、又與女弟子釋延潔關係曖昧,與該女子通姦並育有兒女。

少林寺寺務委員會的釋延芷28日承認,舉報中有一些人的確存在,但否認舉報的內容。釋延芷承認網帖中曬出的抱小孩女子的照片確為釋延潔,是少林寺下院的當家法師,但他稱釋延潔與釋永信的來往也僅限於工作上。

28日,舉報人釋正義亮出最新證據,曝光釋永信「私生子」韓佳恩出生證,「私生子」母親韓明君的戶籍等信息,喊話釋永信可以與2009年出生的女童韓佳恩做親子鑑定。釋正義此前在舉報中稱,韓明君即釋延潔。

7月29日中午12時許,釋正義發出包含8個文件的最新舉報,在題為「釋正義喊話釋永信敢不敢曬賬本」的文檔中,公布少林歡喜地有限公司的工商註冊和財務信息,其中韓明君為少林歡喜地公司的兩個自然股東之一。

他還表示,釋永信購買多輛百萬級豪車、車牌靚號,相關車輛信息被他在機動車登記中用紅筆標出。釋正義質疑說:「一個自稱月薪700元的方丈,卻購買多輛百萬級豪車、車牌靚號,這些車輛現在在哪?坐在誰的屁股下?這是否與你屢次順利脫身有關?!」

釋正義表示,此次他是頂著巨大的壓力站出來,他相信釋永信會以金錢買通各類人士,甚至可以威脅他的生命安全。

他還透露,如今的少林寺已不是他當初進寺時所嚮往的地方,寺院裡烏煙瘴氣,充斥著權、錢、色,少林寺已變成商業之地,已不是佛門淨地。在寺院裡也充滿著勾心鬥角,權力之爭,無錢則無法辦事,釋永信將寺院燒香的部分承包給別人,每年從中收取千萬元的利潤,最後釋永信又以種種形式將款項私吞,盡情揮霍。

他還公布了兩個手機號,聲稱是釋永信、釋延潔「眾所周知的情侶號」,並表示,關於釋永信更多的私生活淫亂問題則會擇時提供更多最新重磅證據。

傳釋永信包養北大女生

近年來,釋永信一直被人舉報。早在2011年,釋永信曾被舉報 「包養北大女生」。釋永信被曝在海外最少持有30億美元的存款,在美國、德國都有別墅,並且包養了一名叫李靖倩的北大女學生,二人生有一個小孩,目前母子住在德國。這個消息已經在德國國際廣播電臺得到確認。

報導稱,涉事女主角系北大校花之一,原校健美操拉拉隊成員,在2008年奧運會「好運北京」武術測試賽上與當時的釋相遇,從而相識。

2011年,一則「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嫖娼被抓」的消息在網上熱傳。5月6日晚間,河南「掃黃」行動當場查獲一位重量級的和尚嫖妓,雖然警方封鎖消息,但仍在網絡曝出。5月8日,少林寺向登封警方報案。警方表示「嫖娼」一事「確定」,並以「治安案件」立案。

面對出家人的最高禁區——「色戒」,釋永信卻常是主角。如果在網上輸入「釋永信」搜索,「少林方丈被指淫亂產女」、「少林寺方丈釋永信情婦照片」、「方丈釋永信老婆是誰」、「『嫖娼醜聞』為何黏上少林方丈?」等新聞此起彼伏。

更雷人舉報:釋永信早被開除僧籍

7月27日上午,釋正義對大陸媒體南都記者表示,此次公開舉報,「沒有個人原因」,純粹是因為看不慣釋永信把少林寺變成目前這個樣子。「希望少林寺能夠回到一個佛門寺院應該有的樣子」,而不是成為釋永信個人的工具。

釋正義表示,「目前公布的信息都是可查詢的,都是事實,政府調查之後就會清楚,我會負法律責任。」

釋正義還舉報釋永信早被開除僧籍。釋正義共公布三份「釋永信早已被開除僧籍」的「文件(證據)」:釋永信師父行正方丈的信函(1987年5月10日,主要內容是「釋永信在少林寺所犯錯誤事實」);中國佛教協會給德禪法師關於遷單問題的答覆函(1988年2月1日);名譽方丈德禪法師對釋永信的遷單處理(1988年4月23日)。

