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2017安省審計報告出台 曝省府大量浪費

審計總長稱,2016-17年度,安省政府約投入了1億加元服務新移民,但沒有盡職去監督資金的使用。(加通社)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週三,安省審計總長公佈的審計報告,曝光了自由黨政府的諸多浪費,6個月之後,安省將面臨省選。

這份超過1,300頁的2017年度審計報告,曝光了各式各樣的政府浪費及管理不善問題,包括812棟被空置的政府建築物,其中有600棟已經平均被空置了8年。這些建築物的維護,每年要花公幣1,900萬加元。

政府對電力公司的監督過松,給消費者帶來了額外3億元帳單,這些賬單甚至包括了電廠員工洗車、地毯清潔、道路維修及園林綠化等的開支。審計辦公室抱怨政府花太多錢去做有政黨傾向的廣告,也不相信政府能達到平衡預算。

安省審計總長利斯克(Bonnie Lysyk)在週三的新聞會上稱,他們今年幾乎所有審計的核心議題,都是政府需要更好地做計劃,有的情況是政府花錢完全沒計劃。如果有好的計劃,能避免審計中發現的許多問題。

審計發現的部分問題

幾乎所有癌症的緊急手術等待時間,沒達到衛生廳設定的14天目標;對癌症患者治療副作用的支持服務不足,迫使許多患者去急診室尋求治療;省醫療保險對大部分癌症藥物不報銷全部費用,在醫院內的治療除外。

安省獨立電力系統運營商(IESO)未能按建議採取行動,為安省居民節省電費;全省的應急計劃8年無更新,應急測試有80%只是在會議室內進行。

去年政府廣告投入了5,800萬元,比過去10年都多,其中近三分之一的開支用來做「使政府看起來不錯」的廣告;政府財務報表「不可靠」,隱瞞了高達45億元的赤字。

福利住房等候名單約有18.5萬戶,全省福利房單元只有16.7萬,每年只有5%在等候的人獲得住房;儘管在過去10年提交的物業評估上訴個案大幅下降,但積壓的評估個案還在增加。

自2011-12年度以來的5年內,50個教育局的病假數量增長了29%,從原來的每年9天增加到現在的11.6天。相關政策改變,是政府禁止教師積累病假,並在退休時兌換成獎金。

省府每年有1億元專款補償農作物受損和意外價格下降,但有一半農民在接受這補償的當年,他們的收入並不比前一年少。

醫療系統挑戰大

審計發現,安省政府花了大量公幣,將患者送往美國做幹細胞移植,而且這是近10年前就發現的問題。

加拿大人在美國做幹細胞移植的人均費用是66萬美元,這移植在安省的平均費用只是12.8萬美元,相差400%。報告稱,在審計時,安省衛生廳向美國醫院支付了3,500萬美元,給約53名安省患者提供治療。

在回應媒體提問時,衛生廳長霍斯金斯(Eric Hoskins)表示,省府已花費數百萬美元,擴大省內的干細胞移植能力。

不過,審計報告稱,相關成本還會上升。按目前預測,有106名安省患者在去年7月到2020-21財年度結束前,須前往美國接受幹細胞移植。

在癌症治療方面,審計總長稱,安省癌症患者通常能及時獲得高質量的護理。但是,審計發現,在醫院手術室進行的用於診斷癌症的組織活檢,只有46%能在14天內完成。17種癌症中,有15種的緊急手術沒能在14天內完成。

不同醫院差別很大,其中一家醫院的急診乳癌手術平均等待時間長達44天,但在15公里外的另一家醫院,等待時間是14天。

移民服務缺重視

政府一直強調要服務好新移民,但審計發現的情況並非如此。審計報告稱,2016-17年度,安省政府約投入了1億加元服務新移民,但沒有盡職去監督資金的使用。

根據審計報告,有超過8萬人接受了安居服務,超過6.8萬人參加了語言培訓,約6,000人參加了搭橋計劃的培訓。不過,省府的資金並非總是按新移民的需要分配。比如,每年省政府資助的語言培訓平均入學人數,從2011-12年度的17,200人下降到2015-16年度的14,900人。報告稱,結果是,這5年期間語言培訓計劃花費的總資金,應該比政府預算的少了2,400萬元。

新移民服務是由不同的公營及私營機構具體提供的。審計發現,政府沒有持續挑選最好的機構,給新移民提供相關服務。比如,全部現有的新移民服務機構,不管他們的表現如何,均獲得政府續約。

另外,搭橋培訓計劃的新申請機構,不管他們提供服務的資格如何,極少獲得政府批准。審計還發現,政府沒有去評估服務機構之間的明顯成本差異,以確保他們的運作效率。政府也沒有持續監測這些服務機構的服務結果,以幫助做出需要的改善。
*教育投資無有效控制

省教育廳和各市政府共同資助全省72個地區教育局的中、小學校,2016-17學年約有共200萬名學生,政府當年給教育系統提供的營運資金是229億元。不過,發放資金的方法,已經15年沒做過獨立評估。

審計報告稱,政府撥款並非總是按照實際需要分配。比如特殊教育津貼是為有此需要的學生設計的,但這津貼有一半是按學校的註冊學生數量分配,而不是按接受特殊教育的學生數量計算。事實上,需要特殊教育的學生比例,每個教育局都不同,從8%至28%不等。

報告稱,教育廳沒保證專款專用。在2016-17年度,109億元的特殊用途資金,只有35%要求專款專用。

另外,教育廳被發現,他們不知道為某些學生提供的額外撥款,是否達到了預期的結果。報告稱,教育局以某些地區的社會經濟條件、地理位置、教師工資水平等因素為由,額外給了一些教育局很多錢,但卻不知道這些額外的資金是否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責任編輯:滕冬育

 

評論