釋正義稱,釋永信1983年出家少林寺後,曾因盜竊寺中文物、侵吞公款等不法行為,被前少林寺方丈釋行正和釋德禪「遷單」(開除僧籍),且有文件證明,但無僧籍的釋永信隨後卻取得少林寺方丈職位。

少林寺28日回應釋正義舉報證據稱,真假自己辨認,少林寺寺務委員會釋延芷不敢再做回應。據澎湃新聞稱,釋延芷希望中共政府幫忙搞定這個麻煩,不會對外做太多辯解。截至新聞發稿,未有權威或相關部門出面回應「文件(證據)」的真假。

外界稱,就像假中共黨員江澤民能當上中共黨魁,假和尚釋永信成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並不奇怪,關鍵是他能為其所用。

釋永信成了中共的搖錢樹

少林寺遭受的最大劫難當屬中共執政後的文革時期,千年古寺幾乎被毀滅殆盡。八十年代後,佛界清修之地少林寺淪為利益聚集地和中共政府部門搞政績工程的工具。

作為中共栽培的政治和尚,釋永信提出「佛教應與時俱進」。釋永信在當地政府支持下,將原本的佛門清修之地很快地完成商業化的經營和推廣。為此,釋永信還曾獲得登封市政府送給他的價值一百萬元的豪華越野車。

1997年8月,少林寺成立河南少林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這是千百年來中國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五年後,「少林」被認定為河南省著名商標,不多久即升為「中國馳名商標」。少林寺已拿到了200項註冊商標。

至今,釋永信麾下的少林寺有五大子公司,少林寺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少林歡喜地有限公司、少林寺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少林寺食品發展有限公司和少林藥局有限公司。少林寺近年來在登封搞了武術館、功夫表演、大型室外音樂會、旅行社、酒店、寶劍廠等一系列商業運作,還有六百畝的度假休閒區。

近年來,釋永信相繼涉足拍電影、音樂會、出國演出、舉辦「功夫之星」海選、高價出售少林武功和醫宗秘笈等一連串商業活動。2009年夏天,少林甚至還承辦了一場廣受批評的「國際旅遊小姐比基尼時裝表演」。

2009年12月27日,河南登封市以實物入股,包括少林、嵩陽、中岳各景區的門票、旅遊運輸、遊客中心、停車場、酒店等,與國有企業「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成立「香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遊有限公司」,策劃少林寺上市圈錢,後因分贓不均引來內訌。

除在國內將少林商業化,釋永信還利用少林招牌在國際上賺錢。1987年來,他率領的少林功夫表演團體在六十多個國家,表演超過一千場次。據英國《衛報》報導,少林寺演出一場的收入在一萬美元左右。

釋永信在世界各著名城市興建分寺,僅在柏林、倫敦等地直接辦了40多家公司,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建有專門研學少林功夫的學校和團體,擁有洋弟子三百多萬人,形成集群的全產業鏈,每年收入高達近億人民幣。

少林寺還涉足海外房地產業,曾被西方媒體熱炒的澳洲少林村就是一個例子。據澳洲媒體報導,計劃耗資7.5億澳元(合約55億人民幣),正在規劃籌建中的澳大利亞肖爾黑文的「少林村」,被稱為最大規模的少林寺海外分院。該項目在申報中,被發現耗資巨大的綜合建築群中還包括了有500個房間的四星級酒店、500套永久住宅、350棟獨立別墅,還有1座27洞高爾夫球場,少林寺變相搞房地產開發遭到澳洲民眾的譴責。

釋永信被指利用千年高僧所創立的威望,利用大眾對少林的信仰,以商業化為根本目的賺取錢財。而釋永信披著袈裟卻以公司大老闆的姿態行銷於全世界,無疑是對出家人的極大諷刺。

釋永信帶著最新的iPad出席人大會議,出入乘坐配有專職司機的百萬房車,日常有高官權貴往來,接受各種媒體採訪,甚至結交好萊塢名人,但出家人的唸經、打坐、修行、練武卻一樣也沒有。

花上億資金製作的《禪宗少林‧音樂大典》,由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得獎者譚盾負責創意,七百名演員同時表演,卻是按照河南省一位中共官員的要求,「必須達到愉快、開心、熱鬧、好玩、震撼的效果」。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在文章《昔日道已遠 天下從此無少林》中稱:利用媒體急速的推砌金錢與名聲,少林寺成了釋永信的超級吸金機,而釋永信成了中共的搖錢樹,進而得以躋身高層,分享權力。由他折射出的宗教領袖形象,是中共統治下的佛教的悲哀,更是中國大陸佛門弟子之不幸。

許多大陸網民稱:中國的寺廟藏垢納污,比官場、商場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的寺廟已蛻變成賺錢、搞腐敗的社會團體;佛門已被徹底敗壞了;道德淪喪、世風日下從佛門開始;佛門淨地,竟這麼齷齪;當今社會,方丈都如此,還有甚麼底線?那些著名寺廟的頭頭們還有部級、司局級等行政級別和待遇,真是荒唐;大陸假大師、假和尚、假尼姑太多了;現在僧人開高檔汽車,拿高檔手機是低調的,沒開私人飛機已經不錯了。

眾多網民強烈抨擊釋永信的經商手法敗壞佛門、褻瀆佛法,完全不是出家人應有的行為,並要求徹查釋永信,給公眾真相,把那些借佛教之名欺世盜名的敗類驅除佛門,繩之以法。

中共一手栽培的釋永信

釋永信是少林寺現任方丈,同時擁有各種官方頭銜,出席中共「人大」會議並參與政治活動。公開資料顯示,中共給予釋永信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河南省佛教協會會長、曾是中共第九、十、十一屆中共全國人大代表,中共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等頭銜。

據中文維基百科介紹:釋永信,俗名劉應成,安徽人,1965年出生,1981年(17歲)由(中共)黨分派到少林寺工作,當時只是一所破損的寺院,留下十多個和尚,大半是老人,得二十八畝土地。當時的方丈是行正大師,釋永信不久離開寺院。1984年,又由(中共)黨派回少林寺任「民主管理委員會」委員。1987年成立少林寺武術隊,任團長。同年8月,行正長老圓寂,政府同意他擔任少林寺管理委員會主任,正式主持寺院工作。1999年,釋永信於8月成為少林寺歷史上最年輕的方丈(34歲)。」

不難看出,從一開始釋永信就是共產黨選中栽培的政治和尚,這與他日後提出的「佛教應與時俱進」一脈相承。

釋永信在政治方面緊跟中共。1990年以來,釋永信出訪60多個國家,利用少林寺方丈的身分替中共搞統戰。

佛門難清靜 尼姑買豪宅和尚嫖妓

八十年代的電影《少林寺》揭開了少林寺這座千年古剎的神秘色彩,由此而引發的少林功夫熱,不但紅遍大江南北,也名揚海內外。這部取材於「十三棍僧救唐王」的電影中,有一個和尚剃度的鏡頭令人印象極深,「戒淫慾,爾今能持否?」「能持。」「戒酒肉,爾今能持否?」「能持。」一問一答,神聖而莊嚴。

在中共所培植出的政治和尚釋永信推崇的「佛教應與時俱進」的帶領下,如今的少林寺熱衷買賣商品、拍電影、選新秀,少林最初的精深文化已蕩然無存,修行已成空談。

在少林寺所在的河南登封,人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連和尚都在撈錢、搶錢了,咱還不趕快?少林寺周邊,數百家商舖林立,叫賣吆喝聲此起彼伏。少林寺全無古寺悠悠的千年韻味,成為商業化的大賣場。

少林寺的全盤商業化令其它寺院相繼傚法,寺廟清淨之所已變成了是非之地和名利場,剃度的出家人成為了一種社會職業,導致「佛門淨地」亂相層出不窮。

廣州光孝寺、海幢寺和海南省南山寺的和尚集體嫖娼這樣的事,在今日大陸屢見不鮮。四川僧人釋寂悟因引誘女學生以及強姦女居士被廣泛報導。

2011年,網上流傳的一條博文,稱四川都江堰普照寺一尼姑買了600多萬元的豪宅,並附有買賣合同摘要和當事人的身分證照片。成都市民宗局宗教一處稱:「那房子是寺廟的,不過落在釋果證的名下。」不過,成都民眾則質問:「寺廟拿豪宅幹甚麼?」

遼寧省瀋陽市民眾指:早就聽說寺廟的和尚開奔馳,那麼多的信徒爭相給錢,那是一個無本萬利的買賣。

重慶市沙坪壩區網友zouyaxiong2009表示:「就這年頭信仰被垃圾化,特別是傳統信仰被這些壟斷部門壟斷,把信仰當商品買賣,把信徒當搖錢樹。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還好意思說甚麼社、會、主、義國家,真把無恥下流當座右銘了。」

大陸佛教的敗壞與中共的指使教唆密不可分。和尚破天荒要辦公司,是中共各級部門批准扶持的,「打工和尚」發工資也是中共的政策。中共大肆破壞中華傳統文化,尤其是破壞、滲透中國傳統宗教。

因在江西化成寺推行財務,公開揭開了寺廟體制的經濟漏洞,而遭宗教局報復被趕出寺院的監寺聖觀法師曾向《大紀元》表示說:「少林寺的所有問題是因為中共政府的專制。」中共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不敢明目張膽地消滅佛教等其它宗教信仰,因此中共就採用自己的方法來異化佛教。

具有二十年中國武術培訓經驗的奉克(Jon Funk),是加拿大著名的Tiger Balm International年度國際功夫比賽的創辦發起人。1996年3月,他在國際權威武術雜誌美國《黑帶》發表的《少林寺騙局》一文中說:「應該記住的是,北京政府是共產主義者,並且不願讓一個宗教團體產生任何不符合共產黨政策的思想,今日的少林寺是一處娛樂性的旅遊景點,但再也拿不出其古老的令人崇敬嚮往的任何內涵來。」

習陣營鎖定江澤民之際 釋永信醜聞頻傳

釋永信靠中共佛教協會原會長趙樸初提拔,1997年開始主持少林寺工作,1999年當上方丈。而趙樸初則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關係密切,1991年1月30日,時任總書記的江專門邀請趙樸初等各宗教團體高官到中南海做客。在趙樸初死後,江率一干中共高官出席了其遺體告別式。

趙樸初也處處緊跟江澤民。時事評論員楊寧撰文說,趙樸初為江澤民最看上的是其在鎮壓法輪功前後的表現。在1996年羅干下令詆譭法輪功時,趙樸初也跳出來煽風點火,並在佛教界召開會議,為江定性法輪功找尋依據。在江發動鎮壓後,趙樸初與江綁在一起,公開詆譭法輪功,助紂為虐,並主導佛教界的批判活動。

釋永信則遵照趙的指令,借推廣少林文化研究之名,成立少林書畫院和少林寺影視公司等,在江澤民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後,多次發表言論詆譭法輪功,並利用少林寺配合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

楊寧認為,在法輪功問題已成為中共高層博弈的核心問題下,在習陣營業已鎖定江澤民的大背景下,在博弈雙方很可能在北戴河會議攤牌的情勢下,趙樸初的弟子釋永信醜聞頻繁被曝,除了報應使然,焉知不是為打江做準備?

責任編輯:李曉清

相關新聞
我看現任少林寺方丈釋永信:一個俗人
少林寺方丈豪華袈裟藍本曝光 價值千萬
曝光:釋永信如何竊取少林寺方丈職位
千年古剎變味 少林寺網售祕笈挨批
最熱視頻
【重播】美宇航員乘「龍飛船」海上降落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